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民黨對不起顏家 ◎ 陳茂雄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這一次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及台北第五選區的立委罷免案,民進黨號稱大獲全勝,事實上原來的情勢是敗了,可是因為中國國民黨不能共患難,使情勢翻轉。台北市第五選區的罷免案,同意票遠超出不同意票,卻因為投票率太低,造成同意票沒有超出門檻。台中第二選區的立委補選,投票率出奇的高(相對於補選的投票率),代表有不少中性選民出席投票,而這些中性選民有特殊因素不利於顏家。

補選及罷免案結果揭曉之後,中國國民黨內部找戰犯之聲不絕於耳,他們怪黨部切割這一場投票活動。以往任何投票,都形成政黨對決,所以會催出藍綠雙方的基本盤,但這一次投票,藍營切割顏家,當然也附帶切割罷免案,當民進黨傾全黨之力投入戰場時,中國國民黨卻按兵不動,造成該贏的戰場翻轉。台北第五選區的罷免案,只要投票率略微提升一點,林昶佐就難逃被罷免的命運,只是中國國民黨按兵不動,冷卻了選民的熱情,讓林昶佐死裡逃生。

台中第二選區的補選,顏家的優勢就是人脈,在綠營的圍攻下還是佔優勢,然而綠營射出「特權」及「弊端」兩支箭使顏家受創,本來民眾對媒體不太相信,然而若是牽涉「特權」與「弊端」的議題,民眾就相信,因為台灣人對這兩項議題特別敏感,一般人都相信必定有官商勾結的問題,所以綠營打出這兩項議題,促使選民相信。

依照以往的習性,兩大黨任一方出擊,另一方必定反擊,形成一場亂仗,模糊了焦點,中性選民任何一方都不信。這一次中國國民黨切割顏家,沒有出擊,不可能形成亂仗,造成中性選民認定「特權」與「弊端」是事實,因而重創顏家,很多本來不會出席投票的中性選民,為了反「特權」與「弊端」而出席投票,因而翻轉選情。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中國國民黨對不起顏家的事件以前就發生過,二00六年五月份,民主進步黨數名民意代表(立法委員謝欣霓,臺北市議員徐佳青、周威佑等)質疑馬英九特別費的支出方式,並檢舉告發。只是當時要面對的不只是馬英九一人,絕大部分官員都有問題。特別費屬業務費,不是人事費,可是絕大部分官員將它當做待遇的一部分,因而直接入袋,依循司法程序,有太多人難逃牢獄之災,真的會動搖國本。到馬英九執政時,特別費非處裡不可。唯一能處理的只有依循《中華民國憲法》第四十條「總統依法行使大赦、特赦、減刑及復權之權。」

馬英九不願意大赦,卻交由立法院除罪,這是最荒謬的事,憲法並無授予立法院除罪的權力,再說若是立法院可以除罪,豈不是可以集體貪汙?萬一東窗事發,再由貪污集團自己來除罪就可。中國國民黨所主導的特別費除罪只針對政務官,不包括民意代表。特別費立法除罪後,顏清標接著提出民意代表的特別費除罪,馬英九不願意幫他,指示中國國民黨立院黨團交由各政黨立院黨團背書,台聯認定顏清標為中國國民黨效力,而該黨已完全執政,有能力處理該案,沒有理由要其他政黨背書。

馬英九等中國國民黨要角只要利用顏清標,當顏清標要求民意代表比照政務官除罪時,該黨不願意為他推動,而交由各政黨立院黨團協商,也就是由各政黨背書。完全執政的中國國民黨有能力依正常程序完成民意代表的特別費除罪,卻不願意做,因為他們認為幫顏清標的忙對他們扣分,因而毅然切割,所以只想利用顏家,不可能幫顏家。想不到今日顏寬恆還是遇到同樣的問題。

中國國民黨出身獨裁政黨,利益分配已制度化,當資源豐富時,可以同享樂,更會錦上添花,政黨趨於穩定。然而不能共患難,當同志落難時,不只沒有雪中送炭的習性,大家忙著切割,沒有人會涉險救助,而任其自生自滅。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22/1/13(台灣時報專論)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