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帥指控性侵的主角張高麗,習近平會如何處理?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張高麗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第一任的同事,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網球名將彭帥指控性侵的主角。他目前好像平安無事。

華盛頓郵報24日電報道分析,“儘管共產黨精英成員有婚外情並不少見,但張先生是第一個面臨如此公開性侵犯指控的人物“。可見事件的敏感與危險程度,以至於官方喉舌胡錫進被委以重任專以英文發推向海外散播彭帥”平安“的信息時,竭力避免提起”張高麗“,只以”那事“代之。

彭帥帖文指控張高麗性侵後,帖子二十幾分鐘在微博消失,彭帥消失了兩周後,在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全球網球名將“彭帥在哪裡”的強大吶喊下,為避免北京冬奧落入滑鐵盧,尤其避免黨的高級領導人形象受損,官媒開始有步驟施放彭帥“自由活動“但是在多人“陪同下“的視頻,國際輿論照舊懷疑,最後出了一個大場面,巴赫通過視頻與彭帥“聊天”,讓國際奧委會得出彭帥“平安無事”的結論。

巴赫與多人陪着彭帥“聊天“的場面再度證明彭帥活着,但無法證明彭帥是否真的得到了自由。這件事卻讓人們發現,張高麗曾經是北京冬奧籌委會的負責人,與巴赫早就打過交道。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這就有了華盛頓郵報24日報道中的一句話:“在通話之前,由於WTA等人關注彭女士的下落和安全,張先生受到的關注相對較少。在巴赫進行視頻聊天後不久,情況發生了變化,一張 2016 年國際奧委會主席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與張先生握手的照片開始在社交媒體上流傳。”

彭帥在帖子中揭露張高麗“道貌岸然”,其實,張高麗在任時許多中國人注意到他永遠不變的表情,華盛頓郵報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張高麗因在國家電視台上的木納表情和永遠面無表情而廣為人知,這是多年前在一場車禍中臉部受傷的結果。”

張高麗刻意保持低調,著有《中國領導人如何思考》一書的美國投資銀行家勞倫斯·庫恩中引用張高麗的話說,“結果比言語更重要,”但熟悉內情的人稱,在幕後,張先生比他的公眾形象所暗示的要複雜,表現出豐富的幽默感,經常開玩笑。在官方媒體上,他被描繪成文學和網球愛好者。

張高麗以“網球愛好者”的身份接觸網球名將彭帥。彭帥11月2日的帖子揭露,張高麗七年前和她發生過性關係,當時張是天津市委書記,張擔任常委後斷絕了與彭帥的聯繫,退休後再次找她,邀請她到他家並強迫她發生性關係。

華爾街時報24日報道說,“最近幾天中共領導人們受到一種幾乎先例的公開問責,女子網球名將們紛紛要求他們對彭帥事件作出解釋。”

“中國政府使用高壓手段來讓批評者噤聲,而高級黨員幹部的私生活尤其是禁區。正常情況下,在中國公開羞辱這樣一位高級官員是徒勞的,彭帥在與50萬粉絲分享的信息中稱,她感到自己像“以卵擊石”。

該報問道:“是打破先例、向國際壓力低頭去調查一名高級官員,還是試圖在一些世界最有名的女運動員所關注的社會問題上壓制她們?“ 該報認為:”這場風波將令中國面臨潛在批評,可能被指更重視保護一名政治人物,而非解決與全球反性侵運動相關的一些關切,而且在北京冬奧會將舉行之際,這對中國未來主辦重大國際體育比賽也可能產生不利影響。“

比起上述媒體相對溫和的報導,一些中國問題專家的看法十分尖銳,『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中共最高當局應依照自己的規定處分張高麗。『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135條規定,和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係造成不良影響的要當給予黨紀處分,而且,“利用職權、教養關係、從屬關係或者其他相類似關係與他人發生性關係的,從重處分。“胡平分析:為什麼要從重,因為這類性關係,暗含性侵成分。張高麗之事,應屬此類。

但是,處分一位前中共常委意味着什麼?習近平願意去這樣做嗎?法國政治學者邦達茲認為:“中共強調傳統價值以及領袖的榜樣作用,但是,這一高級領導人張高麗被指性侵及通姦的醜聞,摧毀了這一中共精心營造的戰略。“

正因為領袖的“榜樣作用“出了問題,所以就發生了官媒出馬欲蓋彌彰的做法,旅美法律學者、中國人權律師滕彪認為:“很多人認為,中共害怕各國會因彭帥事件抵制奧運會,我覺得這當然是中共考慮的因素之一,但不是最主要的因素。首要任務是維護政治局常委的光輝形象,防止其他人效法彭帥指控黨和國家領導人,這涉及到共產黨合法性問題。“

張高麗被視為江澤民提拔起來的幹將,但政論人士凌峰認為,彭帥時間不能簡單地用中共內部的江習鬥來看,張高麗的性侵行為,不但傷害江澤民,還傷害了整個中共,現在更重要地是要看中共將怎樣處置張高麗這種中共傑出馬克思主義領導人。但他認為,當局已開始捏造一封彭帥電郵,讓彭帥否認自己被性侵,表明中共根本不想處理張高麗,因為彼此彼此。而且他們很有把握,在威脅利誘下,彭帥最後必然要出來否認自己說過的話,這也是世人關係彭帥目前處境的原因,因為不少人最後都不得不在中共凌虐下低頭。

華盛頓郵報引述政府內部人士表示,他們不認為這些指控構成黨的重大醜聞。他們表示,雖然結果難以預測,但黨很少對高層官員進行調查,也絕不會僅針對不當性行為進行調查。

許多觀察人士因此對彭帥的命運很擔心,如果性侵案得不到調查和公正處理,彭帥暫時得到的“安全“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冬奧會結束以後?她還能繼續出國參加比賽,她有接受外媒採訪的自由嗎?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