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隔離讓貴州27條生命魂斷,中國網民對清零政策憤怒到極點又奈何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年9月24日 美國之音 江真

華盛頓— 新冠疫情爆發已過去快三年,就在世界大部分國家已恢復正常之時,中國依然採取嚴苛到變態的清零政策。蔓延至全國各地的非人性管控導致大量飢餓、無法就醫、經濟衰退等次生災害,9月18日發生在貴州的隔離大巴車禍事件又讓27條人命白白逝去。中國網民對此感到極度憤怒和絕望,但是中國政府目前並沒有絲毫放鬆管控的跡象。

清零目標下無辜百姓變冤魂

9月18日凌晨,貴州省黔南州貴陽往荔波方向的高速公路上,一輛大客車衝下高速墜入路旁深溝。事發之時車上共有47人,事故造成27人遇難,20人受傷。

在9月18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貴陽市副市長林剛通報了事故情況:涉事車輛為抗疫轉運車,車上除駕駛員和工作人員之外的45人均為貴陽市雲巖區“涉疫居民”,當天被送往黔南州荔波縣隔離酒店進行集中隔離。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就在事故發生兩天前的9月16日,貴陽市疫情指揮部發布一份《貴陽市疫情防控十大專項行動實施方案》,提出“確保2022年9月19日全市社會面清零”。方案要求“確保2022年9月17日烏當區、修文縣實現社會面清零;9月19日雲巖區、南明區、花溪區實現社會面清零,其他區(市、縣)保持動態清零”。

據《中國日報》9月17日報導,貴陽市專項製定了《貴陽市新冠肺炎疫情高風險人員大規模異地轉運工作方案》,明確了“一案一專班”和“點對點全程閉環”組織轉運原則。截至報導當日,已市外轉運7396人,正在轉運2900人。

事發後,悲傷和憤怒迅速在中國各大社交媒體蔓延。

雖然此類發言一如既往的迅速被新浪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刪除,但還是有不少網友把一些留言截圖發佈到了推特。

其中有一位也在貴陽叫“了不起的楊大嬸”的博主在事故發生後記錄了她當天的遭遇。“楊大嬸”之前已經遭遇過一次武漢封城,如今在貴陽難逃命運的重演。她發佈在新浪微博的日記已被刪除,但是被網友截圖轉載到了推特。

9月17日晚,和翻車事故中遇難的貴陽市民一樣,已經居家“靜默”了十幾天的她和兒子一起被通知收拾行李前往隔離點統一隔離。儘管“楊大嬸”解釋說她和兒子半個月以來所有核酸檢測都是陰性,樓裡也並沒出現陽性病例,還是被告之因為周圍其他樓裡發現了陽性,他們必須接受統一隔離。

因為不讓帶寵物,她不得不給家裡的貓留了水和食物,但是依然很擔心回家之後可能會面對“一個硬邦邦的它”。半夜12點多,“楊大嬸”和她兒子穿上必須穿的防護服,一起踏上了去隔離中心的大巴。他們被告之不能脫掉防護服也不能上廁所。

半夜1點多,“楊大嬸”母子所在的大巴乘客被通知下車,等待下一輛送他們去隔離中心的車輛,一等就是三個多小時。此時此刻,另一輛行駛中通往隔離點的載有47人的大巴,從公路側翻到橋下深溝,27條鮮活的人命瞬間化為冤魂。

凌晨四點半,“楊大嬸”一行人又被送回出發地。

之前已經在武漢經歷過三個月封城的她,憤怒的在帖子裡寫道:“假若領導者大腦堆滿了屎,那就會把底層人逼到屎裡生活”。

“我們也在那輛大巴上”

貴陽大巴事故發生的9月18日,在中國一直以來是被視為“國難日”的日軍侵華紀念日。但是網友無盡的憤怒和壓抑使得這個日子變成了新的“國恥日”。

微博一位名叫“想吃車厘子了”的用戶寫道:“我們也在那輛大巴上,只是還沒有掉下去”。事故以來,儘管屢遭刪帖封號,中國社交網絡依然到處可見這樣的評論:“我們也在那輛大巴上”;“你憑什麼認為你不會在那輛凌晨的大巴上?”;“我們要怎麼做才能不上那輛大巴車?”

9月19日,“貴陽通報向全社會作出誠懇道歉”登上微博熱搜。此話題引發大量閱讀和評論,但是其中影響力較大的一些評論和發帖迅速遭到封禁。

微博實名認證用戶“詩人潘婷”發表一條微博說:“既然有這樣低級管控造成的群體喪生事件發生,我代表自己以及家人在此聲明,未來的所有日子裡,除非確診,否則拒絕轉運隔離的配合,自覺做到足不出戶直至痊癒,無需公費救助,一切法律後果自負”。這條微博在獲得6萬多次點贊後被刪除。

另一位在微博擁有158萬粉絲的名為“蘇雨珊同學”的用戶在呼應“道歉”熱搜時寫道,她也曾被轉運隔離,當時車內並沒有陽性也沒有密接,半夜拉人轉運更是常態。她說:“我們真的不需要道歉……這也道歉那也道歉的,可惜道歉並不能讓27條無辜生命死而復生。”

此條貼引來一千三百多條跟帖,大部分充滿憤怒,不解和痛苦。一名位於貴州的網友說:“新冠是可怕,但是奪走生命的不是新冠而是防疫,啥時候才能結束啊?”;一名位於上海的網友跟帖說:“不是死於新冠,一群陰性人民硬是凌晨帶去隔離,最終死於去隔離的路上,說出來都讓人笑話。新冠的死亡率已經遠低於普通流感病毒,基本無需看病都能自愈,這麼簡單的事實不願意承認,不斷防疫、防疫、然而死的都是群無辜且沒得病的人民群眾。”

貴陽發生的事故並非個例。跟帖裡有不少來自其他地方的網友也分享了自己類似的經歷。一位IP地址在天津的網友寫:“現在防疫已經走火入魔了。6月份我回老家辦事,低風險地區回去,但是防疫人員不讓下高速。半夜一點多,必須社區工作人來拿著公章來接才可以走,由於時間比較晚,也沒有聯繫社區,我們是山西,高速口都是來來往往的拉煤大車,我們就那麼在那兒站了一晚上等到天亮家里人聯繫社區才來接走。”

另一位IP在吉林的網友記敘了他所經歷的隔離:“坐標長春,今年三月份的時候半夜一點打電話讓收拾行李,凌晨兩點被拉到大巴車上去隔離,車上還有七八十歲的老年人,有一個老爺爺因為基礎病不能坐著,就一直在大巴車地上躺著(三月份的長春還在下雪)被拉去隔離。”

清零政策何時休,民怨沸騰仍看不到終點

自從2019年末發現新冠病毒,時間已經過去快三年。全世界其他國家紛紛恢復正常生活,中國依然執著於極其嚴厲的清零防疫政策。

“國際稅務和投資中心”國際項目部主任何偉龍(Wesley A. Hill)(照片由本人提供)
“國際稅務和投資中心”國際項目部主任何偉龍(Wesley A. Hill)(照片由本人提供)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稅務和投資中心”國際項目部主任何偉龍(Wesley A. Hill)對美國之音說:“習近平確實很執著於他的抗疫政策,雖然在我來看,倒也不是要下一盤什麼大棋”。何偉龍認為可能就是習近平要在二十大召開之前追求他眼中的“穩定”:“我不認為習近平執著於清零是因為他很想控制民眾。我認為這是因為清零是一出讓他得意的拿手好戲。”

他補充說:“不管怎樣,習近平明顯是反應過度了。他並不需要通過這些嚴苛的防疫政策來維持他的地位。”

何偉龍覺得,清零政策或許會在二十大之後慢慢開始放鬆。“可能只是漸進的,緩慢的,不是那麼明顯的鬆動。不會是那種’好了,二十大開完了,都放開了,不防疫了’,不會是那樣。”

他說:“中國現在有很多的問題要面對。有房地產市場的問題,有外交政策的問題,還有俄羅斯啊,最近的上合會議啊,這個清零政策不是中國必須負荷的另一個重擔。這現在是習近平想堅持的東西,但是二十大之後不需要還這麼必須堅持。所以我猜二十大之後會緩慢放鬆。不過,如果堅持原樣,我也不會感到過分驚訝。”

油管頻道主五嶽散人在最近的一期節目裡說,貴州大巴事故只是因為死亡人數比較多得到了大眾的注意,但是清零政策之下,還有大量無法統計的不為人知的傷害。“在拉長的時間段裡死亡幾百人或者上千人而且分散分佈,就不會讓人有這種切膚之痛。在一個時間節點上死了27個人,大家就跟發現新大陸一樣。”

他在節目裡表達了“怒其不爭”的態度。“是什麼讓他們安安靜靜的上了那輛大巴車,是什麼讓他們溫柔的走進了那個良夜,走上那個送命的大巴車?就像被納粹拉到奧斯維辛的猶太人,就像被兩個日本鬼子趕到江邊殺害的中國人一樣。”

“你哪怕是發一句牢騷,甚至不是對政府發這個牢騷,就是在小區的群裡,對順民或者助紂為虐者說,你也算是有所反抗了。你閉嘴不言,通往地獄的路是由沉默的大多數而鋪就的。如果您這個都不說的話,就沒救了。”

被捕中國律師丁家喜妻子、現居美國位紐約的羅勝春(美國之音黃麗玲拍攝)
被捕中國律師丁家喜妻子、現居美國位紐約的羅勝春(美國之音黃麗玲拍攝)

同樣感到“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還有著名維權律師丁家喜的愛人羅勝春。她告訴美國之音說,儘管自己不在國內,遇到同樣的情況不能預測會做何反應,但是她堅信因為爭取民主自由入獄的丁家喜和許志永,肯定會為現在荒唐的做法站出來抗爭。

她驚訝於大部分中國人得過且過的態度:“大家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繼續過日子,中國人真能忍。大家就在那祈禱,這噩夢趕快過去吧,只要不折騰到我身上,就不吱聲了。”

“大家都明白,這個測核酸啊封城啊,都是毫無理論依據的胡搞,但是就有一幫人跟著他們的指揮棒轉,這真是中國的悲劇”,羅勝春說:“我們常人是沒有人會去這樣做的。但是中國的官員和統治者就做的出來。現在整個世界都已經放開了防控政策,他就能在整個世界都放開的情況下逆潮流而動,來封城,來清零,實在是匪夷所思。”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