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80年,美英首腦簽署《新大西洋憲章》,聚焦中國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6-11 法廣

1941年6月蘇德戰爭爆發,前蘇聯正式參加二戰後,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和英國首相丘吉爾在大西洋北部紐芬蘭阿金夏海灣的兩國軍艦上會面。當年8月13日,二人簽署了提出對戰後重建和維護世界和平的國際規則構想的八項原則。時隔80年後,正在歐洲訪問的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約翰遜在6月10日舉行會談,並效仿前人簽署了同樣列出八項原則的《新大西洋憲章》。

羅斯福與丘吉爾簽署的原版《大西洋憲章》包括八項原則,憲章宣布了民族自治、領土完整、經濟國際主義、社會安全、縮減軍備以及國際合作等八項原則,並決心以此作為重建二戰後世界和平和秩序的政策依據。在丘吉爾從其海上會面返回後不久,十個政府在倫敦會晤,以對大《大西洋憲章》的原則進行支持,並承諾進行全力合作促使憲章生效。這份宣言於9月24日由蘇聯和9個被佔領的歐洲政府共同簽署,其中被佔領歐洲政府包括:比利時、捷克斯洛伐克、希臘、盧森堡、荷蘭、挪威、波蘭、南斯拉夫以及法國戴高樂將軍的代表。

拜登和約翰遜周四在七國集團峰會召開前夕舉行了雙邊會談。白宮通過聲明對此介紹稱,“今天,拜登總統應英國首相的邀請,在七國集團首腦會議之前訪問了英國。總統和首相在《新大西洋憲章》中提出了一個全球願景,即深化在民主和人權、國防和安全、科學和創新以及經濟繁榮方面的合作,重新共同努力應對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喪失和新出現的健康威脅所帶來的挑戰。”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就雙方此次簽署的《新大西洋憲章》內容,白宮指出,“今天,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重申,他們承諾共同努力,實現我們對一個更加和平和繁榮的未來的願景。”新憲章稱,“我們振興後的《大西洋憲章》,在80年前的承諾和願望的基礎上,申明了我們對維持我們持久的價值觀和捍衛它們以應對新舊挑戰的持續承諾。我們承諾與所有認同我們民主價值觀的夥伴緊密合作,並反擊那些試圖破壞我們聯盟和機構的努力。”

新憲章寫道,“首先,我們決心捍衛民主和開放社會的原則、價值觀和制度,這些原則、價值觀和制度推動着我們自己的國家力量和聯盟的建立。我們必須確保民主國家–從我們自己的國家開始–能夠解決我們這個時代的關鍵挑戰。我們將倡導透明,維護法治,支持公民社會和獨立媒體。我們還將對抗不公正和不平等,捍衛所有人固有的尊嚴和人權。”

新憲章稱,“第二,我們打算加強維持國際合作的機構、法律和規範,使其適應21世紀的新挑戰,並防範那些會破壞它們的人。我們將通過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共同應對全球挑戰;擁抱新興技術的前景並管理其危險性;促進經濟發展和工作尊嚴;並使國家間的貿易能夠公開和公平。”

新憲章稱,“第三,我們仍然團結在主權、領土完整以及和平解決爭端的原則背後。我們反對通過虛假信息或其他惡意影響進行干涉,包括選舉,並重申我們對債務透明度、可持續性和債務減免的健全管理的承諾。我們也將捍衛諸如航行和飛越自由以及其他國際合法下使用海洋的關鍵原則。”

新憲章稱,“第四,我們決心利用和保護我們在科學和技術方面的創新優勢,以支持我們的共同安全並在國內提供就業機會;開放新的市場;促進新標準和技術的開發和部署,以支持民主價值觀;繼續投資於對世界面臨的最大挑戰的研究;並促進全球可持續發展。”

新憲章稱,“第五,我們申明,我們有共同的責任維護我們的集體安全和國際穩定,以及抵禦包括網絡威脅在內的各種現代威脅的復原力。我們已經宣布,我們的核威懾力量是為了保衛北約,只要有核武器,北約就將繼續是一個核聯盟。我們的北約盟國和夥伴將始終能夠依靠我們,即使他們繼續加強自己的國家力量。我們承諾在網絡空間、軍備控制、裁軍和防核擴散措施方面促進負責任的國家行為框架,以減少國際衝突的風險。我們仍然致力於打擊威脅我們公民和利益的恐怖主義分子。”

新憲章續稱,“第六,我們承諾繼續為21世紀建設一個包容、公平、氣候友好、可持續、基於規則的全球經濟。我們將加強金融穩定和透明度,打擊腐敗和非法金融,並通過高的勞工和環境標準進行創新和競爭。”

新憲章稱,“第七,世界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必須採取緊急和雄心勃勃的行動來應對氣候危機,保護生物多樣性和維持自然。我們各國將在我們所有的國際行動中優先考慮這些問題。”

新憲章稱,“第八,我們認識到衛生危機的災難性影響,以及加強我們對衛生威脅的集體防禦的全球利益。我們承諾繼續合作,加強衛生系統,促進我們的健康保護,並協助其他國家也這樣做。”

拜登與約翰遜簽署《新大西洋憲章》,聚焦中國

2021年6月11日 美國之音 莉雅

華盛頓— 美國總統拜登星期四(6月10日)與英國首相約翰遜簽署了《新大西洋憲章》,承諾在共同原則的基礎上應對全球性的挑戰,包括日益咄咄逼人的威權中國的崛起​​,表示要“決心捍衛民主和開放社會的原則、價值觀和機構”。

拜登與約翰遜在七國集團峰會召開的前一天舉行了會談。這是美英兩國領導人之間首次面對面的會晤。儘管拜登此前稱約翰遜是特朗普的翻版,但雙方都試圖重新設定美英關係,以應對西新的挑戰。

在美國總統羅斯福與英國首相丘吉爾簽署了規劃戰後全球秩序的《大西洋憲章》的80年之後,拜登與約翰遜簽署了《新大西洋憲章》,重申致力於共同努力,實現他們對一個更和平、更繁榮的未來的願景。

“我們重新振興的《大西洋憲章》建立在80年前的承諾和願望的基礎上,確認了我們對維持我們經久不衰的價值觀,並在應對新老挑戰的時候捍衛它們的持續承諾。我們致力於與所有認同我們民主價值觀的伙伴密切合作,對抗那些尋求破壞我們的聯盟和機構的人的企圖,”這份文件說。

新憲章列出了八個合作的廣泛領域,包括捍衛民主、重申集體安全的重要性、建立一個公平的貿易體系、對付氣候變化、打擊網絡襲擊和強化健康體係等。

這份文件沒有提中國的名字,但字裡行間很明顯可以看到的是,這兩位領導人有意就如何處理與北京的戰略競爭進行合作。

“我們決心捍衛推動我們的國家實力和我們的聯盟的民主和開放社會的原則、價值觀和機構。我們必須確保民主國家——從我們自己的國家開始——能夠解決我們這個時代的關鍵挑戰。我們將倡導透明,維護法治,支持公民社會和獨立媒體。我們還將對抗不公正和不平等,捍衛所有人固有的尊嚴和人權,”憲章的第一點說。

這份文件說,他們“打算加強維持國際合作的機構、法律和規範,對它們進行調整,來迎接21世紀的新挑戰,並防範那些會損害它們的東西”。

“我們仍然團結在主權、領土完整和和平解決爭端的原則之下。我們反對通過虛假信息或其他惡意影響力進行干預,包括干預選舉,並重申我們對債務透明度、可持續性和債務減免的良好治理的承諾。我們也將捍衛航行和飛越自由以及其他在國際上合法使用海洋等關鍵原則,”文件的第三點說。

他們還“決心駕馭和保護我們在科學和技術方面的創新優勢,以支持我們的共同安全,並在國內創造就業”,促進新標準和技術的開發和應用,以支持民主價值觀等。

這份憲章在很大程度上呼應了拜登總統的一個核心論點,即西方民主國家正在與中國、俄羅斯這樣的威權體制處在一場民主與專制的較量之中。

他2月19日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發表視頻講話時說,世界正處於一個民主與專制統治博弈的歷史拐點。他相信民主將會而且必須獲勝,但美國及其盟友必須為與中國的長期和激烈的戰略競爭做好準備。

3月25日,拜登在上任後舉行的首次新聞發布會上強調,世界如今面臨著“民主與專制的較量”,而“我們必須證明民主是起作用的”。

拜登上任後把強化與盟友和夥伴的關係,以共同應對中國構成的挑戰作為其外交政策的優先考慮。目前的跡象顯示,他的這個做法正在取得成效,但這並不意味著,在如何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上,美國及其盟友之間不會有分歧,尤其是在經濟領域。

在拜登抵達英國的當天,英國國際貿易部的一位官員對英國上議院一個委員會說,除了加深與中國的經濟聯繫以外,英國別無選擇,因為“中國為英國經濟提供的機會比其他任何市場都多”。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