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北韓讓全球核武使用發生令人擔憂的變化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09-22 法廣

世界格局陷入動蕩不安之際,俄羅斯和朝鮮兩國最近關於核武器使用的言論被聚焦關注,瘋狂的國家領導人是否正將世界推向危險的核戰邊緣?

普京威脅用核武保衛俄羅斯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烏克蘭戰爭陷入泥淖,遭到國際社會全面孤立並在聯合國大會上成為眾矢之的之際,宣布局部徵兵動員,並且再度揮舞動用核武器的威脅,今年二月份發動入侵烏克蘭戰爭的普京聲稱準備使用核武保衛俄羅斯,並說他並非虛張聲勢。普金此舉受到美國及歐盟的譴責,美國說它正在 “認真對待”,歐盟外交部長稱普京置世界和平於危險之中,北約秘書長指控普京的言論“危險”且“不顧後果”。雖然有分析認為普京的核威脅是虛張聲勢,但它至少給了普京一個恐嚇西方的手段,並加劇了在提供武器裝備方面存在的分歧,因為有些人現在可能認為這太危險了。但鑒於愈來愈被孤立的情勢,使西方分析家擔心普京可能鋌而走險。《紐約時報》直接指出,普京威脅升級戰爭,被逼入絕境的他比任何時候都更加危險。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朝鮮新法令:可以發動先發制人核打擊

除普京之外,另一個國家也正在推波助瀾,打核武主意。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最近宣布,朝鮮永遠不會放棄核武器,並通過立法確立了可以“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則。新的法律提出使用核武器的五大條件,相關條件具有廣泛的解讀空間。金正恩還誓言,朝鮮的核武器不是可以拿來討價還價的,“不會進行此類的任何協商,也沒有對換的‘籌碼’。”根據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在9月7日頒布關於核武力政策的新法令,朝鮮甚至可以發動先發制人核打擊。

法新社周四的報道引述分析人士說,朝鮮舉動證明全球在使用核武器方面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在冷戰期間及以後,核武庫被用作一種威懾力量,只有在最後關頭才會被調動。但專家認為當俄羅斯在2月入侵烏克蘭時,這一切就開始發生變化。 俄羅斯拒絕排除對烏克蘭進行核打擊的可能性,普京周三向他們保證,莫斯科將使用 “他們掌握的所有手段來保護俄羅斯”。延世朝鮮研究所的專家認為,一個國家對使用核武器持開放態度意味着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這與冷戰時期的理論不同。而  通過談論 “自動 “先發制人的打擊和部署戰術核武器,平壤的新核武政策 “反映了金正恩對世界上不斷變化的核態勢的反應”。

這位專家也認為,但這不僅僅是對普京的回應:美國也有責任,他在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領導下,旨在戰場上使用的較小的核武器,戰術核武器得到了快速發展。他指出,不應該把平壤的最新舉動等同於一個非理性的決定或金正恩的不可預測性。而更是朝鮮領導人正在 “通過適應新的全球趨勢而做出反應”。

而在公布朝鮮先發制人的新政策時,金正恩實際上排除了無核化談判的可能性。韓國智庫世宗研究所朝鮮研究中心的張成昌告訴法新社,華盛頓幾十年來讓朝鮮放棄核武器的目標現在 “不可能實現”,朝鮮發出了一個明確的警告,即如果朝鮮受到攻擊,”首爾將不能倖免於核打擊”。因此首爾應該認真考慮獲得自己的原子武器。  但5月上任的韓國新總統尹錫悅已經排除了這種可能性。

朝鮮不怕制裁

法新社報道繼續引述 分析人士稱,就在美國和韓國軍方加強合作之時,金正恩正試圖利用其核武器來抵禦對其政權的任何威脅。首爾梨花大學教授萊夫-埃斯利(Leif-Eric Easley)分析指出:”顯然,金正恩擔心在發生衝突時,甚至在美國或韓國對朝鮮的戰略設施進行先發制人的打擊時,政權會被消滅。因此平壤領導人選擇以 “展示不負責任的、危險的和侵略性的核理論 “作為回應。

首爾和華盛頓都已經譴責朝鮮的新法律,回應稱平壤使用核武器的任何企圖都會遭到 “粉碎性和決定性的 “回應。

美國國家安全智庫“流氓國家項目”(Rogue State Project)主席哈里·卡齊亞尼斯(Harry Kazianis)告訴法新社,即使立法確立了可以“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則,朝鮮面臨國際制裁的機會很小,因為其盟友俄羅斯和中國顯然都是美國的敵人,讓朝鮮感到有恃無恐,知道即使是制裁,其執行也會非常軟弱。 因此,平壤專註於發展 “一個能夠在幾分鐘內殺死數百萬人的世界級計畫”。

就在俄朝揮舞核大棒威脅之際,另一個因為發展核計畫 受到西方國家制裁的國家伊朗總統易卜拉欣-萊西周三在聯合國大會上說,伊朗並不尋求獲得核武器。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