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國父為台獻奏:台灣開啟更美好世界大門[影]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1/24

影片來源: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陳韻聿維爾紐斯24日專電)立陶宛1990年脫離蘇聯、恢復獨立後第一任元首維陶塔斯.藍斯柏吉斯接受中央社專訪說,「台灣」是實質獨立的政治實體,所謂的台灣問題不僅掀開內含風險的「潘朵拉盒子」,也可以開啟邁向另一個更美好世界的大門。

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去年11月18日在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揭牌成立。雖然代表處未正式舉行儀式,立陶宛政治圈幾位「台灣之友」卻主動前往致意,最受矚目的就是高齡89歲的維陶塔斯.藍斯柏吉斯(Vytautas Landsbergis),立、台雙方皆肯定他的出席「意義重大」。

● 音樂家出身 立陶宛國父為台獻奏

中央社記者一月上旬前往維陶塔斯在維爾紐斯的住家,了解這位以過人智慧、毅力和勇氣領導立陶宛重獲自由獨立、見證國際政治風雲的前領袖如何看待立、台關係及台灣的處境。維陶塔斯是立陶宛外長藍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的祖父。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在維陶塔斯樸實的住家環境內,除了牆上、櫃上來自世界各國的藝術品與獎章以及家族成員照片,最吸睛的就是靜靜依偎客廳一隅的平台鋼琴。

維陶塔斯在專訪空檔特別為台灣演奏兩首立陶宛樂曲。他是音樂學家,在1980年代踏入政治前,是著作等身的音樂學院教授,妻子是一名鋼琴家。

維陶塔斯2011年與夫人受邀訪台,期間曾到台北的大專院校演說,並現場示範演奏,呈現立陶宛民俗樂曲中富有東方情調的五聲音階旋律。他近日再度演出相關樂曲,獻給台灣人民。中央社記者陳韻聿維爾紐斯攝 111年1月24日
維陶塔斯2011年與夫人受邀訪台,期間曾到台北的大專院校演說,並現場示範演奏,呈現立陶宛民俗樂曲中富有東方情調的五聲音階旋律。他近日再度演出相關樂曲,獻給台灣人民。中央社記者陳韻聿維爾紐斯攝 111年1月24日

他也是西洋棋高手,年輕時曾打入立陶宛國內冠軍賽。他卓越的戰略思考能力或許可歸功於西洋棋,但最愛的仍是音樂。維陶塔斯說,他希望能更常彈琴,但他實在太忙了。

確實,記者在維陶塔斯家中不過一個多小時,他的手機就響了超過3次。他雖已駝背、步行時偶爾需手杖輔助,心思卻依然活躍,不僅持續發表政治、社會評析、出席公眾活動,去年11月還飛了一趟荷蘭,出席紀錄片「藍斯柏吉斯先生:摧毀邪惡帝國」(Mr. Landsbergis)在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影展(IDFA)的頒獎典禮。 他目前正寫作新書。。

● 不走順風路 革命基因深植家族成員

1980年代已在文化學術圈享有聲譽的維陶塔斯或許可選擇走相對安全的路線,在蘇聯最後一任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企圖挽救帝國而提出改革口號時,他原本可以不挑戰黨國機器存在的正當性,發表不具殺傷力卻能在進步人士之間博得美名的主張,以便在較以往「開明」的帝國順風而行。

不過,反抗、革命的基因似乎是藍斯柏吉斯的家族特色。

維陶塔斯的兩位祖父在帝俄時期都是立陶宛民族復興運動的重要人物,還曾因此遭流放;母系一方的祖父亞布隆斯基斯(Jonas Jablonskis)是現代立陶宛標準書面語的奠基者,為當時被壓抑的立陶宛文學建立發展基礎。

1980年代末的維陶塔斯也不甘受制於蘇聯「改革開放」的議程。他始終堅持立陶宛是被占領的獨立國家,莫斯科與立陶宛不該是中央與地方的關係,立陶宛要拿回被剝奪的權利,也只有恢復獨立,立陶宛才能真正自由。

1989年,在蘇聯人民代表大會舉行期間,身為立陶宛選出的代表,維陶塔斯提案要求調查1939年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及莫斯科當局多年來否認存在的附隨密約,他是打破政治禁忌、在蘇聯全國層級公開談論對德密約的第一人。

立陶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甚至在1920年代即被蘇共秘密劃入新領土版圖。戈巴契夫後來在1989年12月公開承認蘇德密約存在並予以譴責,理論上相當於承認蘇聯非法占領立陶宛,立陶宛並非「自願」加入蘇聯。

在維陶塔斯積極運作下,立陶宛最高蘇維埃1990年3月11日通過「復國宣言」。此時,西方國家普遍相信「有教化可能」的蘇聯黨國機器開始顯露真面目:蘇聯在1990年4至7月經濟封鎖立陶宛約80天;1991年1月11日至13日軍事鎮壓獨立運動,造成14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其中有兩人死於坦克車履帶下。參與鎮壓的特種部隊直接聽命於戈巴契夫。

● 走過強權陰影 對台處境感同身受

「西方判斷錯誤是常有的事,他們寧願相信自己的錯覺」,維陶塔斯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掛在牆上、諷刺戈巴契夫的政治漫畫。

蘇聯是坐擁核武的龐然大物,維陶塔斯說,立陶宛爭取恢復獨立時,西方有許多政治人物認為立陶宛獨立恐違反更重大的利益、破壞「穩定」和所謂的大局。

「但我們的目標其實是改善與蘇聯的關係,讓關係正常化」,維陶塔斯眼中閃過一絲靈光說,「台灣的處境讓我想到立陶宛當年」。

他回想,立陶宛當年也期待協助蘇聯更符合人性和正義,作法包括讓立、蘇關係成為正常、對等的國際關係;他寧可相信中共政權並非無可救藥,而可以更具人性與理解力。

對於中國以「台灣代表處」獲允設立,「損害中國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為由,持續對立陶宛外交、經貿強力施壓,維陶塔斯分析,他不認為立陶宛「反中」;事實上,立陶宛希望中國變得更好。

「立陶宛像是在敲醒世界各地人們的理智」,維陶塔斯反問,台灣代表處改名或許如部分人士所言將有助緩解立、中緊張,「但這麼做又是為了什麼?」他說,立陶宛猶如要各界直接面對根本問題:「到底要重新思考某些事,或是要永遠這樣僵下去?」

「武力就算能摧毀現實,也無法改變現實,堅決否定現實只會製造更多問題」。維陶塔斯說,立陶宛的獨立性也曾被蘇聯當局否認,但蘇聯最終承認立陶宛獨立,台灣的處境也不會永遠不變。

● 世界經歷巨變 台灣開啟邁向更美好世界大門

他強調,世界局勢正經歷重大變化,台灣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所謂的台灣問題不僅揭開內含風險的「潘朵拉盒子」,也開啟邁向另一個更美好世界的大門。他說,當個人獲得尊重,而非只是領土上的人口,「只看見土地、看不見人」的僵固世界觀和帝國主義野心或許終將消散。

對於立陶宛是否能堅定挺台,維陶塔斯說:「這我說不準,但這個歷史時刻將永遠被記得,提醒世人曾有這麼一個契機,強權、甚至整個人類社會有機會作抉擇:共存並合作,或者對抗、競爭。」

維陶塔斯訪台時曾到台北的大專院校演說,介紹立陶宛及其文化,並現場示範演奏,呈現立陶宛民俗樂曲中富有東方情調的五聲音階旋律。

10年後,同樣的曲調在維陶塔斯的維爾紐斯家中再度響起,這次依然是為台灣人民演奏,但台灣與立陶宛的關係顯然已是另一番境界。

維陶塔斯在擔任歐洲議會議員期間,曾於2011年與夫人受邀訪台,獲前總統馬英九接見。這也是他唯一的訪台行,但台灣外交官員透露,維陶塔斯與台灣的聯繫未曾間斷。

他對台灣的生活方式印象深刻,尤其台灣社會在複雜、充滿挑戰的政治情勢中依然建立了民主、打造自己的成功故事,「這給人類帶來希望:更好的世界是可能的。為什麼不呢?」(編輯:周永捷)1110124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