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證實美軍協訓、談兩岸局勢 CNN專訪問答全文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10/28

總統蔡英文接受CNN專訪,首度證實美軍在台協訓國軍。(圖取自總統府網頁president.gov.tw)
總統蔡英文接受CNN專訪,首度證實美軍在台協訓國軍。(圖取自總統府網頁president.gov.tw)

(中央社網站28日電)總統蔡英文日前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訪,首度證實美軍在台協訓國軍;針對台灣近日面臨的複雜區域情勢,蔡總統表示,將堅定抵禦中國軍事威脅,且世界不能缺少台灣這股良善力量。

蔡總統也談論對於假訊息攻擊、台美關係、兩岸局勢、半導體產業、同婚議題等看法。以下是總統府今天公布蔡總統回答CNN提問全文:

● 昨天在寺廟裡,您說民主難免紛亂,但值得捍衛。我認為這真的非常重要,因為台灣的民主也有紛亂的狀況,在議場上爭吵。您正好相反,準備周全,如此精準,但當這個體制遭受攻擊時,您會加以捍衛,您要傳達給世界的訊息為何?

人們有時對民主制度會有所疑慮,因為民主有時候會造成混亂,民主體制可能沒有預期的那麼有效率,民主過程可能還很冗長,但我們的經驗是,民主制度或許有讓人批評之處,但「民主仍然是最好的制度」。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 您認為民主受到攻擊嗎?

是的。因為每天都有如此多的錯假訊息,人們各有所圖在發動這些錯假訊息,基本上,是想擾亂政府。

● 錯假訊息的源頭?

境內、境外都有。

● 是來自中國?來自中國大陸?

有些來自中國。

● 您認為目的是在製造對您政府的質疑嗎?

是的,也是製造對民主的質疑。

● 您們擁有全世界最自由開放的網際網路,這會讓您們更容易受到錯假訊息的攻擊嗎?

在某種程度上,是的。因為網路上有太多的訊息,人們太習慣在網路上接收訊息、閱讀新聞。網路上流傳的訊息,有時沒有經過權威人士或可靠人士的證實或確認。如果不快速澄清或糾正錯誤,就會擔心人們可能會被誤導。

● 貴國政府對錯假訊息的因應,不是審查或關閉,而是更加透明?

是的,沒錯。這就是我們從COVID-19 疫情中所學習到的。我們設立中央指揮中心,每天召開疫情說明的記者會,回答媒體或民眾的所有問題,澄清一切,以免民眾被誤導。

●一個2300萬人口的小島如何抵禦一個15億人口、軍事花費是台灣15倍的威權政體?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民的意志、對民主自由的信念,以及保衛我們所擁有的民主自由和民主生活方式的意志,這是所有台灣人民認為值得捍衛的事情。

●您說「人民的意願」,是指參與民主過程?還是入伍從軍?

是指各個面向。參與民主過程很重要,這樣人們的聲音才能被聽到,人民的意見在民主過程中很重要。如果人民有意願保衛台灣,我認為年輕一代,正如民調顯示,覺得他們有義務當兵,或者擔任社會很重要的一員,挺身捍衛台灣的民主。

●隨著逐步取消徵兵制,有些人說,台灣必須成為實質上的軍政國家,支出更多國防經費,才能因應中國的軍事升級。您提到輕鬆的心情,和台灣人民雖然保持警戒,但生活依然如常。您認為台灣人民是否了解,一旦北京決定要收回他們認為是自己的,在這情況下,可能會發生的事?

如我說過,我們並未對當前情勢鬆懈。實際上,民眾對於威脅的嚴重性相當有所感受。重要的是,我們沈著而警覺地面對情勢,因為我們經歷過許多挑戰和危機,人民現在都相當有韌性,相信我們做得到,信守我們認為十分珍貴的價值。影片來源:CNN

●今天的台灣是否比2016年您上任時更安全?

這要看如何定義。中國的威脅日益加劇,但是台灣人民了解當前處境,我們必須更加團結,並準備好捍衛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這很重要。我們需要讓大家知道我們的處境,為將來做好周全的準備。國際社會也更加關注台灣和臺海局勢。我們獲得越來越多的國際支持,這對台灣人民來說十分重要,也鼓舞人心,讓大家更有信心,只要我們竭盡所能,外界就會幫助我們。

●美國的角色是?

美國是台灣產品的最大市場,且幾乎是我們採購防衛武器的唯一來源,美國還提供台灣各種支援,讓我們能夠成為區域或國際的行為者,不那麼孤立。

●包括派遣美軍人員協助訓練台灣軍隊嗎?

我們和美國的合作很廣泛,目的在增強我們的防衛能力。

●現在有多少美國軍方人員派在台灣?

沒有大家想得那麼多。

●像媒體昨天報導的幾十人嗎?

我們不討論細節。

●這消息流傳出去後,您認為對台灣和大陸的關係有幫助嗎?或是見諸報導後,您感到擔心?

很多報導中,有些是事實,有些則不是那麼正確。民眾會接收到許多資訊,決策者有責任做正確的決定,不該被單一訊息所影響。

●美國正在想方設法擴大台灣參與聯合國。您支持這些討論嗎?您希望台灣在聯合國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嗎?

當然。這是台灣所有政黨都支持的立場,我們希望有機會成為聯合國體系有意義的參與者。

●您擔心中國的反應嗎?當您採取作為,而這些大門也敞開後,您是否擔心遭遇反彈?

不擔心。我們表達希望成為聯合國體系的一部分,而中國也有他們自己的立場,就讓國際社會去評定。

●美國拜登總統上週說,如果台灣遭到攻擊,美國會防衛台灣。有些人認為,他的說法打破了維持過去數十年穩定的長期戰略模糊。當您聽到那樣的說法時,是否也有一樣的顧慮?

大家對拜登總統的談話有不同的解讀。但是,我說過,我們的處境是不能依片面資訊就做決定,而是必須考量各種狀況、各種因素,才能為人民做出正確的決定。

●如果大陸企圖進犯台灣,您有信心美國會防衛台灣嗎?

基於我們和美國長期友好關係,我們也有美國人民、國會與政府的支持,皆給予我們很多助益。我對此有所信心。

●您是領導人。就目前情形來說,您說過保衛台灣是首要之務。

如果我們有自我防衛的決心,我們會盡全力保衛自己,外界就會來幫助我們,這是中國解放軍是否能成功入侵的重要決定性因素。

●包括日本把飛彈部署在鄰近台灣的島嶼上,未來還要派遣軍隊?

台灣並不孤單,因為我們是民主國家,我們尊重自由,愛好和平,與區域內大多數國家有共同的價值。我們在地理上也具有戰略重要性。所以,我認為確保台灣安全是區域內國家的共同利益。

●如果台灣的民主被接管,會如何?後果會是什麼?不單指台灣,而是泛指全世界。

首先,對區域而言,看到台灣的情形,大家會擔心自己所擁有的民主是否會遭到破壞。並且,也會擔心是否會受到外來勢力的約束,而無法自己做決定。

●您曾指出,台灣代表的是捍衛民主的未來,這裡發生的事可能改變世界秩序。

我認為,台灣像是一座燈塔,2300萬人民每天很努力地保衛自己和民主,確保享有應得的自由。這也是其他人想要的。所以,一旦我們失敗了,這意味著信守這些價值的人們,將懷疑這些價值是否值得奮力爭取。

●您怎麼看待習近平?

習近平是一個大國的領導人,可惜的是,這個大國不是一個民主國家,至少現在不是。要治理這樣大的國家不容易,但治理大國的最好制度為何,則取決於領導人。重要的是,領導人認為這樣的大國想和區域及世界的其他國家維持怎樣的關係,想和區域及世界的每個人維持和平關係嗎?還是想站在主導地位,讓每個人都聽他的,聽中國的,但不一定喜歡中國?這是選擇的問題。我相信許多人會說,想和區域及世界其他國家維持和平關係,這也包括台灣。

●您有興趣和習主席會談嗎?您希望和他有更多的溝通嗎?

多溝通是有幫助的,可以減少和避免誤解,更了解彼此。我們也一再表示,願意和中國對話,這也是在處理兩岸關係時,避免誤解、錯估、誤判的最佳途徑。

●前任總統曾和習主席會面。您認為自2016年以來,兩岸溝通為何停擺?

我認為,情勢變化很大。中國對區域的部署已和以往大不相同,現在更有企圖心,更為擴張主義,因此,過去他們能接受的事情,現在可能無法接受。

●您認為如何才能重啟這條溝通管道?

我認為這需要相關各方的努力。我們一再表示,對話非常重要,希望與中國建立和平的關係。因此,我們耐心以待,以維持現狀作為兩岸政策的核心,這表示我們有耐心。我們希望與中國進行有意義的交流,以便共同探討減少兩岸歧見的可能性,希望最終能夠找到解決歧見的途徑。

●您相信有無任何形式的「一中政策」是台灣人民可能接受的?

有各式各樣的「一中政策」,美國有自己的「一中政策」,而中國有「一中原則」,但在香港體現的「一國兩制」卻毫無意義。

●所以您並不相信中國的「一國兩制」真的會在台灣兌現?

這是誠信問題。台灣人民已經明確表示不接受「一國兩制」作為兩岸議題的解方。

●這正是您以高票贏得連任的關鍵議題。現在面對緊張升高、軍事侵略、錯假訊息,您要採取怎樣的策略來確保台灣在您接下來的任期以及未來,仍能屹立不搖?

我們必須做好良善治理,人民才會對民主有信心。我們必須有效治理國家,並推動經濟發展。

●2020年成長很快。

是的,沒錯。首先,這正是我們要讓人民知道,一個民主國家和民主政府可以有效率地解決我們面臨的各種難題。其次,我們必須加速國防改革,讓我們有能力自我防衛。基於台灣和中國的面積差異,台灣的關鍵在於發展不對稱戰力。第三,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我們面臨全球的迅速變遷。各國都面臨一個這樣的問題,有些人們無法在全球迅速變遷的時代中生存,於是,政府必須為這些人們提供各種照顧服務。所以,在接下來兩年半的任期中,我要繼續努力全面改善照顧體系,讓老年人、弱勢族群和年輕人都能受到更好的照顧,年輕人可以從社會安全網中獲得協助,有妥善的社會安全網,他們就會更有競爭力,更願意嘗試新事物。

●您提到,台灣雖然沒有很多正式的外交盟友,但有很多朋友,還有很多人想要買台灣製造的晶片。在台灣爭取國際社會支持的策略上,半導體產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半導體產業是台灣的領頭羊產業,代表台灣有能力生產對世界發展至關重要的產品。而這需要很好的產業基地、很好的基礎建設以及豐沛的人才。這個產業向世界證明,它們的存在非常重要,也同時向世界展現台灣的成就,展現出我們有很好的產業基地、豐沛的人才。

●和大陸的緊張局勢是否對供應鏈造成威脅?

是的,威脅的確存在,但至少在現階段,還在可控制的範圍內。世界認定台灣半導體產業是他們必須協助且保護的產業。這也是中國需要考慮的,因為中國也需要台灣製造的半導體產品。

●您是否想過實際再度發生戰爭的可能性,以及台灣可能會再度遭到攻擊?

身為領導人,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而身為領導人,必須為任何可能做好準備。

●台灣現在準備得如何?

我們隨時做好準備,我們要讓自己在各方面更加強大,包括國軍戰力、國際支持,以及和世界各國共享價值,讓他們了解台灣的重要性。

●面對氣候變遷、能源生產困難等威脅,您準備如何因應?

這對台灣和其他國家都是非常嚴峻的挑戰,台灣有龐大的產業需要大量水電。我們在規劃達成2050淨零目標的需求時,必須確保產業有足夠的水電供應,以維持營運。所以,這對我們而言,是相當艱鉅的挑戰,但是,我們必須制定、修正並執行計畫,以因應這些挑戰,重點在於優化和執行我們的計畫,期使在2050年如期達成目標。

●您是亞洲最進步社會之一的領導人,向來支持原住民族及多元性別族群(LGBTQ+)。台灣是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您支持的少數族群,是其他國家想要加以同化的,什麼原因促使您支持少數族群,擁抱他們的差異?

我在年輕人的幫助下完成這一切,因為他們相信這些價值,想要達成這樣的平權。當民進黨開始推動婚姻平權時,我們承受巨大的壓力,有些人因為宗教和其他種種原因而反對,幾乎遭逢政治危機。但是,由於年輕人的堅持,成為我背後的力量。最終,我們得到大法官的支持,以釋憲揭櫫民眾,這是應該做的事。後來,我們進行了公投,很多人認為這是執政黨的挫敗,然而,我們終究完成了立法,讓人民享有婚姻平權。過程非常艱辛,不過,回過頭來看,我認為這一切都值得。

●當您思考所要留下的政績—我知道您的任期到2024年5月才屆滿,還有很多時間—當人民回顧您兩屆任期時,您最希望他們記得您這位台灣領導人什麼事?

我希望人民記得我盡最大的努力,保護這塊土地,讓這塊土地更安全、更堅韌、人民更團結。

●您認為您更接近目標了嗎?

正朝著這個方向前進,希望我們速度可以更快些。

●由於您不必再擔心連任,在剩下的任期中,您想努力但還沒完成的最大目標是什麼?

身為這個國家的總統,我想要達成的是,我在2016年上任時制訂了一個計畫,現在正在執行中,並依需要加以修正,但必須加快速度朝目標前進。基本上,我想做以下這些事情:第一,加速國防改革,這樣我們才能更有能力保護我們的國家。第二,我們想要強化台灣與世界的連結,基於共享價值結交朋友。我們已經得到許多的國際支持,我們希望得到更多。第三,我想要讓人民凝聚更大的共識。因為,台灣是移民社會,人民在不同時間來到這裡,對過去擁有不同記憶。我們要以民主方式建立共識,避免外來勢力分裂社會,讓人民更加團結,更有韌性。

就如我所說的,我們必須確保所有的照護制度都到位,提供一個完善的社會安全網。能源方面也是我們必須加緊腳步的,我們的確有2050淨零的挑戰,因此必須朝這方向加速前進,我們要能夠減少碳排放,同時進行產業結構調整與轉型,我們也必須提升能力,以因應氣候變遷或極端氣候導致的天災。

基本上,在強化人民克服困難的意志、軍事實力、經濟、基礎建設等各方面,所有能讓這塊土地更加堅韌的事,都是我在未來任期中想要做的。

●以現在的民主台灣和威權中國來說,您認為雙方能和平共存嗎?或是有一方必須有所讓步?

對於台灣、中國、甚至全世界人民來說,這可能都是最具挑戰的議題。雖然我們的政治體制不同,我們仍可以坐下來談、妥適處理、和平共存。我認為,這是台灣人民的期待,我希望這是中國的期待,也是區域各成員人民的期待。

●您有話想跟習主席說嗎?

我期盼他能和台灣政府及人民有更多的對話,以更了解台灣的現況,當然我們也會多和中國溝通。

●有沒有其他想跟全世界朋友說的話,或是其他重要想說的?

台灣的存在對區域和世界都非常重要,在我們嘗試讓自己更強壯、可以保護自己的同時,我們也需要世界的幫忙,支持台灣,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為什麼世界應該在乎台灣?

大家需要台灣來證明民主存在的意義,需要台灣來證明,有國際社會的幫助,即使小,也能在大的一方威脅下生存下來。

●如何推動軍事現代化和發展不對稱戰力?有哪些具體措施?

與中國相比,我們確實較小,所以必須更有效利用資源。我們著重於機動且具致命一擊的武器裝備,這是我們國防改革的重點。我們的軍事制度承續自中國,這個制度是設計來防衛幅員廣大的土地,和保護一個小島的方式不同,所以我們必須改變建軍的傳統思維。

●我之前看過有關豪豬戰略的資訊…

大致是這樣的概念。

●台灣的策略是在獲得其他國家幫助前,試圖自我防衛一段時間?

我們定會竭盡所能保護自己,但我要重申,得到我們的朋友和理念相近國家的支持,也是重要的事。

●您相信美國、日本會馳援台灣嗎?

他們會以各自的方式。

●您認為我們現在是否捲入區域軍備競賽?

我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最佳方式,是讓各方坐下來談,如何在這個區域和平相處。

●您希望台灣是這些討論的核心部分嗎?

是的。(編輯:王靖怡)1101028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