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協主席陳朗升:國安法下新聞自由支離破碎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年7月22日 美國之音 湯惠芸

香港— 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制訂的《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周年,香港記者協會最近發表題為《破碎的自由》2021年度言論自由年報,形容過去一年香港傳媒環境急速惡化,自由在極權下被摧毀,變得支離破碎,報告並關注壹傳媒旗下的《蘋果日報》三間公司因高層涉嫌違反國安法而被凍結資金,被逼停止營運。

《蘋果日報》停運後,警方星期三上門拘捕該報前執行總編輯林文宗,較早前被捕獲准保釋的前副社長陳沛敏及前主筆馮偉光,亦被取消保釋,扣留警署調查。記協主席陳朗升對警方一再拘捕新聞編採人員表示不能理解,促當局停止拘捕新聞工作者。

創刊26年的香港《蘋果日報》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年內,兩度被警方國安處人員大規模搜查報社,包括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在內,超過10名管理層及編採人員被警方拘捕,並凍結超過232萬美元的資金,難以繼續維持網站及報紙出刊的運作,成為國安法下首家受壓關閉的媒體。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警方國安處拘捕4名前蘋果編採高層

最後一份《蘋果日報》6月24日發行破紀錄的100萬份,全部售清。事隔一個月左右,警方星期三(7月21日)清晨6時左右,上門拘捕該報前執行總編輯林文宗,指控他涉嫌“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在警署扣留調查。

香港《蘋果日報》停刊接近一個月後,警方國安處7月21 日再次拘捕4名《蘋果日報》前高層編採人員, 指控他們涉嫌”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7月22日將會被帶上法院提堂(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蘋果日報》停刊接近一個月後,警方國安處7月21 日再次拘捕4名《蘋果日報》前高層編採人員, 指控他們涉嫌”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7月22日將會被帶上法院提堂(美國之音/湯惠芸)

警方國安處星期三亦撤銷較早前被捕的《蘋果日報》前副社長陳沛敏,以及該報前英文版執總馮偉光的保釋安排,他們星期三再度被捕。警方指他們涉嫌“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亦即是二人早前被捕的控罪。

據網媒《立場新聞》報導,星期三晚上八時許,《蘋果日報》前主筆楊清奇也再次被捕。

《立場新聞》報導指,香港警方星期三晚上11時40分發新聞稿表示,國安處今年6月拘捕一名55歲男子,涉嫌“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星期三撤銷了他的保釋安排,他現正被扣查。據了解,有關男子為楊清奇。

此外,國安處以《香港國安法》第29條“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落案起訴4名51至57歲人士,包括星期三早上被捕的51歲男子、上述被撤銷保釋安排的男子,及較早前被撤銷保釋安排的一男一女。4人將於星期四(7月22日) 早上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

記協對警方再拘捕蘋果編採人員感不解

香港記協主席陳朗升星期三出席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主持的網台節目,接受傳媒提問時,對警方一再拘捕新聞編採人員表示“百思不得其解”,認為當局不了解傳媒機構的運作。

陳朗昇說:“覺得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去拘捕一些編採人員,我們是’百思不得其解’,說出來的原因也不清楚是什麼。我們都是擔心的就是,其實當局怎樣理解新聞工作?正如剛剛我說,它們知不知其實公司的管理,同編採其實是獨立的,編採做的決定是很多人有機會做的。是否掌握這些說法,我覺得它們未必掌握。譬如我們都見到第一次搜蘋果(壹傳媒大樓)的時候,有些編採人員、編輯說都一齊在做直播、在做採訪,警方會說你做編輯不是編一下東西、改一下東西的嗎,就是告訴他當然不是,其實做編輯可以有很多工作的。”

陳朗升表示,保安局以致警方國安處高層不了解傳媒機構的運作,拘捕行動可能會有誤判,希望法院處理相關編採人員保釋申請的時候,可以說明國安法拘捕新聞工作者的紅線。

陳朗昇說:“記協一定是不希望見到編採人員,做內容、去寫報導、做評論的人,是會被捕。你都見到林文宗先生他是在整個《蘋果日報》最後的歲月,擔當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沒有他蘋果出不了版的,即是大家都會見到這個是一個很典型的新聞人的角色、崗位怎樣發揮,我希望警方盡快交待,亦都期望法院在處理這些保釋的時候,因為警方是會提出它們有那些文章是有問題的,但是因為受條例、法例影響,我們是不能報導,這樣其實涉及這麼大公眾利益,希望法院、涉事的法官都可以重新考慮,清楚告訴社會,究竟做些什麼評論、寫什麼報導,是會被人抓去即是上法院,連保釋都保不了的。”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陳朗升表示,保安局及警方不了解傳媒機構的運作,拘捕《蘋果日報》編採人員的行動可能會有誤判(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陳朗升表示,保安局及警方不了解傳媒機構的運作,拘捕《蘋果日報》編採人員的行動可能會有誤判(美國之音/湯惠芸)

記協促當局停止拘捕新聞工作者

陳朗升表示,被捕的《蘋果日報》高層及編採人員,部份可能身兼公司董事,但是他強調,傳媒機構的管理層及編採部門其實是分開運作,促請當局停止拘捕新聞工作者。

陳朗昇說:“特別是《蘋果日報》的編採人員是墜入了法網,但是其實我們看到那個關係,就是當局其實可能搞錯了。”

劉慧卿問:“錯了些什麼呢﹖”

陳朗昇說:“它們(當局)經常都、譬如警方陳述案情就說,他們因為是那些公司的董事,所以他們就知情,即是好像有一個陰謀,他既然是董事就一定牽涉其中了,我就告訴它,他們是董事之余其實他們是編採人員來的,那些(被捕人)是社長、副社長、總編輯、執行總編輯,他們是要做一些編輯的決定的,而做這些編輯決定的時候,可能你(警方)會覺得就是因為你們有個這樣的計劃,所以就有這樣的報導,但是它(警方)不知道編輯以及管理是分開的,說真的,不是每一個董事都可以指揮到編輯室做什麼的。”

記協形容國安法下新聞自由支離破碎

《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年後,香港記者協會上星期四(7月15日)發表題為《破碎的自由》的2021年度言論自由年報。年報總編輯楊健興表示,過去一年香港傳媒環境急速惡化,自由在極權下被摧毀,變得支離破碎,官方對其他媒體的打壓經已經展開,未來將會更為明顯。

陳朗升解釋,國安法下香港的新聞自由變得支離破碎,他形容為“散散收收”(零零碎碎),其實不算有新聞自由,很多敏感議題都會有所顧忌。

陳朗昇說:“但問題是、即是我們坐在這裡的記者都知道,如果我們寫某些內容,即是會有危險、會’出事’(發生狀況)。譬如很老實說、大家都知,談及獨立的問題、談及製裁的問題、現在可能甚至談及梁健輝案件(7-1銅鑼灣刺警案)的問題,你怎樣去定義他、你怎樣去說他,都已經成為了一個可能有後果的情況。”

劉慧卿問:“這樣你們記協有什麼意見呢﹖即是有些東西就是一個事實來的,有人講了、有人做了,這樣你報不報呢﹖抑或有些評論、有些人出來要呼籲,這樣你們怎樣劃(那)條線,報不報呢你作為記者﹖”

陳朗昇說:“沒有啊,大家都是唯有、即是很老實講大家每間(傳媒)自己去拿捏吧,譬如我們、我自己工作的機構,我們上司就說了報導就沒得妥協的。 ”

劉慧卿問:“報導譬如陳大文說什麼。”

陳朗昇說:“對了、陳大文說什麼,陳大文去了美國,他說什麼,我們都報的。”

批林鄭不說明國安法紅線

陳朗升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會見記者時,被問及國安法的紅線,沒有清晰回應,只是推說新聞工作者“心知肚明”,他認為國安法其實是政治問題。

陳朗昇說:“我們兩星期前問過林鄭月娥,譬如(那)條紅線在哪裡﹖什麼報得、什麼報不得,她說你們就最清楚是什麼啦。”

劉慧卿問:“心知肚明﹖”

陳朗昇說:“是啊、心知肚明﹗即是其實我們覺得會不會是這樣呢,卿姐,其實是一條、是一個政治問題,不是一個法律問題來的,即是它(當局)去取締你或者不取締你,那個政治效果是怎樣,它是想那件事。至於是不是法律上面報得、報不得,很老實我都常常說,你說制裁的新聞、獨立的新聞,所有主流電視台都有報的。”

劉慧卿說:“又報北京又報華盛頓。”

陳朗昇說:“第二、我們去做直播、譬如我們去(銅鑼灣)SOGO門口做直播,但是很多觀眾朋友都在RIP(安息)、或者覺得安息那樣,警察如果覺得不妥當的,隨時又可以說我們煽動的,即是這樣都可以取締我們。”

劉慧卿說:“暫時(還)未。”

陳朗昇說:“暫時(還)未吧,所以我會覺得是一個政治問題多過法律問題,那條紅線都是看它(當局)。”

促當局勿對7-21事件掩耳盜鈴

記者問及,星期三是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7-21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兩週年,《蘋果日報》停刊後,沒有主流報章作深入分析報導,只有網媒《立場新聞》以前香港電台《鏗鏘集》班底,蔡玉玲及鄭思思,製作錄像新聞專題,繼續發崛7-21事件的真相。

陳朗升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有些容易受控制的傳媒到底是不是主流,他相信香港市民都會見到,他承認香港人可以接觸的新聞內容愈來愈受到限制,這個是事實,他強調只要一日香港沒有網禁,他相信香港人仍然可以獲得不同角度的資訊。

陳朗昇說:“但是只要香港一日沒有網禁,大家都、即是你主流媒體,我奉勸那些去控制這些事的人去想清楚,不是你蓋著所有東西,大家就會不看、不知、不記得,你只是會將所有原本還會關註一下、看一下主流媒體的人,都全部趕走,大家就上網去看,都會記得、都會見到7-21有關的報導、有關的訪問、有關的專題探討的,這樣其實一樣是會有很多市民會繼續關注,對政府的不滿、對政府處理7-21事件那個不清不楚的不滿,不會這樣消弭了,所以我只能夠呼籲他們不要掩耳盜鈴。”

網媒報導未必對當局不利

陳朗升上星期四(7月15日)在記協發表年報的記者會上表示,今年7-1銅鑼灣襲警案,當場有多家網媒做現場直播,將案發時的實況呈現出來,他認為網媒的報導未必對當局不利。

陳朗昇說:“在7月1日發生的襲警案,大家都會清楚見到了,《看中國》的鏡頭原全拍到整個施襲的過程,《眾新聞》的鏡頭拍到警員是有為那位受刀傷的男子去急救,其實這些都是網媒,這些都是經常都說要監管、要有一些規範的範疇,但是正正是它們的鏡頭就是將那個事件最快、最清楚的環節,給了大家看,亦還了警方的公道及清白,我希望政府當局也好、特區政府也好、北京當局都好,請你看清楚,新聞的鏡頭、記者那支筆,其實不一定是對它們不利的,新聞自由是我們香港賴以成功的一個基石,希望它們真的都同我們一樣,都是會珍惜這個的價值。”

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新聞自由最差一年

記協年報總編輯、前主席楊健興表示,國安法實施一年以來,很多評論員、學者都不敢接受訪問,他慨嘆香港從來未出現這樣的情況,過去一年是他自1984年從事新聞行業以來,新聞自由最差的一年。

楊健興說:“對於銅鑼灣(刺警)的事件,的的確確是會社會上有些不同看法的話,但是當某一種看法你講了出來之後,會被整個政府以至於立法會議員,點名、批判你的話,我想再大的教授都不是很想捲入這些爭議當中,而當這些人都不敢講,他們都不想講,或者想講少一些的話,每一日都說會有些人擱筆的話,我們傳媒有熱誠、有志的新聞工作者想繼續寫、繼續講,但是當那些人都不敢講的話,這個還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呢﹖”

楊健興表示,去年的記協年報題為《危城下的自由》,今年想不到任何字眼能形容目前境況,最後年報名為《破碎的自由》,因為在極權管制下,自由愈來愈支離破碎,尤其當經營26年的《壹傳媒》旗下的《蘋果日報》被指控幾十篇文章違反《港區國安法》,但當案件仍在司法程序,未正式審訊,《蘋果日報》的戶口已被凍結,最後停運,他認為清楚見到國安法的殺傷力及破壞力。楊健興又表示,暫時未想到類似壹傳媒的情況有否在其他地方出現過。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