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陣營炒作第三份歷史決議,為習近平連任造勢? ◎ 陳破空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8月底,中共政治局決定在今年11月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該次會議的主題,除了外界關注的人事變遷外,習近平陣營放風:可能推出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

在此之前,中共已經先後產生兩份歷史決議。第一份,1945年通過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第二份,1981年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習陣營解釋前兩份歷史決議,重點落在:第一份歷史決議確定了毛澤東的核心領導地位,從而確立了毛澤東路線或毛澤東時代;第二份歷史決議確定了鄧小平的核心領導地位,從而確立了鄧小平路線或鄧小平時代。由此暗示:第三份歷史決議將確定習近平的核心領導地位,從而確立習近平路線或習近平時代。

其實,習陣營對前兩份歷史決議的解釋十分牽強,極其片面,甚至錯誤。1945年產生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表達的中心意思:毛澤東代表黨內正確路線,而否定了王明左的路線、張國燾右的路線等。決議中並未提到毛的核心地位。而當時,中共黨內的說法是,毛澤東代表紅區的正確路線,劉少奇代表白區的正確路線。(劉少奇因在1937年任中共北方局書記期間,成功策動盧溝橋事變、誘發國軍與日軍全面決戰而在黨內地位飆升,一舉越過周恩來,陡然攀升到黨內第二號位置。)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值得一提的詭異現象是,當下,第一份歷史決議的全文,已經從中共的所有官網、包括新華社和人民網全面下架,只留下一些簡介性的文字。隱約透露,習近平當局要用自己的語言去任意詮釋那份歷史決議。

至於1981年產生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重點是否定文化大革命、批判毛澤東晚年的錯誤、堅持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從而確立改革開放路線。第二份決議,沒有突出任何個人,反而批判個人崇拜。比如,提到1976年粉碎“四人幫”事件,沒有突出華國鋒,相反提到華國鋒“兩個凡是”的錯誤;提到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沒有突出鄧小平;提到平反冤假錯案,沒有突出胡耀邦。甚至於,整個檔,根本就沒有提到鄧小平的名字,何來確立鄧小平領導核心之說?

“核心”這個名詞,究竟何時提出?毛澤東時代只有一個總體的說法:“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並不指任何個人。

“核心”之於個人,是鄧小平在八九民運、六四屠城之後提出來的,他自稱自己是“第二代領導核心”,順帶定義江澤民是“第三代領導核心”。這種提法,出自鄧小平的私心。他深知,八九年的事,他犯了中共大忌,違反了中共的黨章和憲法。按照中共的原則:党領導一切,包括党領導軍隊,是党指揮槍,而不是槍指揮党。當時,趙紫陽是總書記,而鄧小平是軍委主席。從中共法理上來說,沒有趙紫陽的同意,鄧小平不得調用軍隊。這正是當時38軍軍長徐勤先抗命鄧小平的理由。

鄧小平為了掩飾自己違法違章,故意發明“核心”一詞,意指,雖然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先後是黨主席或總書記,但鄧小平才是“核心”,由此解釋他先後把他們一一罷黜的“合理性”,也解釋他動用軍隊鎮壓八九民運的“合法性”。至於指定江澤民為“第三代領導核心”,不過是鄧小平掩護自己“第二代領導核心”提法的障眼術,同時做了個順水人情,讓江澤民記得他的“恩德”。

回到今天,習陣營炒作第三份歷史決議,暗示將突出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和習思想、習時代等,其用意有兩層:其一,為習近平在明年二十大連任造勢;其二,萬一不能連任,至少,這份歷史決議,也將成為習近平當政十年的政治遺產。

然而,回顧中共前兩份歷史決議的艱難出爐,各派爭議激烈而耗時彌久,如果中共要推出第三份歷史決議,爭議勢必更加激烈而耗時。比如其主要基調,究竟是肯定改革開放?還是回歸文革老路?習陣營和反習陣營,必然有一番明爭暗鬥,甚至爆發激烈爭執。推出第三份歷史決議,能在多大程度上遂踐習近平的心願?恐怕連習近平本人,心下都沒數。由此推之,所謂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最終有可能變得混濁龐雜、不倫不類,甚至於難產。

(2021年9月10日)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