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與偏見 ◎ 陳茂雄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私底下與朋友聊天,曾表示高雄市長候選人,若不是有陳其邁投入選戰,筆者也可接受柯志恩,因有陳其邁,才捨去柯志恩,朋友聽到此陳述嚇了一跳,筆者怎麼可能支持中國國民黨籍的候選人。事實上筆者支持陳其邁並非因為他是民進黨員,而是他適任直轄市長。二0一八年的市長選舉及後來的罷免投票,筆者反韓國瑜,並不是因為他是統派,而是他的民代性格太強,不適任直轄市市長。今日台北市長候選人筆者反對蔣萬安,也不是因為他姓蔣,而是他的民代性格太強,不適任直轄市長。

台灣的政治環境所培養出來的行政首長及民代,其性格差距頗大,行政首長須依法行政,除了要負法律責任外,還要負行政責任,甚至於政治責任,更有監察單位及民意機構監督其行政責任。民意代表是標準的有權無責,不負任何政策執行的責任,因為任何政策都由行政單位執行,沒有人會追究民代在政策上開空頭支票,民代更不受監察單位的監督,只有選民可以用選票來監督民代,只是多數台灣選民並無監督民代的習性。

民代可以監督行政單位卻不被監察權監督,還有一項奇特的權力,就是言論免責權,行政官員被民代羞辱,等同被野狗咬傷一樣倒楣,無從追討,所以行政官員都不願意得罪民意代表,就算民意代表的言論錯得多離譜,也都頻頻點頭,偽表稱許,部分民代因而認定自己很有學問,養成自大的習性,因為沒有人會提醒他的錯誤。

以前有一位民代出身的考試委員一直認為自己學術淵博,樣樣都懂,因而任何政策都要主導,他一生從未從事過教學的工作,對於學生考試的過程當然未深入了解,卻要主導國家考試的方式,而且相當堅持。他認為企業界的人才比公務人員優秀,而企業界取才只有口試,沒有筆試,因而在院會強力主張國家考試要廢除筆試,只採口試,以便吸收優秀的公務人員,有教學經驗的考試委員聽了這種論述幾乎要昏倒。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那位民代出身的考試委員自認為是天才,卻犯了兩項嚴重的錯誤:第一,公務機關的績效的確不如企業界,但並非輸在公務人員的聰明才智,真正的原因是企業界的目標明確,容易依循,公務人員的目標包羅萬象,且所有人民都是公務人員的老闆,必須平等尊重,所以公務機關必須訂定很多制度綁死公務人員。第二,國家考試首重客觀公平,數萬人的口試需數千個口試委委員,既不客觀,又不公平,所以不可行。

長期被慣的民代,有智慧者,會以謙虛的態度接收新的知識,因而有可能被訓練成為需要負責任的行政首長。存有民代傲慢者,會目空一切,自認為天才,難以吸收新知識,就算有機會接受行政首長的訓練,也因為存有強烈的偏見,若擔任行政首長,必定出現離譜的事件,韓國瑜就是明顯的例子,他有機會接受行政首長的訓練,卻擺脫不了民代的習性,一直在打高空。柯志恩沒民代的傲慢,可以被訓練成負責任的行政首長,可是陳其邁早就被訓練成負責的行政首長,既然有現成的優秀首長,高雄何必再等待新的行政首長。台北的市長候選人蔣萬安則有強烈的民代習性,存有傲慢與偏見,就算加以訓練,也難成為負責的行政首長。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22/9/26(台灣時報專論)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