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漫談音樂 (70)】Tchaikovsky Symphony No. 4 in F minor – A Tale of Two Women ◎ 信雅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6.05

我在醫學院時,照往例6年級學生要演一部話劇,我們選了法國作家莫里哀的喜劇「吝嗇鬼 (L’avare)」,我演了吝嗇鬼角色,幕後配音是由李明亮同學負責。劇中吝嗇鬼發現失去金錢時,他在台上發狂,幕後音樂充分表現了發狂的心理反應,幫助我演得很逼真。後來我一直尋找這首樂曲,終於發現是 Pyotr Iliych Tchaikovsky (1840-1893) 第四交響樂第四樂章的開始。從此以後,我很佩服 Tchaikovsky 用音樂表現人類心理的特別才能。

後來從其他書籍、雜誌發現Tchaikovsky 寫第四交響樂時受二位女士的影響。1877年5月7日慶祝他37歲生日,當時雖然他已成爲俄國有名的音樂家,可是他的私生活有些不能公開的秘密,音樂學家認爲他是 Homosexual(同性戀),不敢公開承認,所以朋友很少,常常內心掙扎,用喝酒與抽煙來解脫心裡的重擔。在慶祝生日後,開始籌劃寫第四交響樂。

他在莫斯科音樂院教學時有一位鋼琴學生 Antonina Miyukova (1849-1917) 對他傾心,1877年寫一封信給 Tchaikovsky 說很想念他,他很客氣的回信拒絕。他離開莫斯科後,又接到她的另一封信,說她真心愛他,一天到晚都在想他,如果他不接受,她想要自殺,她請求最後見他一面。Tchaikovsky 接到這封信,心裡很不安,請教弟弟 Modest(也是 Homosexual),他勸哥哥最好是不要與她見面。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Tchaikovsky 想來想去,決定見她一面,他很天真的想,結婚可能會治癒Homosexual問題。1877年7月18日見到 Antonina 時,他很坦白說:「我從來沒有女朋友,現在年紀也不小,不可能有年輕人那種熱烈的戀愛,妳是我喜愛的第一位女人,如果妳答應結婚後可以保持安靜的日子,我會正式向妳求婚」。他周圍的朋友聽到這消息,盡量勸他改變主意。6個禮拜後,他們在莫斯科教堂結婚,當牧師證婚後,宣佈新郎吻新娘時, Tchaikovsky 頓時發覺他不可能與女人結婚,可是後悔已來不及了。留下新娘一個人招待來賓,他一個人跑回家哭泣。

他們的婚姻完全失敗,兩人相處幾天後,他們之間的關係完全破裂。婚後不到3個禮拜,他寫信訴苦給「另一位女士」說他們的結婚失敗了,不可能與Antonina繼續相處,他甚至想自殺。後來請朋友 Anton Rubinstein 告訴 Antonina 說醫師勸告他不能與她住在一起。

他訴苦的「另一位女士」就是 Nadezhda von Meck (1831-1894) 夫人,比 Tchaikovsky 大9歲。 她的丈夫 Karl von Meck 是俄國有名的鐵路企業家,生了18個孩子。1876年 Karl忽然去世,全部遺產留給夫人。Nadezhda很重視藝術,開始慈善事業,捐款給學校和有名的音樂家、藝術家。

她很喜愛 Tchaikovsky 的音樂,於1876年12月寫信給他,請他編寫小提琴樂曲,他立刻回信答應。不久之後 von Meck 夫人又寫信,很老實說她很狂愛他的音樂;Tchaikovsky 立刻回信鼓勵她把心中的話坦白寫出來,從此以後他們成爲很知己的通信朋友,可以互相談天或訴苦。

von Meck 夫人決定每月寄 6000 rubles 給他,要他辭去音樂院教書職位,專心作曲與寫信給她,唯一的條件是他們倆不正式見面。這是 Tchaikovsky 求之不得的心願,von Meck 夫人不但聽他訴苦,解決了他與 Antonina 婚姻問題,而且恢復他的 Homosexual 本性繼續作曲。結果他與 von Meck 夫人的關係持續了13年,互相寫了約 1200 封信。

Tchaikovsky 與這二位女士交往期間寫了第四交響樂,他很誠實的表現他所遭遇的命運,音樂學家 John Warrack 說他好像是跟隨 Beethoven 後面寫他的「命運交響樂」,可是他創造了獨特的風格來表現他所遭遇的「命運」。由於 von Meck 夫人慷慨資助,讓他能專心寫出很多傑作,如「D 大調小提琴協奏曲」(1878)、歌劇「The Maid of Orleans(聖女貞德的故事)」(1879)、「絃樂小夜曲」(1880)、「意大利隨想曲」(1880)、「1812序曲」(1880)等。

Tchaikovsky 於1878年完成第四交響樂,獻給他「最偉大的朋友」。當年2月22日在莫斯科初演,由他的朋友 Nikolai Rubinstein 指揮,相當成功。Tchaikovsky 與 von Meck 夫人都在場。演奏會後他寫信給她說:

There is a program to our symphony, i.e., there is the possibility of putting into words what it is trying to express, and to you, to you alone . . . I was terribly depressed when I was composing this symphony, and it serves as a true echo of what I was going through at the time

影響 Tchaikovsky 「第四命運交響樂」的二位女士:Antonina Miyukova (左)與 Nadezhda von Meck (右)(圖:採自網站)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