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守護家園,原住民哲人高一生紀念碑揭幕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民報文化中心/綜合報導 2021-04-19

原住民哲人高一生紀念碑揭幕,時間:2021年4月17日,地點: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圖/大地文教基金會提供原住民哲人高一生紀念碑揭幕,時間:2021年4月17日,地點: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圖/大地文教基金會提供

悠揚的音樂伴隨微風與鳥鳴,紀念67年前(西元1954)4月17日犧牲的台灣哲人高一生烈士。

1954年4月17日,距離228大屠殺已經7年多,邪惡的槍聲,劃破寂靜,數名原住民菁英,慘遭極刑,也開啟受難者家屬往後數十年的折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是前吳鳳鄉鄉長,阿里山上的天才,鄒族族人Uyongu.Yatauyungana(吾雍.雅達烏猶卡那,漢文名高一生,日文名矢多一生,通稱高一生,意思為鄒族第一位接受高等學校教育且極優秀的學生,1908〜1954)。天資聰穎,在當時國民黨政府眼中,也是一種罪過,必須除之而後快。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高一生1924年保送總督府臺南師範學校,接受日本政府引進的現代化教育,啟發他的音樂及文學才華,熱愛彈奏鋼琴與譜寫音樂,從日文姓名學到高深的尼采(F. W. Nietzsche)哲學思想他都有研究。1927年高一生幫助俄國語言學家聶夫斯基(N. A. Nevskij)調查鄒族語言和口傳文學,成果在1993年譯成漢文《台灣鄒族語典》出版,他認為鄒族不該被漢化,應該保存特有文化。接觸西方哲學思想,「高山自治」種子萌芽,加上音樂、文學方面優異,後被稱為「阿里山上的尼采」。

1930年高一生同時擔任達邦蕃童教育所的教員與達邦分駐所巡查,是極為罕見集教育與警務於一身的原住民菁英特例。他提倡以教育來改變族人被壓迫的命運,並主張農村耕地不但是祖先遺留的黃金更是高山自治的基礎,遂於擔任吳鳳鄉長期間,向國民政府爭取新美、茶山等「南方之地」,鼓勵族人移居該地耕種,並向銀行貸款50萬建設新美農場。高一生深知唯有透過教育讓族人與現代文明接軌,並養成獨立思考能力,才能鞏固自治的理念,而農耕與經濟則是自治的基本條件,因而殫心竭慮教育族人與提升經濟,無形中也改變鄒族傳統以頭目為領導者的觀念,對族人影響甚大。

228事件在嘉義發生時,戰況激烈,鄒族部隊分成三隊,一隊留守在觸口,一隊支援水上機場,一隊前往紅毛埤,另外也調度鄒族人保護山上族人和支援維持嘉義市治安。高一生雖未直接參與戰事,但由他指揮族人,展現鄒族與漢人拋棄族群嫌隙的和諧景象。鄒族是228事件中(已知)唯一參與戰事抗爭的原住民族,高一生成了領頭的指標性人物、必殺對象之一。

1952年先被國民黨政府以開會為由誘騙下山逮捕拘禁,當晚嘉義縣長林金生便率員在部落宣布「高君は錢偷竊です(高一生偷用公款)。」並分派發放抹黑傳單的工作,威迫鄒族人聯名聲稱高一生有罪,進行人格抹殺,分化鄉長在族人心中的地位。在高一生被羅織「叛亂貪污」罪名槍決後,家人收到判決書,內容指稱「高一生是共產黨」。從逮捕之前就擬好一套誣衊、分化的計劃、違反司法程序入高一生於罪,整個過程可發現高一生在228後遭政府整肅的脈絡。

高一生等人被槍決後,家屬被通知到福馬林池認屍、立即火化,妻子高春芳崩潰到每晚抱著高一生的骨灰哭泣。長女高菊花也因姿色動人,善於歌舞,化名派娜娜,為了遵照高一生死前照顧家人的託付,拼命工作維持家計,卻也被國民黨政府強迫做許多不堪的工作。

高一生家族於2013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活動時,由家屬代表高英傑將高一生數十封獄中書信,捐贈給國家人權博物館典藏,經歷數年的整理、翻譯與推理,終於在2020年5月出版《高一生獄中家書》。高一生獄中想念故鄉的「杜鵑山」和思念家人的「春之佐保姬」等,作品至今仍被傳唱。


追思音樂會依照高一生先生的願望用啤酒紀念。圖/大地文教基金會提供

追思會中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俊峰醫師表示台灣先賢們的犧牲與其家族承接的痛苦,台灣人不可遺忘,就是聖山精神的內涵。高一生紀錄片導演蘇志宗先生談到台灣的轉型正義需要做更多事來彌補受難者家族的不幸。廣播金鐘獎得主阮安祖(Andrew Ryan)表示他深受高一生音樂創作的感動,進而更進一步研究高一生的故事。

高一生次子高英傑老師致詞時談到外來政權對高一生的衝擊,1930年霧社事件中自盡的花岡一郎與花岡二郎跟高一生年輕時就是好友,好友的死亡讓高一生相當痛苦。而高一生生前救過許多人,最有名的是前台南縣長袁國欽,但後來袁國欽投共,使高一生莫名被加上一條幫助匪諜的罪名,在高一生墓園有一棵大樹,隨風擺盪,高英傑老師相信父親已化作千風守護著大家。


高一生家族在會中獻唱詩歌,展現強大的音樂基因。圖/大地文教基金會提供

高一生致力於追尋族人的福祉,以音樂創作激發族人熱愛鄉土的情懷,用盡巧思提昇教育與經濟來建設故鄉,首開「還我土地運動」等方式為族人爭取土地,是原住民自治的先知先覺者。他也是人道主義者,不分族群捍衛正義公理,雖然面臨生命威脅的228戰事,也義無反顧。遺書中「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魂守護著」,是他對土地最後的許諾。

自立自強,用愛守護家園,就是台灣人所要緬懷紀念高一生烈士的哲人精神。學習高一生的文采、對人的關懷、處理事情的細膩,或許能為台灣未來創造出更多精彩的可能性。


會後合照紀念。圖/大地文教基金會提供



「原民自治先覺者.阿里山上的尼采-Uyongu Yatauyungana」紀念碑碑文。圖/大地文教基金會提供

碑文如下:

(1908〜1954)阿里山鄒族人,日文名矢多一生(最優等學生之意),漢名高一生,吳鳳鄉鄉長(現阿里山鄉)。

就讀台南師範學校,即展現音樂才華,用現代譜寫方式,融合鄒族素材,創作歌謠,透過音樂激發族人熱愛鄉土的情懷,包括勉勵耕作的「耕作之歌」、獄中想念故鄉的「杜鵑山」和思念家人的「春之佐保姬」等,作品至今仍被傳唱。

1927年幫助俄國語言學家聶夫斯基(N. A. Nevskij)調查鄒族語言和口傳文學,成果在1993年譯成漢文《台灣鄒族語典》出版,他認為鄒族不該被漢化,應該保存特有文化。接觸西方哲學思想,「高山自治」種子萌芽,加上音樂、文學方面優異,後被稱為「阿里山上的尼采」。

1930年擔任達邦蕃童教育所教員與分駐所巡查,提倡民主人權教育改變族人被壓迫的現狀,接軌現代文明,培養獨立思考,才能鞏固族人的自主決心;主張農村耕地是祖先留下的黃金更是自治圖存的基礎,鼓勵族人移居新美、茶山地區耕種,建設新美農場。强調唯有發展民主教育、提升原住民特有文化和耕作能力,才有自治基礎。

228事件中指揮鄒族青年保護山上族人並支援嘉義市治安,其領袖魅力和原住民自治主張並不見容於新來的殖民者-國民政府。故於1952年被以開會的名義誘騙下山逮捕,隨即在部落散布「高一生偷用公款」的不實指控和抹黑傳單,分化族人對他的感情與地位,最後被羅織「叛亂貪汙」罪名槍決,判決書更誣指「高一生是共產黨」,驚見國家暴力蠻橫迫害人民。

遺書中「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魂守護著」,是他對土地最後的許諾。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