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校園之大,安放不下一個學生會 ◎ 林保華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七七抗戰前的1935年12月,中國華北爆發愛國學生運動,北平學生在一二九運動的宣言中疾呼:「華北之大,已經安放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沒有想到時下的香港,也處於「校園之大,已經安放不下一個學生會」!

當年利用學生 現在鎮壓學生

當年,中共是利用學生的抗日愛國熱情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務。實際上1929年東北發生張學良的軍隊因為中東路事件與蘇聯發生武裝衝突,中共中央卻提出「保衛蘇聯」的口號。中共創黨總書記陳獨秀為此寫信給中共中央發表不同意見而被開除黨籍。1931年發生九一八事件,中共趁機高喊抗日,卻不是與國民合作抗日,而是在11月7日於江西瑞金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政府,把他們占據的地盤稱為「蘇區」,創「兩個中國」之先河,並在國民政府的背後插上一刀。其後的抗日言行,都是逼國民政府抗日,以挑起中日全面衝突,拖住日本無法進攻蘇聯的西伯利亞地區,達到「保衛蘇聯」的目的。其後結果特證明,二戰的最大受益者就是中共與蘇聯,形成龐大的社會主義陣營。

中共是利用學生運動的能手,一直到六四把坦克開進北京鎮壓學生運動,才徹底暴露他們的真面目。香港人知道中共真面目以後,中共想利用香港的學生運動就很困難了,所以不論是雨傘運動還是反送中運動,中共都站在香港學生的對立面,不但充當鎮壓的角色,還對廣大學生進行秋後算帳。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根據港共警方在反送中運動一週年前夕所發表的數據,警方在反送中運動中逮捕了8,986人,當中3,666人為學生,占40.7%,其中18歲以下的1,609人,近18%;有一名17歲學生前後9次被捕,另有12歲小六生4次被捕。類似數據可能在全球都找不到,卻發生在中國,而且是所謂「一國兩制」的香港。「一國兩制」是什麼貨色也就不言而喻了。

反送中運動期間發生的香港中文大學與香港理工大學的保衛戰更是可歌可泣。譜下香港學生運動,也是世界學生運動光輝的一頁。當年中共指控國民黨特務進入學校,台灣要求政黨退出學校,相形之下,那些特務、政黨與中共比較起來,是小巫見大巫了。時至21世紀居然可以見到這些,歷史是前進了,還是倒退了?

學生會「可能」煽動言論?

而在2020年《香港國安法》頒布以後,中共加劇秋後算帳的腳步,所要清算的已經不是哪一位學生的問題,而是結構性組織的學生會了。

民國時代的威權統治,學生的組織還叫做「學生自治會」,也就是讓學生自治,或曰「學獨」,這不但是尊重學生的權益,也培養學生就學期間的自治能力,方便以後走進社會。然而共產黨來了以後,共產黨要領導一切,自治會變成「共治會」,也就是由共產黨來治理了。中國大陸在1949年後的幾個政治運動,就把師生整得服服貼貼,而香港在大逮捕以後,校園也開始出現目前的巨變。

今年2月每年換屆的學生會要組建的時候,香港8間大學就有5間面臨沒有人出來參選的問題,理工大學則情況不明最後亦如此,只有香港大學與香港中文大學有學生願意出來參選組閣。之所以斷莊者多,是因為學生擔心稍一不慎就觸犯《香港國安法》被捕。《香港國安法》有如此巨大威力,令學生知難而退,炮製者應該感到非常欣慰。其後雖然也傳出,只要學生會單搞「福利莊」,也就是只打點學生的福利,不問其他,或者可以免罪。然而學生還是敬謝不敏。最後只有港大與中大組閣。

老奸巨猾的共產黨,要對付這些手無寸鐵的年輕學生,手段多得很。例如港大,校長張翔是中國旅美學者,能夠坐上這個寶座,自然與黨一條心,何況原來的校務委員會也已經被改造了,換上親共人馬。4月30日學校當局發表聲明指出,港大學生會多次利用校園作為政治宣傳平台,公開發表煽動性並可能違法的言論,港大決定收回學生會會址、不再為學生會提供財務管理等服務。

一個「可能」的罪名就可以如此封殺學生會!港大學生會對此表示深感遺憾,並發起連署,要求校方三思有關決定。學生會的聲明表示,雖然學生會不附屬於大學,但多年來雙方一直保持密切及平等的合作關係,聲明稱,學生會與校方雖然在部分議題上觀點未必一致,但在學生福利及大學管治上雙方亦能合作。聲明批評校方的作法葬送師生數十年耕耘及雙方互信,對學生會及屬會的運作和同學的利益影響深遠。學生會強調會竭力維持一切運作,捍衛學生的自治空間。

港大學生會被抓 中大學生會解散

釜底抽薪壓不倒港大學生會。然而今年7月1日,港共慶祝香港主權轉移24週年與中共建黨100週年而彈冠相慶之時,因為憤於香港警察對民眾的瘋狂鎮壓,維他奶國際香港採購部的一位主任梁健輝寫好遺書,當天晚上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用刀刺傷一名警察,然後再猛刺自己心口身亡。警方稱他為恐怖分子,香港卻有許多人很同情他,把他當作義士而在死難地點連日獻花。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7月7日會議以30票贊成,0票反對,2票棄權通過動議,「感激」七一刺警案自戕身亡的梁健輝「為港犧牲」。雖然學生會會長郭永皓表示不應該鼓勵任何非法行為,評議會事後也道歉,但是香港大學8月4日發出聲明,表示經過校務委員會討論後,決議曾參與「七一刺警案」哀悼行動的學生會學生,將被禁止進入港大校園,也不能使用學校的設施和服務。校規裡面有記過、留校察看或開除,共產黨來了以後發明禁足令,超過百年歷史的香港大學真的要改寫歷史而引起重大爭議。警方當然不會輕易放過學生,8月18日,國安警察進校抓人,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郭永皓、港大評議會主席張敬生、前文學院學生會外務副主席容頌禧、前李國賢堂學生會代表杜林丞亨被捕,他們年齡在18到20歲之間。港大學生刊物《學苑》亦稱,總編輯、校園電視主席及評議會榮譽祕書被帶到警署助查。

2021年10月7日,中大學生會則於其臉書專頁宣布,考量學生最大利益下,決定解散學生會,代表會所有代表請辭。這一屆中大學生會被稱為「朔夜內閣」。是2021年學生會幹事會選舉唯一候選內閣。其參選宣言批評中大向政權低頭,甚至主動獻媚,又提到要與港人同行、弘揚本土文化、鞏固共同體意識。中大校方為此發聲明指責,並聲稱校方有權終止鼓吹違法言論及行動的員生或組織的職務,有需要時還會尋求執法部門協助云云。「朔夜」也發聲明反駁,2月24日,以3,983票信任、41票不信任成功當選。

因此學生會與校方關係當然也很緊張。各成員也收到滋擾電話及死亡恐嚇,以至不得不一度撤回文件及政綱。因此在各方壓力下,學生會9月10日還是召開聯席會議,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學生會議案,並且表示,學生會雖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在10月7日宣布解散後,校內的學生會「民主牆」於同日遭圍封。民主牆張貼有學生會解散的聲明,外圍則被校方的多個鐵馬圍封。中大師生中心管理委員會公告指這是民主牆的改善工程,報告板至11月暫停使用。

曾任中大學生會會長的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對此感到相當意外和傷感。他認為,學生永遠是社會上比較獨立的聲音,從理念和原則表達意見,很多時看法前衛、走在時代前面,可以是錯,但有助刺激各方面思考,缺少這種聲音,社會可能更加清一色、一元化。

可是共產黨不就是主張一元化領導的清一色一言堂嗎?在各個公民團體被迫解散或冬眠後,學生會也免不了遭此厄運。香港已經成為黨天下,儲安平在六十多年前講了這句話而付出了自己的性命,現在的中共有一點進步嗎?香港的大學學生會何去何從,會不會出現御用學生會?都將是社會進步或倒退的一個標誌。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