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普京的教訓看中國 ◎ 王丹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06-26

根據最新的消息,俄羅斯已經被正式驅逐出聯合國人權理事國,這是國際社會對普京悍然發動烏克蘭侵略戰爭的最有力的反制之一,也再次讓普京的個人聲望在國際上和俄羅斯內部受到沉重的打擊。這當然是普京本人咎由自取,但簡單回顧普京作為政治領袖的起落,其教訓足以為中國借鑒。

遙想2000年登上俄羅斯領導人寶座的普京,在短短的十年內,借助對車臣的鐵腕鎮壓和石油價格提升帶動的宏觀經濟的穩定發展,以及克里姆林宮的幕僚通過電視政治為他打造的硬漢形象,儘管其政治倒退的跡象已經逐漸暴露,但個人聲望達到令人歎為觀止的高峰。隨著俄羅斯成為“金磚四國”之一,所謂的普京主義成為大國政治的楷模,俄羅斯一度充滿“重建帝國榮光”的希望。這樣的軌跡,其實跟習近平2012年執政以後的中國模式頗有相似之處。

普京的聲望開始從高峰下降,最早的起因是2010年的一場森林大火。在那次巨大的自然災害面前,被經濟增長掩蓋了的俄羅斯政權的治理能力之低下和無能充分暴露了出來,人們對普京的信心開始崩坍。大家突然發現,這個政府看似強大,其實只要遇到嚴重的危機,並不能提供人民需要的基礎服務。所有的繁華都是莫斯科的,都屬於權貴集團,這個國家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我想,目前正在經歷人道主義災難的上海,也提供了類似的例子。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而令曾經堅定支持普京的俄羅斯中產階級對普京徹底失望的另一個關鍵因素,就是普京在擔任總統和總理之後,並沒有按照外界的預期,或者說期待,把政權交給年輕一些的梅德韋傑夫,而是選擇重返政權。這件事,讓很多期待俄羅斯能夠繼續延續西方化改革的人,包括很多體制內的人,覺得未來不再有希望。以現在被關在監獄中的納瓦尼為代表的街頭反對力量開始崛起,普京的黃金時期成為過去,他的統治危機逐漸顯現。這也是他最終鋌而走險,採取了發動對外戰爭的方式,試圖做最後的努力,鞏固自己的統治的根本原因。

回顧普京從高峰跌落到低谷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到:普京的確打造過俄羅斯的輝煌時期,但那種輝煌是建立在財政透支和對經濟的單一依賴的基礎上的。它帶給俄羅斯的嚴重問題就是過高的治理成本,以及這樣的成本帶給這個國家的慢性衰竭。負擔過高的治理成本,只有在經濟持續高速增長的情況下才能做到,一旦經濟下行,官僚集團又不願做出自我犧牲,來自體制內外的不滿便立即爆發。在俄羅斯,就業和社會保障問題以及財產安全問題,成為抗議的焦點。總之,財政資源供給有限和治理成本高昂這對矛盾是普京模式的死結,無法解決這個矛盾,是普京走到今天的沉重教訓。

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無論是從執政初期對於壟斷利益集團的打擊,還是發出“重建帝國榮光”的號召;無論是竭澤而漁的經濟發展戰略,還是政權穩定對於經濟的單一依賴,以至於在突發的自然災害面前,政治管治無能導致的危機,所有這一切,都不僅發生在俄羅斯,也發生在中國。這樣的軌跡重疊絶不是什麼歷史的巧合,而是所謂的“普京主義”與所謂的“中國模式”內在邏輯上的一致性,是專制回歸加上個人野心混合而產生的必然發展路徑。換言之,今天普京的教訓,未來必將在中國重演。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