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們為何要壓制武漢肺炎係實驗室洩漏的理論?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01-14 法廣

美國國會眾議院近日公佈的美國衛生部門官員與國際病毒學家的往來電郵顯示,新冠疫情爆發初期,大多數專家都曾經懷疑病毒的出現與武漢病毒實驗室有關,美國衛生部長的官員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和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也從疫情爆發的初期就得知專家們的上述疑問。美國國會反對黨則呼籲對福奇等人展開全面調查,調查當初是否對美國政府隱瞞有關病毒的信息,從而影響美國政府對疫情的評估以及防治政策。而國際輿論關注的是:為何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從一開始就被排除?是什麼原因使對病毒來源持有懷疑的專家對外公開聲稱病毒一定是自然來源?廣告

美國國會公佈的郵件真實性是否可靠?

美國媒體華盛頓郵報等幾個月前已經公佈了部分內容被刪除的不完全的郵件記錄,共和黨國會議員新近公佈的郵件資料更加全面,而且,郵件的發送與接收者均為對其真實性提出質疑。而且英國預防專家惠普基金會負責人Jeremy Farrar在他的書中早已確認在武漢被封鎖之後一週,2020年的2月1日,召開了一個由十多名專家舉行的電話會議,包括他本人在內,參加會議的大多數專家都懷疑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據他記載,他自己就認為該病毒有50%的可能性是經過設計的,而斯克裡普斯研究所的克裡斯蒂安-安德森認為有60%-70%的可能性,悉尼大學的埃迪-霍姆斯認為有80%。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專家為何一開始就懷疑病毒來自實驗室?

根據法拉爾的一份在2月2日星期日發給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和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的電子郵件的記載,杜蘭大學的羅伯特-加裡(Robert Garry )和斯克裡普斯研究所的邁克爾-法贊-的關注點集中在SARS-CoV-2基因組的一個特徵上,這個特徵以前從未在任何其他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中出現過:插入了一個12個字母的基因序列(與蝙蝠中最接近的病毒相比),創造了一個叫做furin酶切入點使得病毒的傳染性大大增強。Farzan認為,”在實驗室外很難解釋這個問題”,Garry “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自然情景……想不出這在自然界是如何完成的”。Farrar自己認為,在那個星期天,’一個可能的解釋可能是一些簡單的事情,如在人類細胞系的組織培養中(在BSL-2下)長時間通過類似SARS的CoVs,意外地創造出一種病毒,通過獲得furin位點(來自組織培養)和通過反覆通過適應人類ACE2受體而在人類之間快速傳播。翻譯過來就是:在實驗室裡的人體細胞中反覆培養病毒,會通過自然選擇改變其基因組,使其適應人類宿主。微生物學家Andrew Rambaut 也認為從微生物演變的角度來看,病毒酶切入點的出現是“十分不尋常的”!並且暗示只有武漢病毒學者才能夠作出解釋。

實驗室洩露論如何被排除?

從最新公佈的郵件上可以看出,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從第一時間便警告專家不應該公開討論病毒來自實驗室的理論,因為這會對科學研究,尤其是中國的科學研究造成攻擊。這也是為何福奇本人曾經十多次強調病毒只能是自然來源,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更是將實驗室洩露理論定性為荒謬。

2020年3月17日自然雜志發表的標題為“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的文章對病毒來源問題一錘定音,文章雖然也對病毒基因序列組成與furin酶切入點提出疑問,但認為可以在自然演變中完成。

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被徹底排除在外,文章的簽名者中就包括微生物學家Andrew Rambaut 與病毒學家羅伯特-加裡(Robert Garry )等對病毒持有極大懷疑的專家,究竟是何等原因使他們在一個月內改變看法呢?羅伯特-加裡日前向美國攔截組織The Intercept.表示他當初對酶切入點的印象使錯誤的,他說科學就是如此逐漸走向進步的,無人故意要愚弄公眾,他今天依然認為他們在自然雜志上發表的文章是有關新冠病毒的最完美的分析文章。

為何實驗室洩露論受到壓制?

英國Spiked網絡雜志1月12刊登英國科學作家馬特·雷德利(Matt Ridley)的文章,標題是: 科學家們為什麼要壓制實驗室洩密理論? © 網絡

有兩大解讀:一種原因是由於利益沖突,美國共和黨是此一觀點的主要支持者,共和黨認為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自身以及他旗下的衛生組織生態聯盟與武漢病毒實驗室之間密切的合作關系是其中原因,尤其是2018年4月,生態聯盟組織向美國政府申請一個經費為1400萬美元的研究項目,該項目的中心是通過引入適合人類的切入點來評估物種交叉的風險,該項目計畫在改變基因的老鼠身上做試驗,武漢實驗室曾經被列入實施計畫的實驗室名單;另一種原因,則是科學與政治原因,福奇及其支持者認為壓制實驗室洩露理論有利於降低美中之間的緊張氣氛,尤其是前總統特朗普的“中國病毒”說法使多位專家擔心病毒實驗室論太具有爆炸性。

又是什麼原因使原先支持實驗室洩露論的學者突然改弦易轍?

英國Spiked網絡雜誌1月12刊登英國科學作家馬特·雷德利(Matt Ridley)的文章,標題是: 科學家們為什麼要壓制實驗室洩密理論?。Matt Ridley去年11月與加拿大亞裔分子生物學家曾昱嘉(Alina Chan)共同推出有關新冠病毒溯源的最為完整的新書:《病毒:尋找COVID-19的起源》。

他在文章中介紹說: “本週公佈的電子郵件顯示,根本沒有任何好的科學理由來解釋為什麼這些領先的病毒學家改變了他們的想法,這一切都發生在2020年2月的短短幾天裡。沒有新的數據,沒有新的論據。但他們確實非常清楚地揭示了這種轉變的政治原因。據他披露,2020年8月,克裡斯蒂安-安德森和羅伯特-加裡是獲得890萬美元研究新出現的傳染病的主要調查人員之一,這筆資金來自安東尼-福奇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是弗朗西斯-柯林斯的國家衛生研究院的一部分。

此外,英國每日電郵1月12日署名IAN BIRRELL的文章也對科學界為何要將主張實驗室洩露論者閉嘴提供了一系列解釋:IAN BIRRELL:為什麼科學機構如此努力地讓那些擔心Covid從中國實驗室洩漏的人閉嘴?

文章指出,作為新冠疫情爆發之後系列事件的關鍵人物,惠普基金會總裁法拉爾不僅繼續從事指導如此多關鍵醫學研究的工作,甚至去年的年薪還增加了2.8萬英鎊,達到51.2萬英鎊,這似乎令人難以置信。

法拉爾和惠康基金會其他專家在《柳葉刀》等醫學雜志上簽署聲明,駁斥實驗室洩密理論,贊揚中國為解決這一疾病所做的努力,其中一些雜志與中國有廣泛的商業聯系。

中國重金資助國際科學雜誌

此外,民間新冠溯源組織Drastic成員Rodolphe de Maistre and Gilles Demaneuf早在2021年二月就對國際科學雜誌與中國之間的資源援助展開了調查,調查的對像是Springer Nature and Elsevier,作者認為上述兩家雜誌都在新冠病毒來源問題上發表有利於中國政府的文章。

根據公開資料的綜合分析顯示,來自中國的援助經費都位居首位,而施普林格-自然和愛思唯爾的戰略也是進入有前景的中國市場,以及促進與中國科學家更好的國際合作,以造福科學。同時,中國希望得到國際認可。因此,雙方進行了很好的匹配,達成了許多合同協議。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