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發展更長程導彈對抗中國,或將助力協防台灣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年9月22日 美國之音 薛小山

華盛頓— 面對不斷加劇的地區緊張局勢以及中國對台灣威脅的升級,日本正在計畫獲得射程更遠的導彈,並和美國聯手對高超音速導彈系統展開研究。國防專家認為,發展遠端打擊能力將有助於日本在台海衝突中積極回應中國對日本發起的可能進攻,實現美日同盟下對於台灣防禦的目標。

據美國媒體《外交家》報導,日本防衛大臣濱田靖一與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9月14日舉行了會談。雙方強烈譴責中國軍隊在台灣周邊進行的大規模軍事演習,包括彈道導彈落入日本專屬經濟區(EEZ)。

濱田告訴奧斯汀,日本將開髮長射程的“防區外導彈”的能力。他還解釋了加強日本防禦能力的政策,包括擁有“反擊能力”,奧斯汀對此表示“強烈支援”。雙方還同意啟動關於攔截高超音速導彈的相關研究。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日本為何亟需更長射程導彈?

《日經亞洲》報導稱,濱田提到的“反擊能力”具體是對12式陸基反艦飛彈(Type 12 Surface-to-Ship Missile)進行改良,成為射程達到1000公里的巡航導彈,並且戰備存量將增至1000多枚;未來新型巡航導彈將部署至西南群島,並開發空射與海基版本。

麻省理工學院國際問題研究中心(MIT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員何理凱(Eric Heginbotham)(照片來源:本人提供)
麻省理工學院國際問題研究中心(MIT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員何理凱(Eric Heginbotham)(照片來源:本人提供)

麻省理工學院國際問題研究中心(MIT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員何理凱(Eric Heginbotham)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獲得防區外打擊能力有多重動機,最重要的因素在於中國的導彈部署讓日本昂貴的、高端防務能力處於危險之中。

“配備集束彈頭的精確中國導彈,有能力摧毀一些日本空軍基地以及基地內的飛機。保護這些空軍基地免受此類攻擊可能比發展攻擊導彈更昂貴。中國的反艦導彈同樣可以威脅昂貴(10 億美元以上)的日本軍艦,超出這些軍艦反應能力的範圍。”

何理凱補充說,目前尚不清楚日本應該獲得哪些類型的導彈能力、用於什麼目的,以及如何在獲得導彈和其他武器的需求之間取得平衡。

“日本的軍事任務和弱點與中國不同,日本應避免跟中國亦步亦趨。從日本目前的努力來看,似乎沒有確定明確的優先事項。”他說。

日本和中國、朝鮮之間存在不小的導彈差距。中國擁有大約300枚陸基巡航導彈和1900枚可以打擊日本的彈道導彈,擁有核武器的朝鮮擁有數百枚能夠打擊日本的彈道導彈,最近聲稱測試了旨在逃避防禦系統的高超音速武器。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日本問題專家、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官員克里斯多夫·約翰斯通(Christopher B. Johnstone)告訴美國之音,如今日本基本上沒有能力應對來自中國或朝鮮的彈道導彈攻擊。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日本問題專家克里斯多夫·約翰斯通(Christopher B. Johnstone)(照片來源: CSIS)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日本問題專家克里斯多夫·約翰斯通(Christopher B. Johnstone)(照片來源: CSIS)

“他們有導彈防禦系統,但沒有反應能力。所以,我認為日本的這種演變是自然的和不可避免的。”

約翰斯通指出,日本在導彈方面擁有的能力越多,從空中、地面、海上發射導彈的威懾力越可信,中國或朝鮮對日本發起攻擊的成本就越高。

“它不打算成為一種先發製人的能力, 而是一種反應能力。日本曾表示希望在2027年前獲得這些射程更遠的導彈,也就是將在未來五年內完成,有趣的是,這與習近平主席第三任期的五年相對應。”

何理凱則認為,日本的確需要某種形式的防區外打擊能力(standoff strike),但重點不應放在僅僅比較日本和中國的庫存,而是要根據日本自衛隊要執行的任務類型,確保日本的導彈採購滿足其國防需求。

“日本應該尋求利用其在空中和海底(潛艇)領域的能力,並主要針對這些領域調整其導彈庫存。然而,就其空中能力而言,日本將需要更多投資以確保其飛機的生存能力。”

有批評認為,日本的長程導彈可能會背離現行的“和平憲法”宗旨,有違“專守防衛”的軍事體制。約翰斯通對此表示,日本自1950 年代以來就一直說它有權自衛,而不必被動地承受他國攻擊。

“日本前首相安倍首相領導下的一些安全政策改革,確實使美國和日本能夠更緊密地合作,但這種能力並沒有與日本的憲法相悖。這一切都非常符合多年來的憲法解釋。日本將在未來幾個月做出的決定,可能為更深入的美日同盟合作和更深入的美日應急計劃鋪平道路,這既涉及台灣突發事件,也涉及朝鮮突發事件。”

他還建議說:“舊的美日同盟合作模式可能不再適用,我們需要一種新的同盟結構來思考日本未來可能扮演的角色。”

何理凱認為,也許在政治障礙之外,日本不會在發展長程導彈時面臨獨特的障礙。

他指出,比如日本已經決定購買一些外國導彈,包括美國的“增程型聯合防區外空對地導彈”(JASSM-ER) 和挪威及美國合作推出的聯合打擊導彈(JSM),並聯合開發了美國追求的一些最先進的彈道導彈攔截器;日本也很容易增加國產導彈的射程,比如12式陸基反艦飛彈,這些將是傳統的巡航導彈(幾乎可以肯定以亞音速飛行,沒有隱身特性)。

此外,有些導彈可能需要更多時間來開發,日本自衛隊已宣布打算開發一種先進的隱形高速反艦導彈,類似美國的遠程反艦導彈( LRASM)。

“中國部署了高超音速系統DF-17(助推滑翔系統)。美國正在測試助推滑翔和巡航導彈類型,但都沒有部署。對於日本和大多數國家來說,助推滑翔型可能更容易發展,儘管可能會出現意外。” 何理凱說。

長程導彈助力台海防禦

美國總統拜登9月18日再次明確表示,如果中國發起史無前例的攻擊,美國軍隊會保衛台灣。

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National Graduate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副學長道下徳成(Narushige Michishita) (照片來源: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網站)
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National Graduate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副學長道下徳成(Narushige Michishita) (照片來源: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網站)

據日本《讀賣新聞》9月19日報導,日本前防相、現任首相安全保障輔佐官岸信夫在接受該報採訪時呼籲日本有必要將防衛預算提升至GDP的2%以上。

他表示,若中國攻打台灣,日本不僅會被直接捲入,也有可能直接成為戰爭的跳板,日本能要主動思考能做什麼。

位於東京的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National Graduate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副學長道下徳成(Narushige Michishita)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發展射程更遠導彈的最重要的目標是台灣防禦,因為中國不太可能直接入侵日本。

“中國軍力強大,但日本的國防開支排名世界第九,而且在防禦能力方面保持著尖端的軍事能力,所以中國要真正入侵日本並不容易或幾乎不可能。因此,中國對日本使用大規模使用武力的唯一可能的情況就是武攻、統一台灣。”

道下徳成分析說,如果中國做出決定入侵台灣,幾乎不可避免地會自動攻擊日本,“因為正如我所說,美日同盟最重要的目標之一是保衛台灣。在日本有許多重要的美軍營運基地,如果中國是認真地要拿下台灣,就會下達命令摧毀美國基地和日本基地,以使美日難以幫助台灣。”

何理凱指出,日本發展陸地攻擊導彈可能有助於攻擊中國指揮和控制、雷達、空軍基地等等。然而,中國的常規武裝導彈都安裝在移動系統上,很難追捕。而且中國擁有更多的空軍基地,以及用於飛機的加固掩體和地下儲藏室。

他提出,反艦導彈(anti-ship missiles)將是在台海衝突中阻止中國進攻的最有效系統。“畢竟,中國將不得不渡海,而且必須維持其部隊數週甚至數月才能取勝。在封鎖中,它也可能不得不在台灣以東較長時間營運船隻。而且艦船極易受到先進導彈的攻擊。”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