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問題與“去鄧化” ◎ 王丹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4 中國簡報

香港現在變成了一座大監獄。繼黃之鋒,黎智英等國際知名的民主派標竿人物被捕之後,3月4日,47名香港民主派的領軍人物也被全部收押,至此,香港民間反對運動的領導人可謂全軍覆謀。即使如此,北京的打壓仍舊繼續加大。正在召開的“兩會”將修改香港選舉規則,從根本上不給港人留下任何自主的權利。對香港這樣的窮追猛打的做法,已經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其實,《國安法》通過以後,香港民主派已經全面退卻,或者離開政治舞台,或者流亡國外,對港府和北京構成的威脅已經大為降低;同時,國際社會對香港問題的關注度相當高,美國會繼續把香港問題當作談判砝碼,本來一向友好的英國現在幾乎跟中國翻臉。綜合以上因素,即使從中共蠻橫霸道的一貫作風的角度看,現在對香港的這種歇斯底里的報復也完全超過了必要的程度,到了不顧一切代價的地步。到底是為什麼,中共要對香港這樣趕盡殺絕?這裡的原因應當是綜合性的,包括中共對徹底收服香港還是缺乏自信,包括在反送中運動的衝擊下顏面盡失導致的報復心態,包括對國際局勢的單方面的判斷等等,而我在這裡要指出的另外一個可能的因素,就是習近平把處理香港問題當作“去鄧(小平)化”的一部分,為自己的歷史定位奠定基礎。

習近平上任以後的“去鄧化”的傾向,很早就暴露出來了。當他提出“不能用改革開放的後三十年的成績否定建國之後的前三十年的成績”的時候,矛頭就指向鄧小平了,因為鄧小平被黨內和外界認定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因此,貶抑改革開放的三十年,實際上就是貶抑鄧小平的歷史定位。“去鄧化”的第二步,就是大幅度修改鄧小平指定的對外政策的“韜光養晦”策略,讓外交系統以“戰狼”面目出現。這是對鄧小平路線的重大修正。而香港問題,可以更進一步地貫徹“去鄧化”的方針。正因為鄧小平提出“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政策,不管鄧本人這樣說是真心還是假意,但“五十年不變”已經成了鄧小平路線的主要內容之一。現在完全拋棄“一國兩制”,等於拋棄中共在香港問題上的鄧小平路線。從改革開放,到韜光養晦,到一國兩制,這一系列的鄧小平的政治遺產,已經被習近平逐一清除。習近平“去鄧化”的部署可以說是一以貫之。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習近平要“去鄧化”,說到底還是他的個人野心作祟,那就是成為中共歷代統治者中除毛澤東之外的第二人,成為可以與毛澤東並列的“偉大領袖”。要達到與毛澤東並駕齊驅的程度,江澤民,胡錦濤自然構不成障礙,習近平作為“紅二代”,根本看不上這些“外戚”貴族,而橫亙在他和毛澤東之間的,非鄧小平莫屬。只要鄧小平的神主牌不倒,中共的黨史就一定是“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的排列;只有逐漸在黨史中抹去或者淡化鄧小平的政治影響,習近平才能跟毛澤東排在一起。最近中共宣傳機構在他的帶領下,突然開始大講“加強黨史研究”,明眼人應當都看得出來,所謂“加強研究”,其實就包含著“重寫黨史”的含義,而“重寫”的內容,自然就是強化習近平與毛澤東的傳承關係。

而習近平鍥而不捨地追求與毛澤東並駕齊驅,更根本的原因是中共歷史上只有毛澤東的統治是終身制。習近平如果能得到的“毛澤東第二”的地位,確立他的終身制自然就不是問題了。而香港問題,就成了習近平“稱帝”的一塊墊腳石。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