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美國國會騷亂一週年,釐清真相的五大關鍵問題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 安東尼·祖切爾(Anthony Zurcher )
  • BBC駐北美記者

2022-01-05 BBC

一年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衝進首都華盛頓的國會大廈,試圖阻止國會認證拜登在選舉中的勝利。

那天之前和那天之內究竟發生了什麼?美國眾議院設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重點就是全面、詳細地了解事發經過。

2021年7月1日,在針對國會騷亂獨立調查的努力失敗後,美國眾議院經過有爭議的投票方式,設立了由七名民主黨人和兩名共和黨人組成的特別委員會。截止2021年年底,委員會在調查過程中進行了250多次訪談,併發出了至少45張傳票。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據委員會成員稱,大多數被聯繫的人都同意合作。然而,少數與特朗普關係極為密切的人則加以抵制。他們的依據是行政特權,即美國為保護總統及幕僚之間坦誠交流的法律原則。

迄今為止,特朗普心腹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和前白宮辦公廳主任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已經被眾議院以藐視國會罪傳喚。

班農2022年將面臨刑事審判。其他人,如前特朗普顧問羅傑·斯通和特朗普盟友亞歷克斯·瓊斯已經援引第五修正案,避免就有關他們在這一事件中所起作用的回答質詢。

隨著調查以及司法程序的繼續,委員會正在尋求填補某些空白,回答一些重要問題。其中五個問題最為關鍵:

1. 白宮在多大程度上與2021年1月6日集會的組織安排有牽涉?

國會調查委員會主席本尼·湯普森(Bennie Thompson)最近表示他領導的委員會試圖了解作為襲擊國會大廈前奏的華盛頓特區集會的情況。

他說:「我們需要知道誰組織、計劃、支付和接受了與這些活動有關的資金,以及組織者與白宮和國會官員有什麼溝通聯繫。」

其中的組織者之一,極右翼保守派活動人士阿里·亞歷山大(Ali Alexander)已經在委員會作證,並說他之前曾與白宮和國會的共和黨議員有過接觸。

但這些接觸的確切性質還沒有公開。

亞歷山大在委員會取證時的開場白中將當天的責任部分歸咎於「美國第一婦女」組織的領導人。該組織當時在白宮附近組織了活動,而特朗普在活動中告訴他的支持者向國會大廈方向行進。亞歷山大說,他們沒有採取什麼措施來平息暴力,當國會大廈遭到襲擊時,他們可能正在離白宮一個街區外的酒店裏「喝香檳」。

國會委員會特別關注在這家名為威拉德洲際酒店(the Willard Intercontinental)舉行的活動。班農、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前紐約警察局長伯納德·克里克(Bernard Kerik)、前特朗普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陰謀論者亞歷克斯·瓊斯(Alex Jones)和特朗普親信羅傑·斯通(Roger Stone)是與酒店聚會有關的幾個知名人物。

該委員會在其有關藐視國會的決議中表示,它認為班農與特朗普就1月6日的集會至少在一個場合有直接接觸。而瓊斯說,白宮要求他領導前往國會大廈的遊行活動。

2. 政府或特朗普圈子裏有沒有人基於某種原因相信這一天會出現暴力事件?

在2021年1月6日之前,特朗普經過幾周的電話、推特和不成功的法律鬥爭後,把焦點投向了1月6日,這是決定他是否能推翻選舉結果的關鍵一天。

他在12月19日發推文說:「1月6日在華盛頓特區舉行大型抗議活動」。「我會去的,會很爽!」

11天後,他又發了一條推文。「1月6日,華盛頓特區見!」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有充分的證據表明,右翼激進組織有凖備在1月6日前往國會大廈,他們從總統的公開表態中獲得指導。

然而,聯邦執法部門和美國軍方不願意採取大規模的凖備行動,因為擔心引起總統的注意和憤怒。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提出封鎖首都的建議被認為是過於挑釁。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米利還擔心派往華盛頓的軍隊會收到總統的反向命令。

1月5日,班農在威拉德酒店錄製的播客節目中說,一場「革命」即將到來,「明天會翻天覆地」。

同一天晚上,特朗普在據報聽到白宮外聚集的支持者人群越來越多之後在推特上說:「那些不想看到選舉勝利被有恃無恐的激進左翼民主黨人偷走的人們正在把華盛頓淹沒。我們的國家已經受夠了,他們不會再忍受了!」

根據調查新聞網站ProPublica的報告,一些集會的組織者們擔心1月6日可能會出現暴力事件,特別是從白宮到國會大廈的遊行。

被委員會傳喚的白宮集會組織者之一達斯汀·斯托克頓(Dustin Stockton)告訴ProPublica:「最後一刻的遊行,沒有許可證,沒有通常在那裏劃定遊行範圍的警察,感覺不安全。」

斯托克頓希望將這些擔憂傳遞給白宮,他說他得到的保證是他的信息一定會轉達到位。然而,在白宮的演講中,特朗普特別鼓勵集會者前往國會大廈。他說,他們應該 「用和平和愛國心 」去,但在其他時候又告訴人們要 「拚死戰鬥」。

3. 國會大廈遭襲時特朗普是如何應對的?

自尼克松總統以來,涉及總統的醜聞一直可以由兩個問題來界定:總統知道什麼?總統什麼時候知道的?這兩個問題在國會大廈襲擊案的調查中仍有意義,但還有第三個問題:總統知道後做了什麼?

委員會調查的很大一部分是試圖像拼圖一樣搞清楚總統在1月6日,也就是在襲擊發生之前、期間和之後的行動。這也是委員會展開一場曠日持久法律角逐的原因,以便從國家檔案館獲得與那一天有關的文件、電話和會議記錄、筆記和演講稿。

目前已經找到了國會大廈遭到襲擊時,總統受到壓力需要做出更有力回應的更多細節。

共和黨女議員傑梅·埃雷拉貝·特勒(Jaime Herrera Beutler )回憶了共和黨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如何打電話給總統,促請總統叫停襲擊者。當總統不同意時,雙方之間的對話變得不堪入耳,聲嘶力竭。

阿拉巴馬州共和黨參議員湯米·圖伯維爾(Tommy Tuberville)也與總統通了電話,並告訴他事情進展得「非常好」,還說他和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正在從國會大廈疏散。

特朗普回答說:「我知道我們有問題。」

白宮辦公廳主任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向調查委員會提供了保守派電視大腕和總統家庭成員發給他的短信和電子郵件,敦促他讓總統發表公開講話並採取更多行動制止暴力。

小唐納德·特朗普寫道:「他現在必須出面起領導作用」。「這太過分了,完全失控了。」

梅多斯回答說:「我正在用力使勁呢。」

然而,總統究竟做了什麼是調查中的一個大黑洞。如果梅多斯真的使勁催促了總統,總統是如何回應的呢?有報道稱,總統特朗普那天下午大部分時間都在白宮的私人餐廳裏看電視。委員會已經傳喚了當天可能在總統身邊的白宮官員,目前正在進行一場關於政府記錄的法律鬥爭,這可能有助於填補黑洞中仍然不為人知的部分。

4. 為什麼軍方/警方對襲擊的反應被延遲?

1月6日上午,美國警察已經在華盛頓紀念碑和林肯紀念堂與支持特朗普的抗議者發生衝突。警察收到指令後退,「只負責監視」。

在 「停止偷取選舉結果」集會和特朗普敦促人群遊行到國會大廈的講話之後,暴力事件升級了。支持特朗普的騷亂者襲擊了國會大廈周圍的警察,並強行進入大廈,最終佔領了參議院會議廳,並洗劫了國會領導人的辦公室。

在騷亂者進入國會大廈前不久,華盛頓特區國民警衛隊指揮官威廉·沃克少將(William Walker)向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托弗·米勒提出請求,要求允許他部署部隊處理危機。但沃克在兩個多小時之後才收到回復批示,而又過了一個小時後才有大量的國民警衛隊抵達國會大廈。

委員會正在尋找國會大廈和國防部之間溝通的進一步證據,以及國防部和白宮高層官員,包括總統之間可能有過的聯繫。

國會大廈遇襲代表了美國政府權力機構保安出現的一個驚人的失誤,目前仍不清楚誰應承擔這一失誤的最大責任。

5. 特朗普和白宮在多大程度上認真考慮過用非常規措施使選舉無效?

特朗普前幕僚長梅多斯在停止與委員會合作前曾移交了約9000份文件,其中最為引人關注的披露之一是多份電子郵件涉及在白宮和國會共和黨人中流傳的一份36頁的PowerPoint演示文稿。

這份文件的確切作者尚未確定,但它包含了許多人們熟悉、早就被否認的選舉舞弊指稱。然而,這份文件的特殊之處在於其提出的建議部分。它建議總統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將所有電子選票作廢,並讓聯邦國民警衛隊負責監督在關鍵州的紙質選票的重新清點。

這種措施在美國歷史上沒有先例。委員會還在調查有關總統向司法部施壓,要求宣佈選舉腐敗的報道。根據一名與會者的筆記,特朗普告訴高級官員說,應該「直接說選舉是腐敗的(而)把剩下的事情留給我和(共和黨)議員」。

據報道,1月3日,總統考慮過迫使代理司法部長傑弗裏·羅森(Jeffrey Rosen)辭職,取而代之任命傑弗裏·克拉克,而克拉克已經起草了一封給選舉官員的信,稱喬治亞州暗示拜登勝選是因為舞弊,並呼籲他們宣佈特朗普是合法的大選贏家。

在羅森和其他司法部官員威脅要集體辭職後,總統特朗普才讓步。到目前為止,克拉克拒絶配合調查1月6日,並可能成為下一個被定為蔑視國會的人。

副總統彭斯是特朗普施壓的最後一個目標。彭斯的主要工作人員目前正在與國會調查合作。國會委員會正在了解特朗普與彭斯在1月4日與查普曼大學(Chapman University)法學教授約翰·伊斯特曼(John Eastman)舉行白宮會議的更多情況。伊斯特曼認為彭斯可以推翻各州的選舉結果,宣佈特朗普為總統,或者至少可以推遲對選舉結果的認證,等到共和黨控制的國會能夠採取行動支持特朗普。

據報道,廢棄選舉結果的壓力一直持續到1月6日晚,伊斯特曼曾通知彭斯的法律顧問,彭斯仍有時間拒絶認證拜登的勝利,儘管當時國會大廈裏暴力事件後充滿了催淚彈的味道、散落著一地碎玻璃。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