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攔截》:中國武漢病毒所曾進行蝙蝠冠狀病毒改造實驗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9-08 法廣

在調查新聞網站《攔截》( The Intercept )提起 《信息自由法》訴訟後,美國方面發布了 900 多頁與美國資助的中國冠狀病毒研究相關的材料。 這些文件是與《攔截》對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正在進行的《信息自由法》訴訟有關的。《攔截》 正在向公眾提供完整的文件。根據公布,中國實驗室冠狀病毒研究的新細節出現。

據《攔截》報道稱,新發布的文件詳細介紹了美國資助的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幾種冠狀病毒的研究。《攔截》獲得了 900 多頁文件,詳細介紹了非盈利機構“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工作,“生態健康聯盟”是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的衛生組織,該組織使用聯邦資金資助中國實驗室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大量文件包括由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資助的兩項先前未發表的贈款提案,以及與“生態健康聯盟”研究相關的項目更新,由於對新冠疫情起源的興趣增加,該研究已受到審查。

據“美國知情權”組織執行董事加里·拉斯金(Gary Ruskin)說,“這是可能導致當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高風險研究的路線圖。” 報道稱,“美國知情權”組織一直在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其中一項名為“了解蝙蝠冠狀病毒出現的風險”的贈款概述了由“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紮克 (Peter Daszak) 領導的一項雄心勃勃的努力,旨在篩查數千個蝙蝠樣本中的新型冠狀病毒。該研究還涉及篩選與活體動物打交道的人。這些文件包含有關武漢研究的幾個關鍵細節,包括人源化小鼠的關鍵實驗工作是在武漢大學動物實驗中心的生物安全3級實驗室進行的,而不是像以前假定的那樣,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這些文件對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始於實驗室事故的理論提出了額外的問題。

該報道稱,但達紮克強烈否認了這一觀點。“生態健康聯盟”為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提供了總計310萬美元的捐贈資金,其中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部分用於識別和改變可能感染人類的​​蝙蝠冠狀病毒的59.9萬美元。報道稱,甚至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許多科學家就擔心與此類實驗相關的潛在危險。撥款提案承認了其中一些危險:“實地考察涉及接觸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SARS) 或其他冠狀病毒( CoVs)的最高風險,同時在蝙蝠密度高的洞穴中工作,並且有可能吸入糞便粉塵。”PUBLICITÉ

據哈佛-麻省理工的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學家阿麗娜·陳(Alina Chan)說,文件表明“生態健康聯盟”有理由認真對待“實驗室泄漏理論”。據阿麗娜·陳指出,“在這個提議中,他們實際上指出他們知道這項工作有多大風險。他們一直在談論可能會被(蝙蝠)咬的人——他們記錄了每個被咬的人。” 阿麗娜·陳問道,“生態健康聯盟有這些記錄嗎?如果沒有,他們怎麼可能排除與研究有關的事故?”

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 (Richard Ebright) 表示,這些文件包含有關在武漢進行的研究的關鍵信息,包括有關新病毒產生的信息。據埃布賴特在審查文件後寫信給 《攔截》說,“他們構建的病毒被測試了其感染小鼠的能力,這些小鼠被設計成在其細胞上顯示人類類型的受體。”埃布賴特還表示,這些文件清楚地表明,兩種不同類型的新型冠狀病毒能夠感染人源化小鼠。埃布賴特說,“當他們在研究與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時,他們同時對與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MERS)相關的冠狀病毒進行了平行項目研究。”埃布賴特指的是導致中東呼吸綜合征的病毒。

據該報道,當被問及贈款情況時,“生態健康聯盟”的通訊經理羅伯特·凱斯勒(Robert Kessler)說:“我們申請了贈款來進行研究。相關機構認為這是一項重要的研究,因此資助了它。”

該贈款最初授予為期五年——從2014年到2019年。資金於2019年續期,但被特朗普政府於2020年4月暫停。

該報道稱,導致新冠病毒(Covid-19 )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征冠狀病毒2(SARS-CoV-2)的近親是一種在蝙蝠中發現的病毒,這使這些動物成為了解新冠病毒大流行起源的努力的焦點。病毒究竟是如何傳染給人類的,這是一個激烈爭論的話題。許多科學家認為這是一種“自然溢出”,這意味着病毒是在人與動物密切接觸的潮濕市場或農村地區等環境中傳播給人類的。與此同時,懷疑“實驗室起源”的生物安全專家和互聯網偵探花了一年多時間研究公開信息和晦澀難懂的科學出版物,尋找答案。在過去的幾個月里,領先的科學家們也呼籲進行更深入的調查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源,拜登總統也是如此,他在 5 月下令情報界研究這個問題。8月27日,拜登宣布情報調查尚無定論。

據該報道稱,拜登指責中國未能發布關鍵數據,但美國政府也遲遲沒有發布信息。《攔截》最初在 2020 年 9 月提出了這些建議。

阿麗娜·陳表示,“我希望這份文件能在 2020年初發布。” 她呼籲對“實驗室泄漏理論”進行調查,並認為,“如果將所有信息透明放在一起,連同生態健康聯盟提交的可信文件,事情就會發生巨大變化。”

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的第二項資助,“了解東南亞新發傳染病熱點地區人畜共患病毒出現的風險”,於2020年8月獲得,並延續到2025年。這份寫於2019年的提案常常顯得很有先見之明,側重於在 “突發傳染病”爆發時在亞洲擴大規模和部署資源,並將亞洲稱為“這個最容易出現突發傳染病的熱點地區”。

新披露文件證實武漢病毒所曾進行蝙蝠冠狀病毒改造實驗

2021年9月8日 美國之音 林楓

華盛頓— 美國新聞網站《攔截》(The Intercept) 新披露的文件證實武漢病毒所曾進行蝙蝠冠狀病毒改造實驗。

這一披露雖然不能就此斷定造成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全球大流行的冠狀病毒(SARS-CoV-2)來自於實驗室洩露,但它給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於實驗室的說法提供了新的有力線索,同時反駁了中國官方的說法。中國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此前曾斷然否定武漢病毒研究所曾進行過冠狀病毒增益功能的研究。

達薩克確與武漢病毒所合作尋找新型冠狀病毒

這批900多頁的文件是The Intercept 與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進行的《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訴訟中獲得的。文件包括由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資助的兩個先前未公佈的研究建議書,以及與生態健康聯盟的研究有關的項目更新。這家機構的負責人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開展過很多合作,他也是中國政府同意的、世衛組織派往武漢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組中唯一一位美籍專家。

據The Intercept報導,其中一項資金申請計劃名為《了解蝙蝠冠狀病毒出現的風險》(Understanding the Risk of Bat Coronavirus Emergence), 由彼得·達薩克本人主導,研究內容是通過篩選數以千計的蝙蝠樣本來尋找新型冠狀病毒。這項研究還涉及篩選與活體動物接觸的人。披露的文件還涉及到在武漢進行病毒研究的幾個關鍵細節,包括在武漢大學動物實驗中心的一個生物安全等級為三級的實驗室,而不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進行的人源化小鼠的關鍵實驗工作。這些新發現對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可能始於實驗室事故提出了更多的疑問。

根據The Intercept 公佈的文件,生態健康聯盟從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中,共獲得總計約310萬美元的撥款,其中包括給武漢病毒研究所的59.9萬美元經費,用於找到和改變可能感染人類的蝙蝠冠狀病毒的所謂“功能增益研究”(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撥款申請書中特別提到研究中涉及到的一些危險,比如“在實地工作中有接觸到SARS或其他冠狀病毒的最高等級風險,在頭頂蝙蝠密度很高的洞穴中工作時,有可能會吸入蝙蝠糞便灰塵。”

《名利場》雜誌(Vanity Fair) 今年6月曾發表長篇調查報導,披露了生態健康聯盟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和該所研究員石正麗的合作。報導說,該組織每年從一系列美國聯邦機構獲得高額資助。石正麗本人在其簡歷中列出了美國政府超過120萬美元的撥款,包括2014年至2019年期間來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66.5萬美元,以及同期來自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的55.95萬美元。《名利場》的報導說,這些資金中至少有一部分是通過“生態健康聯盟”提供的。

埃布賴特:文件證明研究產生的病毒可感染人類

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是最早提出要對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於實驗室洩露或事故的科學家之一。他通過電子郵件回答美國之音提問時表示,這批文件可以證實,在武漢進行過構建新型嵌合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研究,該病毒將一種冠狀病毒的穗狀基因與另一種冠狀病毒的遺傳信息結合起來,並確認由此產生的病毒可以感染人類細胞。相關研究是生態健康聯盟申請到聯邦經費後,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等單位合作完成的。

埃布賴特還表示,這批文件首次揭示了實驗室生成的新型SARS相關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源化小鼠。文件還顯示,其中一種由實驗室生成的、之前未被公開披露的新型冠狀病毒對人源化小鼠的致病性,比構建該病毒的原始病毒致病性更強,並且已得到證明該病毒的致病性得到了增強。

這一發現與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人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所得出的部分結論相吻合。8月2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人公佈了有關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最終報告的補充報告。報告基於開源信息得出的結論認為,大量“優勢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是由武漢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9月12日之前的某個時候意外釋放的。”報告指出,“武漢病毒所的研究人員與美國科學家合作並在PRC(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美國政府雙方的資助下,在武漢病毒所對冠狀病毒進行了功能增益研究,有時是在二級生物安全水平的條件下進行的。這項研究的主要側重點是改造無法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這份調查報告還提議傳喚生態健康聯盟負責人彼得·達薩克前往國會作證。

埃布賴特6月份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曾表示,美國國會或司法部應儘早啟動有關調查,並傳喚證人。他說,生態健康聯盟所掌握的文件有可能為解決新冠病毒起源問題提供非常重要和有用的信息,包括他們的經費申請建議書、撥款進展報告、武漢實驗室的原始數據、武漢實驗室的分析數據、與武漢實驗室一起撰寫的科學論文草稿以及與武漢實驗室的大量通信。

截至發稿時,生態健康聯盟沒有回复美國之音的採訪請求。

美情報部門報告仍未能就病毒源頭下定論

美國情報界目前仍然未能就新冠病毒的起源得出結論。8月末,美國情報機關向白宮提交的新冠病毒起源報告解密部分顯示,他們無法確定病毒是來自於實驗室洩露還是通過自然界中的動物宿主傳播給人類。根據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公佈的報告解密部分,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和另外四家情報機關以低度信心評估,病毒最初由動物傳染給人類的。第五家情報機關以中度信心評估,這場全球大流行是在中國一起與實驗室有關的事故引發的。事故“可能涉及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動物處理或採樣”。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表示,在沒有來自中國的更多合作或新消息的情況下,美國情報部門不大可能得出結論。

美國總統拜登對這一結論發表聲明稱,中國仍然是找出新冠病毒源頭的關鍵。聲明說,“關於此次大流行病起源的關鍵信息存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然而從一開始,中國政府官員就力圖阻止國際調查人員和全球公共衛生界成員獲取這些信息。時至今日,即使這次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數繼續上升,中華人民共和國仍繼續拒絕要求透明度的呼聲並隱瞞信息。”

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仍然明確拒絕世衛組織派專家前往中國進行第二階段的病毒溯源調查。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