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量級專家Anthony Fauci轉向,武漢病毒所洩毒嫌疑大,北京痛罵他「背叛中國」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5-25 法廣

新冠病毒出自武漢實驗室洩漏?許多專家曾經對這一假設不屑一顧,有的乾脆把這種說法歸入陰謀論。但是,現在,此說重新在美國掀起大波。歐盟美國要求對新冠病毒溯源展開獨立透明的調查。

美國食藥監局(FDA)前局長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這樣表述:“支持新冠病毒來自動物的人馬原封不動,但是,認為這一病毒可能出自實驗室的專家不斷增加”。“一年前,支持病毒自然演化產生也就是由動物傳人被視為最符合常識,因為這一情形是最可能的,問題是,這個動物是誰,到現在也沒有發現。”

最驚人的變化可能來自拜登的衛生顧問,美國著名傳染病學家福奇(Anthony Fauci),他近日在PolitiFact新聞網站采訪時改變了一年前否定“病毒來自實驗室假設”的立場,在記者問到新冠病毒是否起源於自然演變時回答:“關於這一點,我不確定,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調查中國發生了什麼,直到找出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非常支持任何關於病毒起源的調查”。美國『國會山報』5月24日形容:福奇的表態猶如投下了重磅炸彈。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直到數周前的3月26日,當年初離職的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對CNN表示,他認為新冠病毒是從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洩露”的,並且於2019年9-10月開始蔓延,福奇反駁說“不太可能”,因為大多數公共衛生專家認為病毒屬於自然傳染。更早些時候,這位有威望的專家還表示,許多很有資歷的病毒學家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完全符合病毒先在動物身上發生變異,然後再傳至人這一特徵。

福奇撂下重磅炸彈,以至於中國官媒『環球時報』氣急敗壞,稱現在改口支持對武漢實驗室調查的美國科學家是一群“軟弱的小人”,這篇5月25日發表的文章題為“他們,背叛了中國的科學家”。

問題是,到底誰背叛了誰?

風向為什麼變了

星期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引述一份尚未披露的美國情報報道說,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員曾在2019年11月發病,病情嚴重到了住院治療的地步,症狀可與2019新冠病毒以及季節性流行病相仿。中國官方確認的新冠病毒武漢爆發事件是12月底,因此,武毒所三名研究人員患病的時間和求醫細節,再度引發外界對武毒所的質疑。但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批駁該報道毫無根據。

華爾街日報還報道了2012年雲南墨江一座銅礦中清理蝙蝠糞的六名工人感染類似冠狀病毒的神秘肺炎,其中三人病逝。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後來在該洞採集了大量蝙蝠標本。其實法國『世界報』,美聯社今年二月份都對這座蝙蝠洞進行了報道,更為戲劇性的是,在美聯社記者准備到這座礦洞探訪時,被化裝成村民的警察擋住了去路。現在,這些礦工所患疾病,洞子裡發現的病毒以及武毒所對採集標本的研究和2019爆發的新冠病毒之間有何因果關系,中方為何阻攔前往,也是一個很重大的疑點。

中國武漢爆發新冠疫情後,國際社會要求派專家前往調查的呼聲不斷,中方一直不肯答應。差不多一年之後,中方最後同意由世衛專家和中國專家組成聯合調查組調查。即便是在這樣一個中方主導的聯合調查團,派去的外國專家回來後表示,他們所見到的都是中方願意提供的材料,武漢病毒所並沒有向他們提供原始記錄,更不用說全部的信息資料。以至於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記者會上都批評專家們調查時無法得到配合。

這次聯合專家代表團在經過四周的調查後,聯合報告稱實驗室發生洩漏事故“極不可能”,這一結論引發軒然大波。美國、歐洲多個國家對北京當局沒有配合調查,沒有提供全部信息表示“嚴重關切”,以至於被視為親北京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在新聞發布會上明確表示,必須就有關實驗室洩漏的假說重新展開調查。

這次調查很快被國際上認為是一次不獨立的調查,幾個月來,不斷有歐美科學家聯名呼籲,5月中旬,又有15名知名科學家在美國『科學』雜志呼籲:我們需要對新冠病毒的來源進行真正的調查。專家們認為,不管是動物傳染或者是實驗室事故傳染,兩種說法都很重要,但是至今,沒有對他們等同視之。

在星期一召開的世界衛生組織74屆年度大會上,多個歐美國家再次提出對新冠病毒重新進行溯源調查的要求。

武漢病毒所疑點重重

其實,中方前後矛盾的表態,以及試圖掩蓋,千方百計阻攔獨立調查的努力,都是引起外界越來越嚴重懷疑的重要因素。

疫情爆發初期,石正麗也對是否是實驗室傳染有過懷疑。當年率領團隊在雲南蝙蝠洞採集標本的武毒所石正麗本人曾在去年4月27號接受『科學美國人』采訪時說,2019年12月30日晚七時,她在上海開會的賓館接到武漢病毒所領導的緊急電話後立即趕回武漢。當時,兩名疑似薩斯病人的病毒檢體已經送到病毒所。她一路上都不安地想:“是不是湖北衛生局搞錯了?難道病毒來自我們的實驗室”。

石正麗說她把病毒樣本和實驗室十多年來從一萬五千多只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個冠狀病毒樣本比對檢測,瀏覽過去幾年實驗室的記錄,查核實驗材料,尤其在廢棄物處置過程中,有沒有疏失。最後發現病人樣本中沒有一個與他們團隊從蝙蝠洞取樣的病毒基因序列相匹配,“如釋重負”。

當然,石正麗解釋這些是為了排除病毒來自她的實驗室的可能性。但是,石正麗一開始至少懷疑過病毒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她的推測是,如果新冠病毒是自然發生,就該出現在蝙蝠棲息地雲南、廣西廣東這些地方,而不是出現在武漢。但是,她的P4實驗室有那麼多的蝙蝠病毒標本,不能不令人產生疑問。如果武毒所沒有任何問題,為什麼不向前來調查的專家提供原始記錄以及相關研究的詳細資料?

還有一個疑問是,2003年中國爆發非典疫情後,5個月後找到了傳染源果子狸,2019新冠病毒至今,為什麼仍然無法從任何動物身上找到蹤跡?

武漢病毒所的安全管理也曾被質疑,《華盛頓郵報》2020年引述美國內部外交電報披露,曾造訪過武漢P4實驗室的美國外交人員早在2018年就回報國務院,武漢病毒所的P4實驗室“人員訓練不足、有管理不善的安全隱患”。法國媒體也有過類似報道,幫助建設武漢病毒所的法國也對武漢病毒所的安全管理提出過疑問。

化解疑問的最好辦法,開放並配合國際調查,盡可能提供原始資料,找到新冠病毒的來源。封鎖遮掩只能使得疑團越來越大。

對於國際社會而言,急需搞清楚病毒起源,目的並不是要尋找一個罪犯,而是只有在弄清新冠病毒來源後,才能有效防範新一次的新冠大流行發生。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