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土派代表人物梁天琦出獄噤聲,關閉社群媒體婉拒採訪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1/19

香港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因2016年旺角事件被裁定觸犯暴動及襲警罪,被判刑6年。(圖取自facebook.com/leungtinkei)
香港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因2016年旺角事件被裁定觸犯暴動及襲警罪,被判刑6年。(圖取自facebook.com/leungtinkei)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19日電)香港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前發言人梁天琦因在獄中行為良好,提前獲釋;他今天凌晨3時離開服刑的大嶼山石壁監獄。

官方香港電台引述懲教署方面表示,因應警方的要求和顧及在囚人士的意願和安全,懲教署作出相應措施,安排有關人士於凌晨時間離開。

梁天琦獲釋後在社交網站留言表示自己已獲釋,平安返回家人身邊,並按照法律要求,獲釋後遵守監管令。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他說,將會離開「鎂光燈的焦點」,停用社交媒體,並謝絕媒體訪問和探訪,同時好好珍惜和家人重聚的寶貴時間,與他們恢復正常生活。

梁天琦的個人社交網站其後關閉。

梁天琦因2016年旺角騷亂案,被裁定暴動及襲警罪成,判刑6年。(編輯:周慧盈)1110119

香港法制被指與大陸看齊 梁天琦刑滿後仍被限制自由

2022.01.19 自由亞洲電台

暴動罪刑滿的香港社運領袖梁天琦出獄後仍然受到監管令的規管,未能真正重獲自由。香港有大律師表示,監管令一般用於協助獲釋人員重新融入社會,因此質疑接受媒體採訪是否該納入監管範疇。有法律界人士擔心,中國以 “依法治國”爲理由對付異見人士的一套做法已轉移至香港。

服刑完畢的梁天琦出獄後成爲媒體追訪的焦點,但他至今尚未公開曝光。當局更安排車輛,凌晨三點接他離開監獄,令大部分傳媒無法採訪。根據梁天琦的說法,按照法定要求,自己仍需遵守監管令,包括停用社交媒體及謝絕媒體訪問。

梁天琦口中的監管令,正式名稱是”監管釋囚計劃“,由香港懲教署和社會福利署合辦,目的是協助和引導涉及嚴重罪行的犯人出獄後重新融入社會。至於哪些人需要接受監管則由司法當局、懲教署、警務處人員組成”監管釋囚委員會“評定。

香港大律師肖志文表示, 監管令的原意是改造犯人,梁天琦受制於監管令似乎並不合理。

肖志文說: “尤其被告比較年輕,當局希望透過監管確保他能改過自新。舉例,一些吸毒者獲釋後如果再吸毒會被召回戒毒所。可是,在梁天琦身上實施監管令看來與更新是無關的,似乎是希望被告不要再幹犯其他案件。某程度上是擔心他再犯案,不讓他講話。這並不十分合理。”

梁天琦被北京視爲“港獨”頭目。香港媒體引述消息說,警務處國安處認爲梁天琦是“有份量的本土派人物”,將繼續監察他的言行。有人則把香港當局的處理手法,與中國異議人士在刑滿後遭軟禁或者強制旅遊相提並論。

大律師肖志文拒絕評論,當局對梁天琦的處理手法會否開啓不良先例。、

肖志文說:“ 我需要知道委員會是根據什麼理據發出監督令。如果有合理理據的話我纔會評論。監管令並不是把人關在某個場所不讓離開,它和中國大陸的禁閉監管是不一樣的。香港也沒有行政拘留的法律基礎。”

中國當局爲了維穩往往要求異見人士出獄後噤聲

維權律師王宇則表示,中國當局爲了維穩往往會與在囚的異議人士“談條件”,包括要求他們出獄後噤聲。

王宇說:“這可能通過看守所,通過法院,或者通過公安局,通過國保或社區的一些人。這取決於案件是在哪個階段。在合適的環境下,所有人(部門)都可以成爲維穩工具,看你在什麼階段,由誰向你傳達信息更合適,而且這個過程中可能並沒有書面的東西。”

另一維權律師包龍軍則認爲,梁天琦的遭遇顯示香港已逐步遠離法治。

包龍軍說:“香港政府不斷的擴大解釋和實施,嚴重侵害法治,也嚴重侵害了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的解釋。”

梁天琦是本土民主前線的前發言人,曾於2016年初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當時他以“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作爲競選口號。同年2月大年初一旺角騷亂,梁天琦被控煽惑暴動、暴動及襲警等罪。他自2018年初承認襲警後開始還柙,其後法庭裁定他於亞皆老街參與暴動及襲警罪成,判囚六年。至於煽惑暴動罪,則獲陪審團裁定罪名不成立。

記者:高鋒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