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畫家董靜蓉以碳筆捍衛西藏人權、細說藏人真實歷史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9-21 自由亞洲電台

以碳筆捍衛西藏人權  台灣女生細說藏人真實歷史
董靜蓉筆下的西藏女孩,手中蘇油燈象徵傳遞圖博人權聖火。(董靜蓉提供)

近日,曾在香港公開抗議前中共領導人胡錦濤鎮壓西藏的台灣女生董靜蓉接受本台專訪,講述了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她從街頭走進畫紙,以碳筆刻畫西藏人權捍衛者的經歷。

台灣女生董靜蓉2006年到印度拉達克旅行時遇到流亡藏人,得知流亡藏人在印度北方建立流亡政府和社區。她驚覺,從小在台灣被教育“西藏自古是中國一部分”竟然是假的。隔年藏歷新年,她造訪達蘭薩拉,形容有如震撼教育,完全推翻中文文獻記載藏人野蠻落後的刻板印象,“活生生的歷史就在眼前”。

董靜蓉以黑白炭筆呈現系列西藏人權捍衛者,代表西藏文化正在失去它真正色彩,並為每位畫中人物,找出代表其精神的菩薩或護法神作象徵。(記者夏小華攝)
董靜蓉以黑白炭筆呈現系列西藏人權捍衛者,代表西藏文化正在失去它真正色彩,並為每位畫中人物,找出代表其精神的菩薩或護法神作象徵。(記者夏小華攝)

“被中國歷史教科書騙了”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董靜蓉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提到,2008年中國為舉辦北京奧運,對國際承諾改善境內人權,對每家每戶發放幾千塊人民幣,給藏人買虎皮等華麗皮草穿在身上,編造出讓西藏人過好日子的假象。事實上,藏人穿動物皮革只為禦寒。

董靜蓉說:“達賴喇嘛就在新年法會上講,你們這些人回去之後,請告訴境內的西藏人,你們外表穿的很華麗,但是你們沒有真正去瞭解西藏的文化、沒有真正瞭解佛陀、觀世音菩薩教導我們的傳統價值。外表很華麗,但是內心其實很醜陋,我覺得很丟臉。結果達賴喇嘛講了這句話之後,西藏境內的藏人拍了很多影片,他們把所有的皮草全部集中在一起焚燒。 ”

這件事令她瞭解到,達賴喇嘛流亡五十年後,對境內藏人仍深具影響力。

在達蘭薩拉大昭寺外面准備見達賴喇嘛時,董靜蓉與寧瑪派的轉世仁波切。(董靜蓉提供)
在達蘭薩拉大昭寺外面准備見達賴喇嘛時,董靜蓉與寧瑪派的轉世仁波切。(董靜蓉提供)

曾赴香港抗議胡錦濤鎮壓西藏

2009年,董靜蓉加入國際組織“自由圖博學聯(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簡稱SFT)”台灣分支,倡議西藏議題。2012年7月1日胡錦濤出席香港特首交接儀式,她和台灣自由圖博學聯成員一起進入香港秘密行動,在胡錦濤車隊行經途中,高舉西藏雪山獅子旗,抗議他對西藏軍事鎮壓。

為一名援藏運動者交託畫“遺像”

復興美工畢業的董靜蓉過去會畫些法器、圖騰或肖像畫,送給藏人。去年五月,美國疫情嚴重時,紐約SFT成員Kala擔任義工為長者采買食物、拿藥,他交託董靜蓉,自己若染疫身亡,要畫張像寄給他的父母。

Kala曾到北京抗議奧運,躺在天安門廣場覆蓋西藏雪山獅子旗,遭驅逐出境。他交託董靜蓉自己若染疫身亡,要她畫張像寄給他的父母。畫中“瑪哈嘎拉(藏語:ནག་པོ་ཆེན་པོ།)”是醫神與財富之神,象徵勇敢、無懼。(董靜蓉提供)
Kala曾到北京抗議奧運,躺在天安門廣場覆蓋西藏雪山獅子旗,遭驅逐出境。他交託董靜蓉自己若染疫身亡,要她畫張像寄給他的父母。畫中“瑪哈嘎拉(藏語:ནག་པོ་ཆེན་པོ།)”是醫神與財富之神,象徵勇敢、無懼。(董靜蓉提供)

董靜蓉說,Kala曾在2008年和SFT成員到中國抗議北京奧運,躺在天安門廣場覆蓋雪山獅子旗後遭驅逐出境:“要怎麼把他的精神表現出來?”她想起強巴加措老格西的教導,畫這類作品要多讀佛經。於是,她花了兩個月翻閱經典,最後以“瑪哈嘎拉(藏語:ནག་པོ་ཆེན་པོ།)”這位藏傳佛教專治疾病的醫神與財富之神,表現Kala的勇敢、無懼。

Kala後來真的染疫,因為輕症,沒有大礙。不過,這意外開啟了董靜蓉以碳筆刻畫捍衛西藏人權者係列作品。她以黑白炭筆呈現,代表西藏文化正在失去它真正色彩,並為每位畫中人物找出最能代表其精神的菩薩或護法神作為象徵。

畫作人物以護法神或菩薩作象徵

她先是完成死於中國監獄的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五年線上紀念會的肖像;接著,強巴加措圓寂入定28天;而後,被關最久的西藏政治犯阿媽阿德也傳過世。董靜蓉說,她接連畫這三位,幾乎有一個月是邊哭邊畫。

董靜蓉筆下強巴加措老格西,寂天菩薩(藏文:ཞི་བ་ལྷ།)代表其精神。寂天菩薩是古印度那瀾陀寺著名佛教學者、具開創性思想家。(董靜蓉提供)
董靜蓉筆下強巴加措老格西,寂天菩薩(藏文:ཞི་བ་ལྷ།)代表其精神。寂天菩薩是古印度那瀾陀寺著名佛教學者、具開創性思想家。(董靜蓉提供)

提到強巴加措,董靜蓉說,他很慈悲,很多中國佛教徒到台灣向他請法,他會特別小心用語,避免造成傷害。強巴加措的教導是“不管你面對的是誰,即使是曾經傷害你的敵人,在佛陀眼中,眾生都是平等的。”

老格西教導:佛法不是關在家念經

她表示,在各式抗議遊行場合常看到強巴加措的學生:“他們說,老格西教導佛法不是獨善其身,佛法是用來利益眾生。我們西藏人沒有國家,你們有,所以你們要很珍惜,你們要把佛法運用在自己生活、居住環境,要讓自己的國家和文化更好。你們不能只是關在家唸佛經,這是沒有用的。”

強巴加措曾在中國勞改營二十年,精通顯密二教。董靜蓉以寂天菩薩(藏文:ཞི་བ་ལྷ།)代表其精神。寂天菩薩是古印度著名佛學者和具開創性的思想家。

女性政治犯阿媽阿德則因參與反抗解放軍入侵,入獄將近三十年,並失去父親、丈夫和孩子。小孩目睹她被解放軍雙手反綁帶走,對她造成很大影響。“阿媽阿德即使到了七、八十歲,走在路上,只要聽到小孩子喊‘阿媽啦’、‘阿媽啦’,就會下意識回頭看,以為她的小孩在叫她。因為她被解放軍帶走時,小孩邊叫邊跑、跌倒了繼續跑。後來兒子沒人照顧過世了。”

董靜蓉筆下被中國關押最久的西藏女性政治犯阿媽阿德。她以傳說是觀世音眼淚的“綠度母(藏語:སྒྲོལ་མ།)”表現阿媽阿德,代表慈悲心。(董靜蓉提供)
董靜蓉筆下被中國關押最久的西藏女性政治犯阿媽阿德。她以傳說是觀世音眼淚的“綠度母(藏語:སྒྲོལ་མ།)”表現阿媽阿德,代表慈悲心。(董靜蓉提供)

阿媽阿德曾提及,監獄擠了三百多名女性政治犯,連躺平都沒辦法;只要有人被帶出去審問、酷刑,幾乎不會再回來:“只要每次有人被帶走,阿媽阿德就會沖上去把她衣服上一小角撕下來塞在自己衣服裡,她一直跟菩薩祈求,如果她可以活著走出去,她要把她的經歷都說給所有人知道。”

日日為解放軍念經的女政治犯

董靜蓉回憶,在達蘭薩拉常看見阿媽阿德去找德高望重的佛母問事,鄰居透露,阿媽阿德長年為解放軍念經:“她會問佛母這樣念經回向夠不夠?當初傷害我的那些解放軍他們現在好不好?有沒有遠離惡業?我就不懂為什麼,後來佛母告訴我,因為阿媽阿德認為,在藏傳佛教的想法裡面,暴力會衍生暴力,即使是你的敵人,他也不能承受這麼悲苦的事情,如果還有這些惡業,希望就到她為止就好了。”

董靜蓉2012年與自由圖博學聯成員赴香港,向胡錦濤抗議他鎮壓西藏。(董靜蓉提供)
董靜蓉2012年與自由圖博學聯成員赴香港,向胡錦濤抗議他鎮壓西藏。(董靜蓉提供)

董靜蓉以傳說是觀世音眼淚的“綠度母(藏語:སྒྲོལ་མ།)”表現阿媽阿德,代表慈悲心。她說,很多西藏婦女在監獄遭受強暴等不人道對待,不願再談那段痛苦經歷,但阿媽阿德堅持讓年輕人瞭解歷史,才能避免同樣的歷史。

舉目演藝圈 誰像李察吉爾

李察吉爾是董靜蓉筆下少見的西方人。她說,1997年,李察吉爾在奧斯卡舞台呼籲關注鄧小平派兵駐扎西藏迫害人權,明知會斷送熱愛的演藝事業,仍不改其志,果然被中國封殺、永久遭拒絕入境,失去在中國所有演出機會。

美國好萊塢巨星李察吉爾聲援西藏遭中國永久拒絕入境。董靜蓉以蓮花生大士(藏文:པདྨ་འབྱུང་གནས།)表現李察吉爾巨星風范。(董靜蓉提供)
美國好萊塢巨星李察吉爾聲援西藏遭中國永久拒絕入境。董靜蓉以蓮花生大士(藏文:པདྨ་འབྱུང་གནས།)表現李察吉爾巨星風範。(董靜蓉提供)

董靜蓉認為,這種風範才有資格被稱為巨星,很多人沒有自己的基本價值,很多人為了賺錢,你叫他說什麼他都可以說,連做人基本原則都失去。

董靜蓉以蓮花生大士(藏文:པདྨ་འབྱུང་གནས།)表現李察吉爾的精神,“蓮花生大士曾預言:當鐵鳥在天空飛翔,鐵馬在大地奔馳之時,藏人將像螞蟻一樣流散世界各地,佛法也將傳入紅人的國度。紅人,指的就是歐美白人國家。”

奧運精神不該由中國代言

董靜蓉在疫情期間,完成16幅西藏人權捍衛者肖像。西藏台灣人權連線26日將在台北“左轉有書”舉辦其首次個展。海報上,西藏小女孩拿著蘇油燈象徵傳承人權聖火。北京冬奧明年將登場,她直言:“奧運的精神,真的不應該由中國代言!”

19歲的丹增‧尼瑪,參與示威抗議高喊西藏獨立遭警方關押。去年在網路分享被捕訊息再度被捕,獲釋不久後死亡,家人懷疑他在獄中受虐所致。董靜蓉在他身後畫白度母(藏語: རྗེ་བཙུན་སྒྲོལ་དཀར།)傳說是觀世音菩薩的眼淚化現。(董靜蓉提供)
19歲的丹增‧尼瑪,參與示威抗議高喊西藏獨立遭警方關押。去年在網路分享被捕訊息再度被捕,獲釋不久後死亡,家人懷疑他在獄中受虐所致。董靜蓉在他身後畫白度母(藏語: རྗེ་བཙུན་སྒྲོལ་དཀར།)傳說是觀世音菩薩的眼淚化現。(董靜蓉提供)

愛西藏宗教不管藏人死活?

因為疫情,倡議工作西藏問題的活動大都改為線上,董靜蓉將畫作放在臉書分享給所有人。她提到,曾在達蘭薩拉對華人請法團發傳單,聽到“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這種說法,在台灣也常遇見。

她忍不住想說:“你是佛教徒,你聽達賴喇嘛說法,你喜歡西藏文化,你深受西藏宗教文化的啟發,然後你居然不管他們的死活?我真的非常生氣。我覺得這不是政治問題,是人的問題,從頭到尾都是人的問題。如果你覺得我畫的不錯,請給我幾分鐘,聽聽他們的故事。”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夏小華 台北報導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