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律師會選舉建制陣營全勝,親民主派全面潰敗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年8月25日 BBC

香港律師會理事會改選,五個改選的議席全數由親建制的「專業派」勝出,親民主派的「開明派」候選人全部落敗,讓建制派保有律師會理事會的控制權,同時令泛民主派在北京修改選舉制度後,無法透過律師會在選委會的地位左右香港特首和立法會選舉。

香港律師會理事會在改選前有六名成員被視為屬於親民主派的「開明派」,原本有四名候選人同樣屬於「開明派」,外界預計如果這四人成功當選,就可以主導律師會許多決定,但改選後建制陣營的議席反而增加。

這次選舉風波不斷,中國官媒多次警告律師會不應成為政治化團體,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放話說專業團體做不專業的事,政府的唯一取向「就是與它中止關係」,最後更有「開明派」候選人以人身安全為由退選。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香港律師會是當地其中一個代表律師的專業團體,另一個是大律師公會,但兩者的政治取態完全不同。隨著香港近月不斷有社運組織和工會等因為北京和香港政府的壓力解散,外界一度關注專業團體會否成為當局下一個打壓的對象。

但有分析認為,律師會、大律師公會、醫學會等專業團體的性質與一般社運組織和工會不同,不會成為當局直接打壓的對象。

「專業派」與「開明派」之爭

周二(8月24日)的選舉中,全部五名親建制「專業派」的候選人各自都取得超過3000票當選,三名親民主派的「開明派」各自取得不足2000票落選,另外兩名中間派候選人取得不足300票。

「專業派」候選人當選後見記者時,多次強調上任後不會政治化,也不會讓政治凌駕專業。其中一名勝選人黃巧欣代表「專業派」發言時形容,他們是「在政治化的社會盡了一點綿力」,團結律師的專業初心。

這場選舉最初有四名「開明派」候選人參選,讓民主派陣營有機會控制律師會理事會超過一半議席,令中國官媒和香港建制陣營多次發聲評論。

其中《人民日報》率先在8月13日發表文章指,律師會應以理性的選舉,呈現它與大律師公會的不同,才能博取更大的發展空間。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和林鄭月娥也發表類似的言論,指律師會不應被政治化。

香港的親建制報章和團體連續多天也不斷發聲,批評部份屬「開明派」的律師會理事和參選人。其中,親建制組織「香港政研會」指其中一名候選人羅彰南,2018年曾向一名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了解一宗案件,違反律師會相關的規例,又指他去年參加聯署,反對香港政府取消四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席位。

投票日前數天,羅彰南在上周六(8月21日)宣佈以個人和家人的安全為由退選,透露自己收到電話恐嚇。他同時發表聲明,強調與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的對話沒有不當,律師會早前也就事件調查,得出同樣結論。

「好言相勸」

香港律師會是當地其中一個律師代表組織,另一個是香港大律師公會,它們都是專業組織,獲政府授權監管業內人士,有權利傳召被指違規的律師或大律師出席紀律聆訊,甚至取消對方的執業資格,其他類似的組織還有監管醫生的香港醫學會。

另外,律師會和大律師公會都可以在選舉委員會選舉投票,令它們可以左右香港特首選舉。北京修改香港選舉辦法後,更可以影響立法會選舉。

香港律師會過去一段時間都是由親建制派的成員佔多數,現任會長彭韻僖的立場也被視為親建制派,曾經批評2019年香港示威浪潮中的破壞行為是無視法紀。香港《國安法》去年6月實施後,她也公開指很高興北京政府在設立這部法律時聽取了律師會的聲音。

而香港大律師公會過去的立場就與民主派比較接近。它去年回應香港《國安法》時就批評,部份條文與《基本法》衝突,也削弱了香港司法獨立、基本人權和自由的保障,說法被北京官員批評。

香港近月許多民主派的組織解散,包括香港最大的單一行業工會教協、過去多次舉辦遊行的民陣等,令外界關注這些專業團體會不會成為下一批目標。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醫生和律師專業與社會其他專業不同,相信北京政府非到必要時候也不想直接出手處理。

他在律師會理事會選舉前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說,北京政府是看見律師會可能受到一些被視為是激進勢力操控才會「好言相勸」,即使是警告也是「留有餘地的警告」。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