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漫談音樂(65)】音樂界 – 有男女平等麼? ◎信雅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5.01

自古以來,人類的社會就沒有男女平等,大部份是重男輕女。從「台美人信仰與人文研習會」我們學到基督教聖經舊約時代女人是男人的財產,所以聖經上記載的人數可能只算男人、不算女人,聖經學者認爲耶穌的12門徒只算男的,可能有些女門徒不算在內;我們亞洲大部份社會也是重男輕女。

世界上較開明的國家開始尊重女權,很多社會上有才能的女人逐漸受重視,甚至有些國家選出女人當領袖,台灣是其中之一。在美國男女平等的思想逐漸發展,4月28日(禮拜三)Biden 總統上任100日向國會演講時,他的後面坐着二位女人,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所以 Biden 總統演講的開場白是「Madam Speaker, Madam Vice President」。有些人猜測不久的將來可能有三位女人領導美國。

在音樂界我們看到不少著名女性音樂家:作曲、指揮、演奏、演唱等。可是從古至今仍然存在一些男女不平等的現象。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今年英國報導一位女音樂家 Annabel Bennett 在過去9年作了三百多曲音樂,可是偶而在地方性的電台播出,根本不可能在全國性廣播電台或電視台發表,她認爲是社會上重男輕女的觀念造成的。她決定改用男人的名字 Arthur Parker 發表,結果很有效,過去忽略她的BBC 電台開始向全國播放 Arthur Parker 的音樂。

重男輕女現象過去在音樂界常常發生。德國作曲家 Felix Mendelssohn 的姊姊 Fanny 也是很有才能的音樂家,可是當時音樂出版社認爲女人的作品不暢銷,所以她決定用弟弟 Felix 的名出版,結果 Felix 把她寫的歌曲放在他的 Op. 8 與 Op. 9 歌曲集出版,英國的 Victoria 女王很喜歡其中一首「Italien」,當時她不知道這首歌曲是 Fanny 寫的。

1918 年英國著名的作曲家/中提琴家 Rebecca Clarke 在新作品發表會演奏 Anthony Trent 的「Morpheus」,得到評論家的佳評;可是在這場音樂會她也發表用她本名Rebecca Clarke 寫的二首曲,評論家完全忽略。當時很少人知道 Anthony Trent 與 Rebecca Clarke 是同一個人。

著名大提琴家 Pablo Casals演奏 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的6首無伴奏大提琴曲,說這6首是Bach 最精彩的傑作,他演奏之後有很多大提琴家跟隨他的腳步開始在世界各地演奏,我們現場聽過 Mstislav Rostropovich、Paul Tortelier、Pierre Fournier 的演奏,也收集了十幾套名大提琴家獨奏的唱片與CDs;我們兒子學大提琴曾演奏過第一與第三組曲。21世紀初澳國的 Martin Jarvis教授發表他的理論震驚全世界,說這些組曲不是 Bach 寫的,而是他的第二夫人 Anna Magdalena 寫的,現在 Bach 寫的原譜不存在,只有 Magdalena 手筆寫的樂譜,所有的演奏都是照 Magdalena 寫的樂譜。當然大部份學者認爲當時 Bach 忙着作曲,夫人 Magdalena 替他寫譜。可是 Jarvis 教授認爲當時音樂界很少有女作曲家,Bach 把所有她的作品都用他自己的名字發表。Jarvis 提出一些證據來支持他的理論,包括當時的歷史背景與手筆學專家的意見等。1721年 Bach 失去第一夫人,17個月後與 Anna Magdalena 結婚,她有音樂天份,是當時有名的女高音,他們結婚後生了13個孩子,而且 Bach 有名的作品大部份是與 Anna 結婚後寫的。2014年英國音樂家 Sally Beamish 製作一部記錄影片:「Written by Mrs. Bach」(從 Amazon Prime 可免費觀看),支持 Jarvis 教授的理論。現在音樂界大部份人不同意這理論,所以這件事是永遠沒有答案的迷。

女音樂家 Annabel Bennett 的作品用男人名稱才受人囑目(圖:採自 SWNS 網站)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