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治下上海疫情的沉淪與反抗 ◎ 林保華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04-04

武漢肺炎還是燒到上海了。去年南京、揚州爆發疫情,上海還是保住。但是這次上海爆發,還外溢21個省區。即使官方數字,現在全國一天的確診人數已經破萬,大部分則是發生在上海,上海成為重災區。

過年前與上海的一位老朋友聊天,他對上海還是信心滿滿,因為上海的公務員隊伍比較成熟,有治理大城市的經驗,因此社會一直比較穩定,有能力應對外來的危機。我在上海住了16年(1960~1976),經歷了大饑荒與文革的亂局。大饑荒的情況,物質供應也比首都北京好。文革10年浩劫,上海是全國最穩定地區,“抓革命、促生產”情況最好,幾乎是當時全國經濟的中流砥柱。當然,這同毛派在上海占絕對統治地位有關,一開始工總司因為中央文革小組的支持而打垮老保赤衛隊;後來即使出現上海柴油機廠聯司之亂也很快平定,兩派武鬥只限於拿木棍,似乎沒有死人。王洪文的工總司表現平穩,沒有因為得寵而太過胡來。四人幫被捕後,揚言會造反的上海民兵還沒有動作就被解決了。

改革開放,廣東先起步,因為靠香港地利之便;長住上海的陳雲也管住上海不讓動。然而上海到底是十里洋場,一旦發動,很快恢復夜上海的本色。和平飯店老年爵士樂隊的出現,是深圳與廣東不可能出現的資本主義文明。同樣官員的貪污,上海也比較“文明”,不如廣東那樣赤裸裸的難看吃相;同樣是賣淫,上海也不像廣東那樣在酒店、大街公開拉客。城市的治理與上海人的性格、教育程度一樣,雖然缺乏大開大闔,卻是比較細膩穩重,所以爭議比較少。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這次染疫,因為上海是經濟金融中心,是港澳之外的國際城市,看起來有些想改變習近平的“動態清零”的封城政策,轉向與病毒共存。所謂動態清零就是不追求絕對零感染,但是一發現有感染,就要快速、精准進行圍堵,不讓傳播。台灣基本也是如此,然而問題是採用什麼手段。

台灣是採用符合人性的手段,保護相關人士的隱私,給他們最好的照顧,住在酒店裡等等。按照總指揮陳時中的講法,就是兼顧病人權益與醫療量能。但是中國卻是非常極端,不講人性,動不動就封區、封城,不管居民如何生活;有些醫院關閉急診,有急病即使命危也拒絕接診;這樣還沒有救到武肺病人倒是先害死其他病人。

試想想,一個1600萬人的城市全封了,居民不能動彈,要動員多少人來做好他們的服務工作?沒有這些人的服務,被封的人必然過著非常痛苦的生活。而這些服務人員也不是金剛不壞之身不會被傳染。成千上萬民眾立即需要篩檢,還有每天數千名患者被隔離就診,需要多少醫療人員來看診與照顧,還要安排他們住宿等事項,醫療體系能夠承擔負荷嗎?

這套做法,是中共慣常的政治運動方式,用政治運動來抗疫,以中共“一元化”領導,所有政策,不分青紅皂白、無差別的一竿子插到底。西安已經有死了其他無辜病人的教訓,上海繼續重犯,因為相關官員要保護的是自己的烏紗帽而不是他人的人命。武肺疫情蔓延他們要被罷官,因為拒絕接診其他病人,例如哮喘、流產等等死的再多也不在壓倒一切中心任務的考績範圍內。何況有什麼差錯,責任都可以推給下面的醫療人員。

封城開始引發民怨,現在已經逐漸變成民憤。不但是民眾生活受到嚴重影響,吃不到東西,被送進方艙也缺少人照顧,甚至病人交叉感染輕症變為重症;來不及治療的重症患者只好在家裡或老人院等死。還有嬰孩被強扯離開父母隔離,卻缺人照顧,哭喊沒人理,尿布沒人換而爛屁股。這些缺乏人性的粗暴作為,只有共產黨才能做得出來,因為共產黨就是黨性高於人性,他們的習性高於一切,他們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

在上海之前深圳已經封城,但是很快提前解封,上海怎麼辦?開始似乎也想避免封城,走出一個新的模式。一些上海醫療專家已在鼓吹,當然還是表示尊重“清零”,強調中國特色的新路向。但是最後還是失敗了,仍然不顧民怨、不計代價,走上封城的極端道路,即使有人連署請命,當局也置之不理。現在疫疾已經轉為omicron,輕度與無症狀占大多數,當局卻不會與時俱進而食古不化,就是因為當今習老爺沒有文化而又剛愎自用,只懂得“鬥爭、鬥爭、再鬥爭”,享受變態的其樂無窮。

這過程還有一個奇特現象。上海疫情嚴重時,主管防疫的副總理孫春蘭並沒有到上海進行“指導”,但是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卻突然被免職。應勇是習近平的“之江新軍”要員,他在兩年前從上海市長職務調去湖北接替蔣超良為武漢疫情救火有功,還沒有升官卻突然免職,也沒講另有任用,海外議論紛紛,甚至懷疑習近平失勢。但是我認為應勇現在應該是回到上海協助防疫。因為上海市委書記李強也是習近平的“之江新軍”親信,市長龔正也是習近平在浙江的老部下,給孫春蘭插手上海有不便之處,讓本來是市長的應勇回來,熟門熟路,不用掛名而充當幕後的防疫顧問;然後今年中共二十大,李強晉身政治局常委,應勇則是當然的上海市委書記。上海宣佈封城比宣佈應勇免職早一天,由此可以推測兩者的連接。習近平不會忘記,上海是上海幫的老巢,許多基層幹部是看不起小學程度的習近平,以習家軍重兵壓陣是必須之舉。

然而封城後還無法阻止上海疫情,先封的浦東到4月1日仍有部分地區繼續封鎖,浦西也跟著封了。說明效果不佳,而且反彈聲浪很強,於是本來迴避不去的孫春蘭4月2日也到上海了。她向上海市政府市委,轉達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關心和慰問,然後強調,要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猶豫不動搖,把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落到實處,加緊推進“應檢盡檢、應收盡收、應隔盡隔、應治盡治”。看來她是帶了習近平的聖旨來上海,習近平似乎責怪上海沒有採取極端措施,因此提出“兩不”、“四盡”的極端政策,不顧輕症與無症狀者眾多的現實,採用兩年前武漢的手段。如果連之江新軍對防疫的極端措施都猶豫與動搖,可見習近平的“敵人”增多了。

這些官員的動搖猶豫,不是因為民意,而是考慮對經濟的打擊,因為3月份中國的經濟數據已經很難看了。而且上海有許多外資,包括重要的台資企業,對可能的停產怨聲載道,也涉及外資是否要在上海留下來的問題。不過習近平的面子重要過經濟增長,面子是習近平的權威象徵,關係到20大能否稱帝,經濟滑落屬於國務院的問題,他更有理來罵人換人。

值得關注的是門檻精的上海人正在採取合法鬥爭的形式表達不滿、提出建議,或者採取“躺平”的方式抗拒,而且規模在不斷擴大中。他們的動作似乎也得到基層幹部的同情與支持,這是變相的自治運動,未來發展值得關注。這種抗爭會不會被黨內鬥爭捲進去而更加複雜化,也值得關注。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