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北京環球影城:仇美時代來自美國的「精神污染」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作者 余 杰 2021 年 9 月 23 日 【六都春秋】

中國人為何對來自美國的「精神污染」趨之若鶩?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日,中秋節長假,亞洲第三座、全球第五座,也是全球最大的環球影城在北京通州開園。

儘管中國網友在網路留言批評門票太貴、園內消費太高昂,但門票在網路開賣一分鐘就賣光,園區內兩家高級度假酒店早就被訂滿,就連附近其他酒店、民宿也一床難求。開園首日,萬人一擁而入,人潮如織、摩肩接踵。有遊客反應,想進入「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要排隊九十分鐘,「變形金剛」要排六十分鐘,甚至購買小黃人雪糕也要排隊半小時。這就是消費能力巨大的中國市場,中共挾十三億人讓國際資本欣然下跪。

北京環球影城的門票略比美國和日本便宜,但就收入比而言,五百多至七百多的門票確實很貴。若是外地遊客一家三口來遊玩,加上到北京的機票以及住宿酒店、餐飲及購買紀念品的費用,簡簡單單的三日遊,開銷少說也要過萬。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如此昂貴的消費,人們卻揮金如土,一點不手軟,這只能說明三點:第一,中國確實出現了一個腰包鼓鼓的中產階級群體。因為中國病毒的影響,近兩年來他們無法出國旅行,便爭先恐後地投入此類國內的「高端娛樂」。遊客除了年輕情侶,最多的是父母帶孩子來玩。中國的父母寵愛孩子,父母和孩子都喜歡攀比,「到此一遊」的經歷也是炫富的談資。

第二,中國中產階級不敢奢望在中國享受到西方的民主自由,卻希望諸如環球影城、迪士尼樂園之類美國文化的象徵落戶北京、上海,如此,一個虛假、美好、幸福的「中國化的美國」即可讓他們觸手可及。中國政府也意識到,不妨向中產階級提供此種麻醉劑,營造歲月靜好的盛世景象。

第三,中國投入巨資發展「軟實力」,以源遠流長的傳統文化為號召,將孔子學院開到世界各地,又強調「文化自信」,卻無法如美國那樣以影視、動漫等文化產業征服全球。用美國學者戴倫·艾塞默魯和詹姆斯·羅賓遜的說法,在「自由窄廊」在外的中國,可以提供巨量資源,可以命令個人努力工作,卻不能令眾人產生創意。沒有大規模的實驗和創新,中國像所有專制式成長的前例一樣,不可能免於失敗。

北京環球影城是合資企業,中資佔七成,美資佔三成。極權中國已非常嫻熟地操作「身體和精神兩分法」。若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環球影城裡的魔法世界和變形金剛,一定會被打上來自西方的「精神污染」的烙印,統統掃入垃圾堆;但在今天,作為「進化的獨裁者」的中共意識到,這些東西基本無害,不會威脅到其獨裁統治及宣傳洗腦,反倒能讓中美聯手共同「發大財」,所以實行「拿來主義」,對這類項目大開綠燈。

有趣的是,激進民族主義立場的官媒《環球時報》沒有對環球影城口誅筆伐,反而語氣平靜地指出:「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以美國為主題的話題,罕見能在中國引發如此明顯且廣泛的讚譽。」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則將環球影城的雲霄飛車比作近年來動蕩的中美關係,在推特發文說,經過了所有的翻滾和晃動後,雲霄飛車最終軟著陸。這名被外界稱為「戰狼外交的支柱之一」的外交官,因其「狼群首領」的特質,得到習近平賞識,被派遣到華府打外交戰。他果然不負主子的期待:八月三十一日,在非政府組織「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主辦的一場不公開Zoom會議上,用粗魯的口氣向美國政府傳遞了一個非常不符合外交禮儀的訊息:「如果我們不能解決我們的分歧,請閉嘴。」這讓與會者——一群有多年中國事務經驗的美國前官員、學者及商界領袖——感到震驚。

秦剛說得沒有錯:要想到中國發大財,就得向中國下跪。環球影城和迪士尼下跪了,賺錢賺到手軟;反之,若是制裁中國,就是斷了自己的財路。

中國元素與中國監控

中新社報導,北京環球度假區設計以「中國式傳統體驗」為主,帶來「滿滿的中國元素」—— 園區內還原《功夫熊貓》中主角阿寶生活的小鎮「和平山谷」。然而,這則報道漏洞百出:大型遊樂園是西方現代娛樂產業的發明,跟「中國式傳統體驗」毫無關係,若是回到「中國式傳統體驗」,就是孔夫子所說的「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更關鍵的問題是,功夫是中國的傳統文化,熊貓更是中國特有的動物(其實熊貓是屬於蜀國的,跟中國無關,北京掠奪蜀國的熊貓去搞統戰和外交,並未經過蜀國人民的同意),但《功夫熊貓》並不是功夫、也不是熊貓,而是一部好萊塢拍攝的動畫片;就如同非洲獅只生長在非洲大草原上,但《獅子王》這部動畫片只有好萊塢才拍攝得出來。中國元素只有到了中國之外才能發揚光大,是古已有之的事情:中國人發明了指南針並沒有什麼稀奇,西方人將指南針用在大航海事業上,開創了地理大發現和國際貿易的新時代才是不朽之偉業。

北京環球影城,並不是買了票就能進去。資深媒體人劉維尼親身體驗發現,它比監獄還有戒備森嚴。第一步是安檢:這是全球唯一需要兩次安檢的環球影城。「美國對中國的綏靖無處不在,只要能掙錢,從不堅持原則。從進入城市大道就要全員安檢,進園還要第二次安檢。出了地鐵站就看到一排齊刷刷的安檢門,真是中國特色。」第二步是人臉識別:這是全球唯一需要人臉識別才能進入的環球影城,門票需要APP、小程序兌換,實名制,進入必須憑ID——中國人是身份證、外國人是護照。第三步是掃碼:雖然根據官方公佈的數字,北京十八歲以上常住人口全程疫苗接種率已經超過百分之九十七點五,算是全世界最高,但是進入城市大道依然需要北京健康寶掃碼登記,進入園區再次需要北京健康寶掃碼登記,進入每一個遊樂設施都需要多次北京健康寶掃碼登記,進入每一個餐廳,每一個商店還要用北京健康寶掃碼登記。沒有手機,沒有微信,沒有北京健康寶,寸步難行。

歐威爾寫《一九八四》是在一九四八年,全靠想像,卻未曾想到,中國能讓他書中的想像變成現實。戴倫·艾塞默魯和詹姆斯·羅賓遜發現,中國已經開始推動「社會信用制度」計劃,每一個中國人都受到監視,獲得一個社會信用分數,政府會監視所有人的線上活動。政府還在全國各地架設超過兩億臺人臉識別照相機。正如「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是權貴資本主義和極權主義的結合體,「具有中國特色」的自由其實毫無自由可言。

更神奇的是,中國的大政府已經大到了無邊無際和無法無天的地步;與之對應,中國人如綿羊、如韭菜,任黨國宰割,不覺得疼痛,還安之若素,宛若受虐狂。遊客們在北京環球影城乖乖接受安檢、人臉識別和掃碼,沒有一個人抗議和拒絕,人人都玩得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德國、英國、瑞典、澳大利亞和美國等許多西方民主國家的民眾,對政府以疫情為名實施的對公民自由的限制感到不耐,紛紛走上街頭抗議示威。中國人卻嘲笑說,就是因為你們要自由不要命,疫情才演變到無法控制的地步;反之,正是因為中國人不要自由而要命,中國才打造了一道道防疫的銅墻鐵壁,才得以安然度過危機。中國人不會問責政府,更不會奮起維權,而只會感恩戴德、三呼萬歲。中國的領袖,若是由習包子換成金三胖,中國人照樣安然度日。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余 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