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份歷史決議,黨內妥協的產物,不如習近平所願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談及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以及該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即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縱觀海內外的報道和評述,最多的表述就是:確定了習核心,為習近平連任鋪路,中國進入習近平時代。

其實,仔細研讀全會公報,並無體現任何新意。所謂習核心、習思想、習時代,哪一個是新名詞?所謂“四個自信”、“四個意識”、“兩個維護”,哪一個又不是讓人耳生老繭的舊詞組?

說到“習核心”,早在2016年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上就確立了,那次全會同時出台了“四個意識”的提法。說到“習思想”,早在2017年的十九大上就確立了,並寫進了黨章;那次大會同時產生了“兩個維護”的提法。說到習近平與毛澤東、鄧小平比肩,也是在2017年的十九大前後就炒作激烈而公認落實了,至少在中共各種文件的字面上落實了。說到“習近平時代”,從2012年習近平上任起就是了;如果那時不算,非要從他成為“核心”、並擁有“思想”算起,最遲也在2017年即五年前,中共就進入“習近平時代”了。

那麼,還需要什麼呢?縱觀十九屆六中全會和第三份歷史決議,並沒有出現諸如“第五個意識”、“一個維護”、或者“習近平超人”等任何新名詞、新詞組、新提法。那麼,中外媒體究竟在炒作什麼呢?

其實,所謂第三份歷史決議,習近平原本有他的大算盤,只是未能如願。習近平的大算盤,至少有三個要點:這份決議為他個人定製、量身定做,使他成為像毛澤東、鄧小平那樣的一份歷史決議的擁有者;從而使他取得像毛澤東、鄧小平那樣的歷史地位;從而為他開創像毛澤東、鄧小平那樣的終身掌權或長期掌權地位。

關於上述第三個要點,習近平是否能像毛澤東、鄧小平那樣,能終身掌權或長期掌權,目前尚不得而知,實際存在很大變數。但就頭兩個要點而言,習近平的算盤已經落空。

如果說,毛澤東主導的第一份歷史決議(1945年),以否定王明的左傾路線和張國燾的右傾路線為基礎,從而體現毛澤東的個人定製;鄧小平主導的第二份歷史決議(1981年),以否定毛澤東的文革和華國鋒的“兩個凡是”為基礎,從而體現鄧小平的個人定製;那麼,表面上由習近平主導的第三份歷史決議(2021年),卻未能否定在他之前的任何領導人及其路線,表述的只是繼承關系,從而並未彰顯習近平的個人定製。

換言之,第三份歷史決議的最後定調,總結中共百年,等於為這個百年大黨量身定做,而並非為習近平個人量身定做;習近平未能成為決議的獨家擁有者,而擁有者分明是這個百年大黨。該決議通篇論述,提到領導人及其思想和理論,並非習近平夢寐以求的三段論,即毛鄧習斷代;而是五段論,即毛鄧江胡習依序排列。

關於三段論的提法,並未見諸正式的黨媒黨報;卻是習派在國內外放風,通過非正式的親習媒體加以報道和渲染,圖謀間接影響海內外輿論。這種非正式的宣傳手法,恰恰證明習近平的心虛,心中沒底;也證明,三段論並非黨內共識。

如果硬要說是三段論,其實,並非毛鄧習,而是毛鄧王。 因為,就理論順序而言,所謂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三個代表”、胡錦濤“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後面三個都出自一人之手,即出自有“三代帝師”之稱的王滬寧之手,故而,沒有毛鄧習,只有毛鄧王;換言之,並非習派放風所言“鄧江胡合算一段”,乃是江胡習合算一段。精通中共黨史的人都知道,如果採用後面這種斷代法,才更符合當代歷史和事實。

說到這裡,就明白,為什麼第三份歷史決議毫無新意,且空洞無物、不著邊際,幾乎就是把近幾年習當局的陳舊文宣集中濃縮並重復了一遍,那是因為,習近平未能說服黨內同志。就這份決議,黨內各派意見鼎立,在京西賓館閉門的四天會議中,肯定發生了激烈爭議。最後的文本,就是一份黨內各派妥協的產物。

從這個意義上而言,十九屆六中全會,習近平敗了!所通過的第三份歷史決議,並不如他所願。

(2021年11月12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