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佛州寓所查獲機密紀錄 美上訴法院裁定司法部可審閱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9/22

(中央社華盛頓21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聯邦上訴法院今天裁定,司法部可恢復審閱聯邦調查局(FBI)在前總統川普佛州寓所查獲的機密紀錄;這項裁定有助當局針對這些資料是否遭到不當處置的刑事調查。

司法部正在調查川普卸任後帶走政府文件、存放在他的佛羅里達州住所「海湖俱樂部」(Mar-a-Lago),並涉嫌妨礙聯邦調查等事項。其中有些文件標註為高度機密,甚至「最高機密」。

地方法官甘農(Aileen Cannon)先前不准聯邦檢察官在調查中使用這些機密文件,直到獨立仲裁的「特別主事官」先審閱這些資料、剔除任何可能被認為具有特權且須對調查人員隱瞞的內容為止。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路透社報導,聯邦檢察官向亞特蘭大(Atlanta)的聯邦第11巡迴上訴法院提出請求,希望阻止甘農干預,獲得了批准。

上訴法院還表示,將同意撤銷下級法院的一部分命令。下級法院的命令要求政府交出具有機密標示的紀錄,供特別主事官審閱。

由3名法官組成的小組寫道:「我們的結論是,美國會因為地方法院限制取得這份範圍有限卻可能至關重要的資料,以及要求美國呈交這些機密紀錄給特別主事官審閱,而蒙受無法彌補的損害。」

法官小組還說,這項決定「在性質上有所限制」,因為司法部只請求在上訴期間暫緩執行部分命令,法官小組無法決定案件本身的是非對錯。

司法部向上訴法院提出的請求並不包括推翻甘農的命令,目前不清楚檢察官是否會另外對甘農就任命特別主事官裁定的其他部分尋求上訴。

上訴法院表示:「我們僅決定傳統的公平考量因素,包括美國是否展現出在論據上占優勢的實質可能性、暫緩執行可能為各方帶來的傷害,以及公眾利益所在。」(譯者:李佩珊/核稿:曾依璇)1110922

美國司法部恢復對特朗普文件的調查

2022年9月23日 美國之音 法里瓦爾

華盛頓— 美國司法部對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是否在佛羅里達州的住所非法保存政府機密文件的調查返回軌道,此前這一調查由於最近的一項法院裁決而擱置。

亞特蘭大的一家聯邦上訴法院週三(9月21日)裁定,調查人員可以繼續審查8月8日聯邦調查局(FBI)在搜查特朗普的海湖莊園((Mar-a-Lago))期間收繳的大約100份機密文件。這項裁決是司法部的一個勝利。

此項調查是針對這位前總統的數項調查之一。本月早些時候,聯邦法官下令任命一名特別主事官審閱當局沒收的記錄,同時禁止司法部使用這些文件,並要求將這些文件交給那位獨立的特別主事官。這使得當局的調查戛然而止。

司法部對法官的命令提出了上訴。

前聯邦檢察官喬丹·施特勞斯(Jordan Strauss)指出,上訴法院的裁決意味著刑事調查和由情報界另行展開的對這些文件的風險評估都可以恢復進行。施特勞斯目前就職於風險和技術公司德安華(Kroll)。

上訴法院的裁決還意味著,最近任命的特別主事官、前法官雷蒙德·迪爾里(Raymond Dearie)只能審閱從海湖莊園獲取的非機密文件,以確定是否有任何文件受到律師-客戶特權或行政特權的保護。

施特勞斯說:“至於這對於聯調局的意義,它意味著第一,聯調局將能夠繼續發揮它在國家安全損害評估中通常扮演的角色;第二,至少檢察官可以繼續嘗試使用機密文件。”

在搜查特朗普位於佛羅里達州的住所海湖莊園期間,聯調局帶走了大約11000份文件和1800件其他物品。大約100份文件是機密級別,其中一些帶有最高機密標記。

聯調局正在調查至少三項與特朗普保留文件有關的潛在聯邦罪行:移除或破壞政府記錄、非法保留國防信息以及妨礙司法。

這項調查是困擾這位前總統的幾個問題之一。週三,紐約州的總檢察長宣布對特朗普及其三個子女提起民事訴訟,指控他們從事“持續且反复的商業欺詐”。

另外,美國司法部和佐治亞州南部的一名地方檢察官正在審查特朗普及其同伴為推翻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所做的嘗試。

特朗普反駁說,這些調查都是出於政治動機。

目前仍不確定對特朗普處理機密文件的調查是否會導致這位前總統或其任何助理受到刑事指控。

施特勞斯說:“該裁決消除了部分延誤……但不應改變調查結果。調查的結果可能是。司法部將跟著事實走,然後像往常一樣做出是否指控某人犯罪的決定。”

這些被收繳的文件的具體內容尚未透露,但司法部表示,其中一些記錄非常機密,甚至連他們自己的調查小組的一些成員也沒有獲准查看這些記錄。

儘管如此,特朗普的法律團隊還是說服了佛羅里達州南區的聯邦法官艾琳·坎農(Aileen Cannon)阻止司法部在特別主事官完成審閱之前接觸這些文件。

在對坎農法官的命令提出上訴時,司法部爭辯說,她下令禁止司法部在調查時使用這些文件“可能犯了錯誤”。

受理上訴的由三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寫道,他們同意司法部的評估。

法官們寫道:“推遲(甚或阻止)美國刑事調查使用機密材料”的法庭命令,“有可能對美國和公眾造成真正和重大的傷害”。

和坎農一樣,合議庭中的兩名法官——安德魯·布拉舍(Andrew Brasher)和布里特·格蘭特(Britt Grant)也是由特朗普提名的。第三位法官是羅賓·羅森鮑姆(Robin Rosenbaum),她是由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任命的。

上訴法院的合議庭還質疑特朗普聲稱他在擔任總統期間已“解密”這些文件的說法,並寫道,特朗普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任何記錄已被解密,這是對特朗普法律團隊的又一個打擊。

合議庭寫道,即使特朗普“確實解密了部分或全部文件,也無法解釋為什麼這些文件包含他的個人利益”。

特朗普在福克斯新聞(Fox News)上重申了他擁有廣泛的解密權力的說法。他說,作為總統,他可以只需“想一下”,就能將任何文件解密。

特朗普在回答保守派新聞主持人肖恩·漢尼提(Sean Hannity)的問題時表示:“如果你是美國總統,你可以就通過說’它已解密’來解密。甚至就是想一下……你是總統,你做決定。”

儘管美國總統確實有權解密機密文件,但特朗普關於其總統權力的最新表態遭到了質疑。

在最新的法院裁決之後,一些法律專家表示,這位前總統的表態今後可能會回過頭來困擾他。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保守派法學教授喬納森·特利(Jonathan Turley)在他的個人博客中寫道:“這一立場可能會進一步疏遠特別主事官和上訴法院,他們已經對解密聲明缺乏證據表示了失望。”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