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棉花】為什麼在中國,愛棉不愛人?新時代的《愛棉說》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作者 余 杰 2021 年 4 月 9 日【六都春秋】

一夜之間,中國上演了一場棉花之亂——這股由瑞典大眾服裝品牌H&M被「翻舊帳」掀起的新疆棉花之亂,讓中國上至官方、下至網軍全都動起來,包括Nike、Adidas、UNIQLO、GAP、無印良品、Burberry等通通被點名,中港台藝人也忙著跟這些代言的品牌切割,就怕戰火的附帶受害者——若被逐出中國市場,不能在中國“發大財”,可是天大的損失。

若干藝人在網上秀出“我愛新疆棉”的照片,可惜他們書讀得太少、字寫得太少,沒有能力像宋朝文人周敦頤寫《愛蓮說》那樣,寫出一篇風華絕代的《愛棉說》說,讓中南海裡的習近平龍顏大悅。很多人將“棉”寫成了“綿”——他們以為棉花之棉與綿羊之綿是一個字。知書才能達理,不知書當然不能達理。他們的眼中沒有採摘棉花的維吾爾奴隸勞工,只有如白雲一般的棉花,其實也沒有棉花,而只有棉花後面的真金白銀。

這場比義和團還不如的鬧劇中,很多愛棉人或更準確地說愛錢人,表演了多出超級喜劇。一位中國網紅在曬出的滿身Nike、Adidas名牌的照片旁邊加注釋說:“本人所穿Nike、Adidas品牌鞋服皆為假貨,來自中國莆田,本人與Nike、Adidas公司並無業務往來。特此聲明。”中國人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以穿戴假貨為驕傲的人群,因為中國人本來就是用玻璃心做成的假人,假貨配假人,相得益彰。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台灣作家和藝術家朱孟庠在臉書上說:“藝人彭于晏透過經紀公司發表:我支持新疆棉花。他是從幼稚園到國中前跟著我畫畫的學生,那時我就將台灣意識給他們姐弟,因此感到悶。面對中國不得不低頭?人權良知不是沒有,只是不得不妥協?”有人辯解說,誰會跟錢過不去呢?但是,如果錢掌握在納粹手中,你能說我不能跟納粹過不去嗎?今天的中共,就是昔日的納粹的升級版。

還有香港親共政客、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在社交媒體上秀出一張名為“停用Burberry產品”的帖子,在一張她本人在沙發上整理若干該品牌圍巾的照片下面寫道:“Burberry 是我十分喜歡的品牌之一,特別是其經典款羊毛頸巾,既美觀又保暖。但是基於該品牌對新疆作出失實及無理指控,因此我決定即時停買及停用其產品,直至他們道歉或撤回指控為止。”免費愛國是不可能的,下面有網友一針見血地評論說:“要拿剪刀剪掉或放火燒掉才算愛國,收起來明年冬天又拿出來算什麼?”

最讓人莫名驚詫的是,日本時裝和日用品品牌無印良品(MUJI)的中國分公司急不可耐地發表聲明,表示自己使用的是新疆棉花,甚至推出一系列打上「新疆棉」三個字的新產品。這就叫賣身求榮、自願為奴,求之不得,宛在水中央。

這家對全球文藝青年頗有吸引力的、極簡風格的公司,早在數年前就開始大量使用新疆棉,而且還特別宣傳他們家採用的是優質新疆棉。有網友披露,該公司在廣告中特意搭配在一片荒漠中的草原和伊斯蘭風情的農夫照片。後來西方媒體報導無印良品使用的新疆棉是來自新疆再教育營,沒多久無印良品就慢慢收起那些新疆棉的宣傳廣告。

這一次,無印良品終於逆流而動,不再遮遮掩掩,公開以使用新疆棉為企業文化之核心,取代了以前最對文青們胃口的極簡生活、環保共生等價值。這是該公司主動投給中共的投名狀,沒有投名狀,如何能在梁山上“發大財”?原來,所謂無印良品,其實只是無良印品而已。

沾血的棉花不再潔白無瑕,使用紅色棉花的“無良印品”,當然也不可能兩邊通吃。因為挺新疆棉,該公司在日本國內引發群情洶湧,日本投資人不買帳、母公司在東京股價急挫,市值在短短一天之內仍蒸發掉兩百二十九億日圓。這就是助紂為虐的下場。

網友在推特發文嘲諷無印良品支持使用新疆棉花。圖/翻攝自推特網友在推特發文嘲諷無印良品支持使用新疆棉花。圖/翻攝自推特

中國有抵制世界的底氣嗎?

這場棉花之亂中,《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一開始是雄赳赳氣昂昂的戰狼,隨後又搖身一變成為“理中客”。他苦口婆心地說:“老胡個人建議,中國的官方機構、包括有明確官方機構標籤的社交媒體帳號一般情況下不參與、或者克制參與對相關西方公司的聲討,尤其是不做輿論聲討的引領者。我充分理解每個帳號小編們的心情,但這些帳號如果能同中國互聯網輿論對那些西方公司的聲討保持一定距離,將能夠讓那些輿論更加原汁原味地體現民間態度,那反而會對外放大那些輿論的力量,不僅使西方公司、也讓整個西方世界更加看清中國民間的立場與情感。”他還宛如晚清的洋務派般,有一番務實的表示:「新疆到底有無『強迫勞動』,我們完全可以證明給全世界看。西方服裝巨頭很多在華盛頓的壓力下曾表示與新疆棉花切割,爭取扭轉它們的態度,包括促使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重新定義新疆棉花,又成了我們打贏這場鬥爭的現實抓手。」他的意思是說,我們不會閉關鎖國,我們願意在法庭上給出自證清白的證據來,希望西方手下留情,不要兩敗俱傷。

這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嗎?向來以毛派和真左派自詡的“烏有之鄉”網站看不慣首鼠兩端的胡錫進,將其比喻為當年“假抗戰”的蔣介石:“正如老蔣的片面抗戰,老胡宣揚的乃是一條‘片面宣傳’路線。這兩條片面路線,都是把政府和民眾分開。只不過,片面抗戰,是單純依靠政府和軍隊;老胡的片面宣傳,則先要求民眾‘吃瓜為宜’,現在又來要求官媒‘克制參與’。”

 這些毛派分子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或者是“寧可中國十三億人吃草”,也要跟西方對抗到底——當然,吃草的人,一定不包括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家人,如果有機會送子女到西方留學,他們也樂見其成。

胡錫進比大言不慚的毛派聰明。他知道中國人承受得起不購買、使用西方名牌的代價(實際上,中國的消費者搶購西方名牌時,絲毫沒有卻步和手軟——昂貴的Nike新款運動鞋,瞬間在網上就被搶購一空),但中國的經濟承受不起西方大廠撤離、佔全球市場近三成的中國紡織業全線崩潰、數百萬人失業的代價。所以,新義和團的玩火自焚,需要降溫。

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美國政府發布「新疆供應鏈商業諮詢公告」,警告企業不能讓供應鏈與該地區「侵犯人權」實體發生聯繫。同年十二月三日,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宣布禁止從新疆進口棉花及棉織品,並要求美國所有入境口岸扣留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生產的棉花產品和任何類似產品。繼美國之後,歐盟海關也做出類似決定。中國的紡織業和成衣製造業已經面臨滅頂之災。

▼去年七月,龐培歐發布「新疆供應鏈商業諮詢公告」。圖/美國駐華大使館與領事館官網去年七月,龐培歐發布「新疆供應鏈商業諮詢公告」。圖/美國駐華大使館與領事館官網

如今,中國的棉花之亂,不是反戈一擊,而是自取滅亡。中國以為可以挾巨大的國內市場讓西方企業折腰,殊不知在國際貿易中,中國對世界的依賴遠遠大於世界對中國的依賴。中國的網絡上有一篇署名安梁的文章,指出中國紡織服裝製造和出口企業面臨的巨大風險:如果不認真化解「由於政治和意識形態衝突而帶來的產業風險」,隨著國際訂單的流失,中國約二分之一的紡織服裝出口企業和四分之一的紡織服裝製造企業可能在未來兩到三年內面臨沒有訂單的困境。而且由於紡織服裝是一個低技術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可替代性很強,歐美日訂單一旦離開中國,可能就很難再回來了。耐人尋味的是,這篇文章居然沒有被刪除,說明當權者有意留下這篇擺事實、講道理的文章,讓橫衝直撞的“戰狼”們回歸為“聽將令”的“戰狗”。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余 杰
余 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