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察中共在新疆人權,聯合國還是聯合鬼? ◎ 林保華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06.01 自由亞洲電台

自從1990年代聯合國祕書長安南墮入中共陷阱,後來果然也傳出他的貪污醜聞以後,我就對聯合國不報任何指望。當時聯合國居然不準臺灣記者進入聯合國,如果不是中共的奴才,能夠做出這種完全背離新聞自由的勾當嗎?不幸,西方國家都在看中國的臉色行事,無視這種滲透。中共一旦掌控了聯合國祕書長,它就必然在各個關鍵部門安插自己人,並且讓他們代代相傳。因爲“路線確定之後,幹部決定一切”是共產黨的經典名言,與共產黨冷戰幾十年的西方國家竟然不懂這一套。果然,聯合國的祕書處、人權、衛生、航空、糧食,乃至國際刑警組織等機構都被中共不同程度滲透與掌控。中共最重要的手段就是金錢與女色。

所以我對聯合國人權專員巴切萊特訪問中國,甚至去新疆,都沒有任何期待。且不說“閉環”式的訪問,就是開放式的訪問,難道他們不知道整個新疆已經在監視器監控之下?任何人與代表團接觸,都在中共掌控之中?誰敢說實話?因爲整個中國就是程度不同的大監牢,新疆則是控制最嚴密的監牢。

共產黨就是以謊言與暴力起家,沒有這點認識,就不能與中共交手。2019年、2021年《紐約時報》披露一批新疆檔案,最近BBC又再披露,無不指向習近平是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的直接策劃者。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嚴厲譴責,迫使聯合國與中共合作完成這場人權考察。巴切萊特是相信這些檔案還是相信中共高官,乃至習近平的花言巧語?她對共產黨有沒有起碼的認識?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1972年尼克松總統訪問上海,我在上海就親歷中共如何施展騙術。當時,鄺友良參議員有一位親戚住在上海師範學院一個三層樓的教工宿舍,爲了迎接鄺議員的來訪,當局把這位住在二樓的教師的鄰居趕走,清出房子給他,讓他住房面積一下擴大了一倍。當然,後來還得退還。從底層樓梯到二樓半的牆壁粉刷一新,二樓半到三樓的牆壁雖然只是半層,因爲不在議員的視野內,都懶得刷了。這僅僅是很小的一件事都要弄虛作假,涉及綁架搶掠、殺人放火的勾當,中共更不知要花多少精力來弄虛作假了。鄺議員那個親戚不敢向他講實情,維吾爾人如果把實情講出來,是不是可能人頭落地?

中共所聲稱的“解放”新疆,實際上是對維吾爾人的奴役與屠殺;所謂的爲新疆人脫貧,實際上是對新疆天然資源的掠奪;所謂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更是對維吾爾人的滅絕區。現在中共把再教育營美化爲“職業訓練中心”,就像把勞改工廠稱爲“新生工廠”一樣,即使“再教育”也是不實,就是勞改兼洗腦的集中營。我在反右時受到嚴厲批判,把我像階級敵人一樣訓斥恐嚇,中共美其名“幫助”,那時至少還沒有觸及皮肉;到了文革,用皮帶抽人也叫幫助,毛澤東美其名“觸及靈魂”。不少人真的靈魂出竅,把命送掉。林彪集團承認毛澤東把紅衛兵利用完了以後送到農村是“變相勞改”,然而毛澤東說是“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文革期間多少“毛澤東思想學習班”,就是大大小小、時間長短不同的集中營,進行洗腦教育,包括批判鬥爭。如果相信經過中共美化的這些字眼,就必然成爲中共的幫兇,即使沒有主觀意圖。

訪問結束後,巴切萊特對新疆問題輕描淡寫,已經在暗助中共了;可是中共胃口太大,竟然把巴切萊特對脫貧的欽佩加上最敏感的對中國人權的欽佩,搞得代表團的臉掛不住,不得不出來否認,但是也顯得軟弱無力。這種公然造謠的流氓國家,你能正常地跟他們進行交流嗎?除非你是胡塗蟲或白癡,有的更是有意做幫兇。這就是目前世界的現實。與中共進行人權對話,真是請鬼拿藥單,只是聯合國也這樣做只能叫做聯合鬼。

當然,比起中國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巴切萊特是“文明”一些。洪秀柱探訪新疆,大讚看到民衆臉上洋溢燦爛的笑容和對未來的希望,痛斥美國和西方對人權的指控都是“栽贓、抹黑”,“中國不會被美國與西方從內部攻破”。這位徹頭徹尾中共奴婢的言論,居然得到全體國民黨的默認,沒有人提出異議。維吾爾人要爭取自身的解放,還得走艱困的道路。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