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美、仇美信息戰在泰國引起擔憂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5-07 自由亞洲電台

一個有關南美國家厄瓜多爾今年初發生監獄暴動的視頻傳到亞洲,變成了“美國加州黑人白人殺中國人”的虛假信息宣傳。學者發現,這種反美、仇美的信息戰正在泰國社會蠢蠢欲動,原因與中國敘事正逐漸進入泰國媒體、學界、政商界息息相關。泰國各界人士對這個現象表示擔憂。

美國怎麼了?”

(監獄暴動影片音頻)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在這個充滿暴力的視頻中,一名亞裔男子臉色痛苦地倒在地上,被數十位說著西班牙語的男子棍棒攻擊,光天化日下被打到肚破腸流,滿地鮮血。

這部沒有標註來源的視頻,被大肆渲染成在美國對亞裔的仇恨攻擊。自今年四月中旬以來,影片在東南亞華人社羣、中國、臺灣社交平臺、通訊軟件上廣泛流傳,並配上一種共同的誤導性敘事——“美國是怎麼了?”

截圖
截圖

查閱流傳在中國微信羣、通信軟件Line羣組、社交網站臉書羣組的文字發現,這段視頻鎖定中國、臺灣、東南亞不同的觀衆羣寫到:“ 失序的美國!美國加州 黑人與白人殺中國人, 轉去全國吧!”、“一箇中國人就這樣白白慘死了,我們政府卻還抱著美國大腿?”、“在美的華人應該覺悟了,儘早逃離美國;儘快回中國或移居到東南亞國家,越快越好。”

這些信息及血腥視頻在泰國的華人社區引起不小的騷動。

“臉書羣組及Line是泰國人最依靠的信息來源,尤其是老一輩人。”人在曼谷的泰國記者協會董事成員查魯瓦斯納(Teeranai  Charuvastra)說,這一年多來,這類塑造“反美”、“仇美”的假視頻在泰國屢見不鮮,他反而笑著說,泰國年輕人根本不喫這一套,但年長者就不一定了。

本臺查找這部視頻的來源及傳播路徑,發現這是來自今年2月23日發生在厄瓜多爾的監獄暴動。最早的原始影片由一位厄瓜多司法部官員放上推特。3月14日,這部影片被流傳到俄羅斯通訊軟件電報羣(Telegram Channel) 。四月下旬,這部影片開始出現在中國、臺灣、東南亞的通訊軟件及社媒;也在美國的論壇Reddit上現蹤,視頻被錯誤描述爲洛杉磯發生暴力事件,不過上傳視頻的帳號已刪除。

微信截圖
微信截圖

信息戰的特點?      泰國爲何中招?

在長期追蹤中共信息戰的獨立研究員李旻臻看來,這段假消息的傳播符合近期中共認知作戰的兩個主旋律:一是塑造疫情以來,中國治理模式優於西方的敘事;第二是利用在美國近期發生的亞裔遭歧視和仇恨犯罪事件,宣傳中國作爲秩序維護者的角色。

“創造一種中國要以老大哥的方式,保護華人、保護所有中華民族的敘事。” 李旻臻告訴本臺,中共的信息戰不管是指明美國混亂,或頌揚中國,他的目標、手法、敘事如出一轍: 要強化“民主不是一個好的治理人民的方式”的概念。

不過李旻臻分析,與俄羅斯由政府部門直接主導的信息戰方式不同,中國的信息作戰的特點是常以外包方式下放給不同部門、甚至商業公司經營,因此產品會出現良莠不齊又容易被識破的狀況。這部虛假視頻在抗中警覺性高、且事實查覈機制逐漸建立的臺灣沒有引起太大波瀾,卻反而在泰國社會發酵。“這件事在泰國特別有用的原因,在於去年(泰國)學運以來,仇美的陰謀論的傳播就開始非常嚴重,有大量假訊息說是美國煽動學生,甚至直接把香港學運也連接在一起,說五大訴求複製到泰國。” 

2020年2月,受年輕人愛戴的泰國新興進步政黨“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遭解散,點燃泰國自2014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民主抗議浪潮。泰國學生帶領的民主運動在全國遍地開花,並提出三大訴求:解散軍政府主導的國會、停止打壓異議人士、修正2017年軍方制定的新憲法。同時,示威者還要求對泰國王室進行改革,限制泰皇過高的權力。

泰國街頭的民主之火在新冠疫情爆發及當局用大抓捕的行動進行壓制後,暫時沉寂。

“我認爲最不幸的是,這些(信息戰)是很讓人分心的。” 33歲的查魯瓦斯納(Teeranai  Charuvastra)回憶起去年的民主運動,讓他最感到沮喪的是信息的混亂導致討論失焦。“我們可以花時間辯論是否應該解散國會、修憲或改革王室,但最後輿論卻浪費時間討論誰是學運幕後黑手,質疑美國等西方勢力的運作,還有指控學生是黑道、收錢演員的陰謀論……,這些虛假信息的危險性在於醜化了這些運動者,讓他們、讓整場運動失信於社會大衆。”

通過一帶一路中國擴大在東盟的媒體與信息合作

除了陰謀論,小道消息的傳播也加劇了泰國公民運動的內部分裂。泰國智庫亞洲中心(Asia Centre)區域中心主任戈麥斯(James Gomez)博士還對另一股重要的輿論影響力感到擔憂:中國官方媒體在泰國的擴張。

中國官媒被嚴格要求向中國共產黨、向習近平效忠。在倡導新聞自由的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發佈的2021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中國在世界排名倒數第四,中國還是世界關押記者人數最多的國家。

2015年,中國政府把與東盟成員國的“媒體與信息合作”列爲“一帶一路”戰略重要的組成部分,接下來的幾年開始透過收購泰國媒體、或是籤屬備忘錄的形式,免費提供新華社、央視等中國官媒的內容給泰國電視臺播放。

2019年,在“中國-東盟媒體交流年”的背景下,新華社的內容登上泰國第三大報紙《 Khaosod》。常駐曼谷的記者泰勒·羅尼(Tyler Roney)觀察,這讓泰國報紙在報導香港大規模民主運動時,完全採用北京的敘事模式。

到了2020年,泰國媒體在處理新冠疫情起源的議題上,更加受到北京的影響。“一些泰國媒體直接把中國官媒的陰謀論包裝成新聞,比如‘重磅發現:新冠病毒可能起源於美軍’,這些所謂新聞沒有進行查覈,也忽視信息來源是中國官方控制的國營媒體。”查魯瓦斯納(Teeranai  Charuvastra)說。

戈麥斯(James Gomez)博士分析,比起臺灣、日本社會對假信息、境外勢力虛假信息的高度的警惕性,泰國在這方面不僅公衆缺乏對篩選中國資訊的足夠意識,泰國政府在某種程度上也對中國試圖主導輿論走向的野心默不吭聲。

“泰國政府部門與菁英與中國的關係密切,以便獲取經濟、軍事或政治上的利益。因此他們不會批評中國,更不會用‘境外勢力干預’一詞來形容中國。我認爲這正是問題所在 — (當權者)不願意面對中國在當地主導敘事造成的影響力。” 戈麥斯說 。

截圖
截圖

中國好聲音進入泰國

中國與泰國近年的經濟關係越加密切,中國學生早已是泰國大學最主要的外國學生,中國遊客則佔了2019年泰國所有外國遊客的27.6%。隨著中泰高鐵項目的展開帶動相關設廠投資,中國在2020年超越日本,成爲泰國最主要的國外直接投資(FDI)來源。

《日本經濟新聞》今年初的民調發現,在被問及如何在美國與中國間做選擇時,泰國民衆呈現五五開的比例。

“這在某種程度上也反映泰國曆史上,外交政策一直奉行在強權間的均勢原則(equilibrium)。” 泰國國立法政大學東亞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波亞尺文(Poowin Bunyavejchewin)解釋,在這個數字裏頭,官方與民間、上層階級與中下層百姓又有明顯的區別,民間對於中國在東南亞、在泰國漸增的影響力、對高鐵的品質、對可能的債務陷阱、還有對中國的疫苗外交都感到擔憂。

但在波亞尺文看來,中國資金以不透明方式進入泰國學術界也是讓他感到不安的現象。

“在過去五年左右,我感覺泰國學術界就像有一位中國共產黨官方發言人似的。” 波亞尺文說,一些學者高調呼應着北京的說詞,比如吹捧有爭議的高鐵項目、有效力令人擔憂的科興疫苗,甚至是鼓吹泰國應該完全複製中國的發展模式,“他們對大衆說的話,並不完全根據真實情況,也並不符合泰國國家真正的利益,卻能掌握着話語權。”

泰國智庫亞洲中心(Asia Centre)區域中心主任戈麥斯(James Gomez)博士感同身受,他擔心多元的聲音在泰國正在被掩沒、被醜化,影響泰國公民社會的活力。

“這個趨勢會一直下去,只要沒有人阻止,泰國社會自由表達的空間最終就會被吞噬。”他說這是他最擔憂的情況。


記者:唐家婕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