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漫談音樂 (67)】對牛彈琴 ◎ 信雅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5.15

上禮拜我們在紐約時報音樂版讀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對牛彈琴」,值得與大家分享。

對牛彈琴是個著名的成語,典故來源是說春秋魯國的公明儀,有一次看見一頭牛在吃草,就彈琴給牠聽,可是不管旋律多悅耳動聽,牛卻充耳不聞,自顧著吃草,這是因為人類的音樂不適合給牛聽。後來他改彈出蚊虻鼓翅聲、落單小牛的悲鳴聲,牛就立刻停止吃草,搖著尾巴,豎起耳朵,徬徨不安地聆聽。後來把這成語用在人與人之間的行爲:對不懂道理的人講道理;對外行人說內行話,都是「對牛彈琴」,常常含有徒勞無功或諷刺對方愚蠢之意。

可是紐約時報的文章是真實的報導,今年4月25日(禮拜日)下午在丹麥 Copenhagen 郊外 Lund 區 Stevns小鎮,有8位大提琴家演奏二場音樂會,一場是奏給喜愛音樂的人,另一場是奏給農場的一批牛聽。這場音樂會主辦人是英國大提琴家 Jacob Shaw,他曾經在世界各地(包括紐約市 Carnegie Hall)獨奏大提琴,後來定居在 Stevns小鎮開辦 Scandinavian Cello School,專心教琴。他在日本演奏的時候,聽日本有傳言說他們有名的 Wagyu (和牛),養牛的農夫給牠們按摩,喝啤酒,又給牠們聽古典音樂;他得到靈感,所以來到丹麥時,給當地養牛農夫 Haugaards夫婦建議嚐試「對牛彈琴」。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Haugaards 先生曾經當過 Copenhagen 愛樂管絃樂團的理事,喜愛古典音樂,所以對 Shaw 先生的建議立刻答應,說「古典音樂對人類很好,可讓我們心理放鬆;牛也會感出我們心理是否有放鬆」,建議以 Mozart 的音樂來開始,他們開始在農場草源上用啦叭播放 Mozart 的音樂給牛群聽,讓牠們習慣聽古典音樂,一切都很順利,可是他們也發現奇怪的現象,當他們播出 Dvorak 音樂時,牛群走開不想聽。

Shaw 說創辦大提琴學校的目的不在陪養大提琴家,而是希望學生畢業後用音樂來貢獻給社會。他與女朋友在當地買了一個農屋,改成學校,從世界各地收集學生來住在農屋裡學大提琴。

學校開始不久,美國年輕的大提琴家 Johannes Gray 由於 COVID-19 傳染病禁止團體活動,很少有機會在公眾前演奏,決定參加 Shaw的大提琴學校。Shaw 與 Gray 兩人開始籌劃音樂會,決定在農場室外搭設帳篷演出,只能容納 35 位聽眾。

音樂會第一首是丹麥作曲家 Jacob Gade 最有名的 Tango 舞曲 「Jalousie (嫉妒)

接着演奏 Liszt 的 「匈牙利狂想曲」與 法國歌唱家 Édith Piaf 的「Hymne de l’Amour(愛的贊歌)」等名曲。當他們開始演奏時,牛群慢慢走來參加,與聽眾一起欣賞音樂。Gray 先生說這一群牛在他們練習時就聽到這些好聽的音樂,所以正式音樂會一開始,它們就來參加助陣。爲了這一群牛,他們決定再演奏一場給牠們聽。當樂曲奏完時,牛群出聲「Moo!Moo!」來感謝。

過去自然科學未發達之前,人類以爲動物都是愚蠢沒有智慧,人類是萬物之主,上帝創造動物是爲了服侍人類;可是最近生物學進展很快,發現動物也有智慧,如烏鴉會認識人的面孔,獅子打獵時會成群計劃如何捉到獵物,今年 Oscar 最佳記錄影片是「My Octopus Teacher 」,描述一位潛水家在海底看到一隻章魚,從牠學到很多。所以我們須要知道動物也有知慧,用「對牛彈琴」成語來諷刺別人是不恰當的。

8位大提琴家在丹麥 Stevns村農場「對牛彈琴」(圖:採自紐約時報網站)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