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憂心中俄威脅,美國核武政策改變可能性大減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1/3

(中央社華盛頓3日綜合外電報導)美聯社指出,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曾宣示要減少對核武的依賴,並避免核武先制攻擊,但中國再提可能武力犯台,俄羅斯對烏克蘭威脅日增,使得美國核武政策改變的可能性減低。

美聯社報導,拜登近一年前入主白宮時,似乎預示美國核武政策將出現歷史性轉變,將降低對核武的依賴,且可能減少核武數量,甚至可能承諾美國永遠「不率先動用」核武。

然而後來中國暴露出擴大核武庫的企圖,並且談及對台灣發動戰爭的可能性,而俄國也顯露出可能準備侵略烏克蘭的跡象。美聯社分析,按照現今情況,美國核武政策出現重大轉變的可能性似乎減少許多,儘管拜登可能堅持進行某些調整,但對川普政府政策做出歷史性改變的動能似乎已陷入停滯。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美國國防部政策次長卡爾(Colin Kahl)去年6月曾表示,影響美國核武政策前景的不僅是中國的核武野心,還有美國的歐洲盟友對俄國國防及核武政策感受到的「十足焦慮」。

卡爾去年6月23日在「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EIP)贊助的核子政策研討會上提及,就核子問題而言,俄國顯然是最大威脅,但中國就緊隨其後,北京渴望在數量及質量上擴大核武庫。

裁減核武倡議組織「犁頭基金會」(Ploughshares Fund)政策主任科林納(Tom Z. Collina)則指出,拜登對核武政策的評估因為中俄問題而複雜化,但這不應阻止他採取行動降低核武風險。(譯者:陳正健/核稿:林治平)1110103

美聯社:憂慮中俄威脅,美國改變核武政策可能性大減

2022年1月4日 美國之音 松仁

華盛頓— 拜登總統一年前入主白宮之時,曾給外界帶來美國核武政策可能隨之發生巨變的印象。由於拜登過去擔任美國副總統時,就曾談及美國的核武政策應該要有新的方向,因此他入主白宮後,外界遂期待他會降低美國對核武的依賴,可能進一步削減核武數量,甚至作出“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承諾。

拜登政府過去一年也的確在對美國的核武政策進行全面的內部評估與檢討,內容包括核彈頭的數量、種類、用途以及管控核武潛在使用的政策。

但是根據美聯社的報導,中國和俄國威脅的升高有可能影響甚至改變了拜登政府的思考方向,拜登政府的核武政策很可能最終“一動不如一靜”。

美國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核武大國和強國,但是華盛頓從未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其主要的原因是,美國除了擔負本土的防衛職責外,還要給歐亞的盟友提供防衛,甚至核保護傘。

在冷戰期間,由於前蘇聯在蘇東地區集結部署大批的坦克部隊,而美國以及歐洲的盟友在常規武器部署上難以抵禦蘇軍大規模坦克集群的突擊和衝鋒,因此一直保持以核武擊潰蘇軍坦克集群突襲的選項。

但是隨著蘇聯和華約的解體以及冷戰的結束,美國依賴核武的防禦政策也逐漸成為人們討論和檢討的一個議題。拜登總統之前似乎有讓美國的防禦政策減少對核武依賴的考慮,但是在國防上一向秉持強硬立場的共和黨人對此卻持反對的態度。

首先對拜登態度產生影響的是中國因素。隨著美中戰略競爭日趨激烈以及雙方在台灣問題上的對抗加劇,北京一方面逐步加大對台灣的軍事壓力,另一方面則悄悄擴充其核軍備和包括核潛艇、戰略轟炸機和遠程彈道導彈在內的三棲戰略資產。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還公然呼籲將中國的核彈頭由已知的200多枚迅速增加到1000枚。而美國國防部去年11月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有可能在2030年將其核彈頭數量翻兩番。美國的衛星還在新疆發現大量疑似新建的導彈發射井的設施。

與此同時,俄羅斯與美歐的關係也急劇惡化。特別是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烏克蘭邊境增派10多萬軍隊、俄烏大戰一觸即發,也讓拜登政府重新思考改變核武政策的時機是否明智,甚至對這一做法本身產生了疑問。

根據美聯社的報導,中俄疊加因素的作用下,不僅共和黨反對改變美國核武政策立場更為強硬,連拜登政府內部似乎也失去了改變美國核武政策的動力。

美聯社報導說,拜登政府有關美國核武政策的內部評估與檢討最快本月就會結束,那時就會清楚了解美國核武政策的變與不變。白宮不僅要考慮改變這一政策的時機與明智性,也要評估作出這一改變在共和黨強力反對下的政治風險。目前尚未明朗的就是拜登總統本人在這個問題上是否有或有多少個人的堅持。

由於俄烏邊境戰事一觸即發,因此俄國成為美國目前最迫切的關切。拜登上週四曾與普京就烏克蘭局勢舉行了電話會談,拜登警告普京入侵烏克蘭將有非常嚴重的後果,而普京則要求美國提供安全保證。美俄高層官員這個週末開始將在日內瓦舉行後續的談判。

美聯社引述致力核裁軍的智庫“犁頭基金會”政策主任湯姆∙科利納(Tom Collina)的話說,中俄的確使拜登的核武政策評估與檢討在政治上出現複雜化,但是不會阻止他降低核風險的努力。

“我們不希望與(中俄)任何一方展開新的核軍備競賽,而避免核軍備競賽則只能靠外交,”科利納說。

不過特朗普主政時擔任美國國防部主管核武和導彈防禦政策的副助理國防部長羅伯特∙蘇弗(Robert Soofer)向美聯社表示,中國因素已經完全改變了這次核武政策評估與檢討的初衷。

“與原定檢討減少核武、甚至消除三棲中一棲的最初計劃相反,現在他們必須基本上維持既定的政策,而只是確定如何在邊緣上作一點微調而已,”蘇弗說。

美國國防部負責政策事務的副部長科林∙卡爾(Colin Kahl)去年6月在華盛頓一場由智庫舉辦的會議上表示,美國的核武政策前景不僅受到中國核武野心的影響,而且也受到美國在歐洲盟友對俄國國防和核武政策“真實憂慮”的左右。

“顯然,在核武問題上,俄國是最靠近羊圈的狼,而緊跟其後的就是在數量和質量上都希望提升核武軍力的中國,”卡爾說。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