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朱立倫又再說幹話●他到底支領過多少線民費?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作者 陳 昭南 2021 年 10 月 18 日分享

▍今天一起來爆「抓耙仔」!

朱立倫是1979-1983年期間念台大的,

那是黨國情治體系開始擴張全國、包含校園布建的時代,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而且朱立倫應該要出來說明

自己有沒有領過這類的錢(包含台大和念紐約大學期間),

因為他非常符合國民黨校園偵查體系優先找人的習慣:

出身於忠誠的國民黨家庭,父親最好是軍職或情報單位。

=====================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自爆30年前充當「線民」掀起微風暴,

黃立委自省後宣布三退:退出民進黨、退出民進黨黨團、退出政壇;

民進黨諸多重要成員為此紛紛站出來發言,正反兩面都有,號稱英派的立委群也推派劉櫂豪勇敢發言,PO文《面對歷史真相、建構民主防線》,不過細看之後,只感覺全是屁話、空話、撈話。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對此的回應更絕,居然說:那是情治單位不是國民黨!

促轉會現任代主委葉虹靈根據調查報告曾公開發言:

1978年起接任調查局長的阮成章有感於「1800名工作人員難以監控1800萬台灣人民」,因此對調查局進行組織改造、「情報網」廣佈社會不同場域,於校園、黨外團體、宗教饰建「線民」有紀錄者便高達近5萬人,至1983年就花掉10多億預算

1983年的10多億預算,相等於現在的幣值換算大約是20倍以上,也就是2百億以上預算用來養抓耙仔。

朱立倫的可笑與無恥在於,他完全忘了35年前,民進黨根本尚未成立,台灣依然是以黨領政的黨國一體時代,跟現在的中共一黨專政是同一種獨裁體制。

當年讀台大的人,稍涉政治領域者都知道有個掛牌的「國民黨孔識平辦公室」。據某些台大人憶述:

戒嚴時期大學裡監視老師、學生、社團、收買線民的組織是孔識平辦公室,國民黨直屬機關,不是調查局的人二,也不是國防部的教官,朱立倫黨主席是不是忘記了

根據年齡推算,黃國書讀台大「被脅迫」充當抓耙仔應該是在1981年之後,比朱立倫稍晚2年吧!但都是線民抓耙仔在校園內最猖獗的年代。

所以,按朱立倫的黨國背景,他有沒有當過抓耙仔?

勤於PO文的網友「Yik Lim」PO文質問:

朱立倫說搞抓耙仔的是情治單位,不是國民黨……其實國民黨只要做一件事就好,就是自黨主席朱立倫以下到國會立委和重要黨幹部,通通自清沒有領過情治單位的津貼寫報告搞偵查,這件事就句點了。

 

朱立倫是1979-1983年期間念台大的,那是黨國情治體系開始擴張全國、包含校園布建的時代,而且朱立倫應該要出來說明自己有沒有領過這類的錢(包含台大和念紐約大學期間),因為他非常符合國民黨校園偵查體系優先找人的習慣:出身於忠誠的國民黨家庭,父親最好是軍職或情報單位。

 

那個年代發這種錢,基本上也是給優秀黨國子弟的一種變相津貼福利,既然要消化預算又要找到可靠的寫報告的人,當然要優先找自己人……

促轉會提供索閱的政治檔案中,對於協力者的抓耙仔姓名都是代號,只能根據個人回憶去拼湊並猜測大概是某人而已,除非當事人願意站出來自承曾經幹過這類抓耙仔,否則很難能舉證誰就是抓耙仔,誰就是支薪線民。

黃國書算是第一位被形勢所迫而不得不站出來公開承認做過抓耙仔的政治人物,而且在退無可退的形勢下,只好宣布自我了斷政治生命的「三退」者。

打鐵趁熱,如果黃國書真的有悔悟之心,應該將功抵罪,進一步捐出自己的肩膀扛起轉型正義的大旗,讓台灣對威權時代的除魅工程往前大步推進,也讓台灣的轉型正義大規模地運動化,而不再只是少數人舔著傷口自憐式地哀哀叫而已!


本文轉載自陳昭南專欄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陳 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