俄羅斯徵召三十萬軍隊為時已晚 將無力改變戰爭走勢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年9月29日 美國之音 江玉

瑞典烏普薩拉— 最近一周,烏俄戰爭正在出現新的變化。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啟動部分動員令,這是俄羅斯在二戰後首次進行全國動員。緊接著在23日至27日,烏克蘭的四個被占區域:頓涅茨克、盧甘斯克、扎波羅熱和赫爾松啟動了就加入俄羅斯的“全民公投”。公投結果自然沒有出乎外界的預期,據俄羅斯塔斯社今天的報導,“絕大多數居民都表示支持加入俄羅斯”。

西方各國領導人都發表講話,反對俄羅斯的這種讓戰爭進一步升級的行為以及所謂的“公投”。但這些批判無法阻止普京繼續這場戰爭,並且,這場在歐洲東端的戰爭正在呈現出長期化的態勢。

自烏克蘭在9月進入反攻態勢後,已經收復了數千平方公里的被佔領土。俄羅斯軍隊開始在烏克蘭的戰場上處於不利的局面,這也是普京宣布此次部分動員令的主要原因。但分析人士指出,徵召三十萬名軍人的決定,“已經晚了,甚至可能太晚了”.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莫斯科將帶來的僅只是30萬的低級部隊

“我感到驚訝的是,普京竟然花了這麼長時間(才做出這一決定),如果我是(俄軍的)一名高級軍官的話,我會在2、3月的時候就向他建議了”,波羅的海安全基金會(Baltic Security Foundation)的研究員格倫·格蘭特(Glen Grant)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

“當時,基輔周圍的一切都處於面臨崩潰的狀態,俄羅斯當時需要軍人,以便在每條戰線上都能超過烏軍的數量。在那個階段,烏克蘭人還處在準備的時候,俄羅斯是有可能去超過烏克蘭軍隊的數量的。但他們沒有這樣做,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可現在已經晚了,甚至可能太晚了。因為俄軍現在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訓練,也沒有足夠的時間準備。這些軍隊可能需要至少兩到三個月,才能產生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格蘭特是一名英國陸軍的退役軍官,但他的另一個身份則更加特殊,“我是烏克蘭國防部的第一位外國顧問,在2014年烏俄間爆發戰爭的時候”,他對美國之音表示,“我現在每天都會通過自己的渠道,和烏克蘭方面保持密切聯繫”,格蘭特目前也作為國防和安全專家與烏克蘭議會保持合作。

格蘭特認為俄軍現在在烏克蘭戰場上的士兵普遍缺乏足夠的軍事訓練,“他們不是熟練的步兵,他們中的大多數只有普通的AK步槍,沒受過訓練或是訓練不足,領導能力差,無線電設備也差。嗯,所以他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發射砲彈,並試圖盡可能多地殺死一些人,然後再次向前推進。如果再另外得到一萬人,他們還可以做到這一點。但問題是然後呢?他們要去哪裡,他們可以前進多遠?烏克蘭人仍然會殺死他們中的很多人”。

“如果現在看在天平的話,這可能現在俄羅斯已經開始處於下方了。當然,我不是說烏克蘭已經得到了一切,他們仍然失去了很多士兵。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俄羅斯只有在很少的地方仍然能夠向前推進,而且在很多區域是相當薄弱的。因此,是的,烏克蘭已經得到了主動權,毫無疑問”,格蘭特說道。

武器裝備供應恐現危機

基輔在戰爭爆發後就一直持續不斷地呼籲其國際夥伴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昨日(27日)在一次北約特別會議上表示,“北約各成員國應發揮各自的工業能力,補充其武器裝備庫存,以不斷向烏克蘭提供支持”。斯托爾滕貝格之前也對媒體表示過,各國需要通過投入更多的武器訂單,鼓勵軍火製造商長期擴大產能。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約瑟夫·博雷爾(Josep Borrell)在本月早些時候曾表示:”大多數[歐洲北約]成員國的軍事儲備,我不會說已經耗盡,但耗費的比例很高,因為我們一直在向烏克蘭人提供大量的武器援助” 。

作為目前為止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的最多的國家,自2月烏俄戰爭爆發以來,美國已向烏克蘭提供了價值152億美元的武器裝備。其中例如155毫米榴彈砲,以及HIMARS(高機動性火砲火箭系統)都在戰場上發揮了巨大的威力,起到了改變戰局走勢的作用。

但據CNBC的報導,美國可能無法送出更多的155毫米榴彈砲彈,因為現在的庫存是美軍自己需要留下用於訓練和備戰的。美國國防大學副教授和高級軍事研究員戴夫·德羅切斯(Dave Des Roches)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即便我們有新的製造計劃,也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來增加。否則我們將沒有能力供應烏克蘭。”

但美國仍將會在未來幾天公佈一份為烏克蘭提供價值11億美元武器裝備的計劃。該計劃將包括HIMARS發射器系統、配套彈藥、各種類型的反無人機系統和雷達系統,以及備件、培訓和技術支持。該計劃將會使用國會批准的烏克蘭安全援助計劃(USAI)中的資金,允許拜登政府從工業界,而不是從美國現有的武器庫存中採購武器。

但與正在接受西方世界源源不斷的軍事供應的烏克蘭相反,俄羅斯似乎陷入了武器裝備匱乏的境地。兩週前就有報導稱,俄羅斯正在為烏克蘭戰場採購“數百萬枚火箭彈和砲彈”。而北朝鮮便是潛在的賣家之一,朝鮮武器庫裡不僅擁有大量此類火砲,而且其中大部分都可以與俄羅斯的武器系統兼容。

波羅的海安全基金會的研究員格倫·格蘭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示,“我的猜測是,他們試圖從朝鮮購買,也試圖從中國購買,可能也試圖從非洲國家購買,那些他們以前購買過他們軍火的國家,他們試圖把這些東西給買回來”。

但至少現有的報導和分析還沒有發現,中國正在為俄羅斯提供軍事裝備方面的支持。雖然中國是世界第五大軍火出口國,並出口不少經過現代化改造的俄(前蘇聯)式武器裝備。

中國的態度開始轉變

自烏俄戰爭爆發以來,中國已在不同場合多次表達了對於俄羅斯立場的肯定和支持,並大規模採購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等資源。

最近的一次高層表態來自於黨內的三號人物,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他在9月訪問莫斯科時,在與俄國家杜馬議長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的會談時表示:“在涉及俄羅斯核心利益和一些重大關鍵問題上,中方對俄羅斯表示充分的理解和支持”,“現在的烏克蘭問題是,美國和北約直接逼到俄羅斯家門口。俄羅斯採取其認為應採取的一些措施,中方表示理解,而且從不同的方面給予策應。可以說,俄羅斯被逼到了牆角,為維護國家核心利益而採取了一次反擊。”

但迄今為止,除了能源貿易外,中國似乎並未對俄羅斯提供直接的支持。

瑞典的一位由於所研究的課題尚處在未公開階段,所以在匿名的條件下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軍事研究員表示,“俄羅斯與中國的所謂準聯盟關係是脆弱和不牢固的。雖然中國的領導人公開表示過支持,並且通過能源採購為俄羅斯提供了經濟上的支持,但中國對來自美國的壓力有所忌憚的,這也是為什麼中國沒有向俄羅斯提供軍火的原因”。

而格蘭特表示,俄羅斯在戰場上不盡如人意的表現,也是一個中國不願意與俄羅斯深度捆綁在一起的原因。“中國的很多高層可能已經意識到,俄羅斯正在走向衰落,他們可能會想,我們真的要把自己與另一個朝鮮,另一個失敗的國家捆綁在一起嗎?”

中國正在試圖開始擺脫這種與俄羅斯深度綁定的外界認知。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上週的紐約聯合國大會期間會見了烏克蘭外交部長德米特羅·庫列巴(Dmytro Kuleba)。這是自俄羅斯2月入侵烏克蘭以來兩人之間的首次會晤,儘管此前兩人已進行過兩次電話交談。王毅還在上週四出席了安理會的烏克蘭問題外長會議,王毅表示,應維護各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

王毅在此期間還會見了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王毅表示中國願共同促進雙邊關係的健康穩定發展。並稱,雙方應在坦誠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加強溝通和相互理解,防止誤解和虛假信息。

當然,中國方面的示好,可能很難在短期內扭轉中國最近幾年強硬外交立場在西方世界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尤其是在近半年來中國在烏俄戰爭中對於俄羅斯的支持態度,無疑將對歐洲各國與中國的關係造成中長期的影響。

比如,將俄羅斯視為直接的國家安全保障威脅的東歐和中歐國家。

波蘭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馬辛·普日喬尼亞克(Marcin Przychodniak)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尖銳地表示,“俄羅斯和中國對國際秩序有著相同的政治修正主義目標,這個國際秩序對中歐國家的獨立和繁榮有著重要的影響,特別是波蘭的。俄中的合作是針對這些國家最具戰略性的安全利益的合作,當然,俄羅斯仍然是最重要的威脅,但中國也發揮著重要作用。兩者的合作有能力和潛力導致另一場全球軍事危機的可能,這是最不可能但並非不可能的情況。只要中國支持俄羅斯的政治目標和經濟,那麼也將會成為對於東歐國家的生存威脅。中國祇要還在政治上提供無限的支持,在經濟上提供有限的支持,那麼就是在對歐盟和東歐國家進行脅迫”。

普日喬尼亞克還表示,對波蘭來說,“加強與美國的軍事關係(其軍事存在和軍事採購方面)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特別是因為俄羅斯的侵略性外交政策,例如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因而,中國對俄羅斯的支持將使得波蘭很難與中國建立更多的關係”。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