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為何不顧人權爭議在新疆開店?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年1月6日 美國之音 林楓

華盛頓— 美國電動車巨頭特斯拉在中國新疆的首家門店開張引起了巨大爭議。這正值西方國家政府與中國圍繞新疆人權問題產生激烈分歧並導致關系緊張之際。一些國際人權組織和美國商業團體已公開呼籲特斯拉關閉其新疆門店。分析人士指出,特斯拉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正步其它西方大企業的後塵,一步步落入北京的“經濟陷阱”。

美國總統拜登12月23日剛剛將《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簽署生效,特斯拉12月31日在其官方微博上宣佈其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門店正式開業,微博正文寫到,“2021年的最後一天我們在新疆相遇。2022年,讓我們一起開啟新疆純電之旅!”

特斯拉遭到各方指責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美國最大的穆斯林倡導組織美國伊斯蘭關系委員會(The Council on American Islamic Relations)1月3日批評此舉,稱特斯拉是“支持種族滅絕”。該組織發出的新聞稿說,“沒有一家美國公司應該在一個針對宗教和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運動的焦點地區做生意。埃隆·馬斯克和特斯拉必須關閉這個新營業廳,停止對種族滅絕的經濟支持。”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項目及傳播負責人茱莫泰(Zumretay Arkin)對美國之音表示,特斯拉在新疆的業務應受到嚴格的審查。她在給美國之音的一份書面聲明中說,“鑑於中國政府目前對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語系人進行的種族滅絕,他們(特斯拉)在這個極富爭議的地區獲利,應該受到嚴格審查。這是一個普遍存在強迫勞動以及其他令人震驚的侵犯人權行為的地區,企業不能對這些行為視而不見。他們決不能成為種族滅絕制度的同謀。”

美國製造業聯盟(Alliance for American Manufacturing)也對特斯拉在新疆開設門店的行為予以譴責。該協會主席斯科特·保羅(Scott Paul)對彭博社表示,“任何在新疆做生意的公司都是在那裡發生的文化種族滅絕的同謀。但特斯拉的行為特別卑鄙。”

近年來,包括聯合國人權官員和專家在內的國際人士指責中國當局以打擊極端主義和反恐的名義,在新疆將100萬以上的維吾爾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關押到“再教育營”,進行中共的宣傳洗腦,以及文化、宗教和種族滅絕。中國先是否認這些“再教育營”的存在,後又辯稱是“職業培訓中心”。

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人員2021年6月發布報告表示,中共在新疆自2017年起將100多萬維吾爾和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關押在拘禁營內,強迫他們學習馬列、放棄宗教信仰、從事強迫勞動,並遭受各種虐待。中國政府對這些指控均予以否認。

特斯拉宣佈在烏魯木齊開設門店的消息距離拜登總統將《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簽署生效不到一個星期。該法禁止任何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進入美國市場,並給予企業舉證責任,必須證明其從新疆進口美國的產品供應鏈中無強迫勞動,才能獲准進口,意即除非得到美國當局的無強迫勞動的認證,否則一律推定凡在新疆製造的產品均使用了強迫勞動,因此會按照《1930年關稅法》(1930 Tariff Act)禁止進口這些產品。

法案的發起人、共和黨資深參議員魯比奧發推文稱,“就在拜登總統把魯比奧參議員的《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簽署成法之後,特斯拉在新疆開設了一家門店。無國界的企業正在幫助中共掩蓋該地區的種族滅絕和奴隸勞動。”

到目前為止,特斯拉沒有對其在新疆開店受到廣泛批評作出回應。特斯拉在2020年10月解散了在美國總部的媒體公關團隊,馬斯克的推特賬號是公司對外宣傳的主要途徑。馬斯克的推特賬號有近7000萬粉絲。

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的特斯拉

美國聖克拉拉大學(Santa Clara University)商學院教授、《商業與人權期刊》(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Journal) 聯合主編邁克爾·桑托羅(Michael Santoro)對美國之音表示,他不認為特斯拉把門店開在烏魯木齊是個盲目之舉。

“中國政府對特斯拉施加了某種壓力,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他說:“大多數在中國做生意或從中國進口商品的西方公司都在努力迴避維族問題,他們往往是在非自主的情況下被捲入了這個議題,而不像特斯拉這樣自己涉入到其中。”

特斯拉在中國有巨大的商業利益,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也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中國市場2020年貢獻了特斯拉約三分之一的全球銷量,僅次於北美市場。2018年,特斯拉在美中貿易戰的背景下獲准在上海設廠,成為首家在中國獨資建立生產設施的外國汽車製造廠商。不僅如此,中國政府還給特斯拉提供了低價土地、低息貸款、稅收優惠和補貼等有待措施。馬斯克本人曾說過,特斯拉的上海超級工廠“質量最佳,成本最低,同時麻煩還極少。”

2021年,特斯拉在全球交付了93萬輛汽車,同比猛增87%。華爾街日報援引特斯拉第三季度的生產和交付數據以及中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China Passenger Car Association)的數據測算,特斯拉可能有超過50%的車輛是在上海生產的。中國的銷量使特斯拉在2020年首次實現全年盈利,並在2021年頭三個季度貢獻了公司約四分之一的收入。

在中國,特斯拉作為一個集奢侈、前衛和高科技為一身的品牌受到了中國富裕階層的追捧。埃隆·馬斯克受歡迎的另一個原因是其特立獨行的行事風格。華爾街日報援引一位不具名的中國官員的報導說,在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看來,馬斯克“這位出生於南非的企業家是一位技術烏托邦式的人物,在政治上不忠於任何國家,而他的特斯拉公司有望為中國發展為新能源汽車強國開路。”

這並不是馬斯克和特斯拉第一次扮演中共“啦啦隊長”的角色。去年7月1日,也就是中共建黨100週年之際,馬斯克發推文大贊中國取得的經濟成就,特別是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在那之前,他還稱贊中國強化數據安全的做法。

但聖克拉拉大學商學院教授桑托羅認為,與之前向北京“獻媚”的做法相比,此次特斯拉在新疆開設門店讓這家美國科技巨頭的形象進一步受損。

“特斯拉在烏魯木齊開店提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誰會去購買特斯拉汽車,”他說:“特斯拉最便宜的車型售價也要50000美元,誰能有實力去購買?我嚴重懷疑你會在特斯拉烏魯木齊門店看到很多維吾爾人,在新疆駕駛特斯拉汽車的會是維吾爾人?對受壓迫的維吾爾族人來說,無論是文化上的,還是在經濟上對維族地區的剝削,開著豪華的特斯拉汽車到處跑不是一個有吸引力的形象。”

中國政府不斷給西方企業施壓

近年來,中國政府不斷給外國企業施壓,要求他們在新疆、西藏、台灣和其他政治問題上站隊、表態。中共當局要求外國公司在其廣告和網站上採取支持中國官方的立場,同時攻擊那些對新疆強迫勞動和其他踐踏人權行為的報導表示關注的服裝和其他品牌。

全球零售商巨頭沃爾瑪和半導體巨頭英特爾最近都因為新疆問題而遭到中國政府和官媒的抨擊。英特爾公司為要求供應商避免從新疆採購貨物而被迫道歉。服裝品牌H&M和阿迪達斯也因為新疆棉的問題遭到了中國消費者的抵制。這導致上述兩家企業在中國損失了數百萬美元的銷售額。

桑托羅表示,在過去一兩年,中國政府不斷給西方企業施壓,把他們逼迫到一個位置,讓這些企業沒有更多理由選擇繼續留在中國。“很明顯,這都是中國逼的。我不認為西方公司或西方政府在尋求這場爭鬥,但現在這場爭鬥已經在這裡了。“

特斯拉終將付出代價?

特斯拉很可能最終會為自己“種族滅絕同謀“的形象付出代價。

紐約時報2021年11月的一篇報導說,北京看重特斯拉其實是尋求商界中所謂的“鯰魚效應”,也就是通過引入強者,激發弱者變強的一種效應。在特斯拉的帶動下,中國原來幾個半死不活的新能源汽車廠商都被注入了新的投資。有分析認為,隨著中國本土企業的提速,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和競爭優勢將下降。

“特斯拉現在還是不可或缺的,因為人們還沒有什麼別的選擇,”聖克拉拉大學商學院教授桑托羅說,“但從長遠來看,比方說三五年後,隨著特斯拉面臨更多競爭,人們對他們要買的各種電動車有了選擇。我認為,新疆問題對特斯拉品牌形象(的影響)會持續下去,這將使它被消費者邊緣化。”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