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親人抹黑說真話的人 — 中國回應國際對新疆人權批評聲音的招數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4-13 自由亞洲電台

把家人當工具在內部製造矛盾,這是近來中國外交部針對新疆人權問題召開專場記者會,反擊國際社會指稱所使出的招數,也就是“要鬥垮、先鬥臭”。人權觀察人士表示,中國這種老招數,利用親情與家人,將所有指責新疆人權問題的人都抹黑成是罪犯,卻不拿出具體證據,這是一種心理上的施壓戰術,凸顯中國自身的心虛。

中國外交部最近在北京召開了第七場涉疆問題專場新聞發佈會,找來新疆當地公安與司法機關負責人一字排開,這一次,還準備好大量影像資料。中國指控十多位在海外的維吾爾與哈薩克人都是涉及犯罪的嫌疑人。在中國官方口中,他們有的涉嫌欺詐罪,有的則被中國官方指控是演員。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2021年4月9日在北京舉行第七場涉疆問題新聞發佈會現場(新疆日報記者拍攝)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2021年4月9日在北京舉行第七場涉疆問題新聞發佈會現場(新疆日報記者拍攝)

這些中國口中的所謂的“犯罪分子”有一個共通點,他們都在海外揭露了新疆再教育集中營對人權的侵犯。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根據《北京日報》公佈的記者會實錄,在會上,美聯社記者詢問爲什麼這些涉及新疆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犯罪案件,在網上都找不到公開信息或是相關證據細節?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副廳長亞力坤·亞庫甫的迴應是:有些公開在中央電視臺的紀錄片中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新聞發言人徐貴相則稱,這與案件性質有關,且不論是否公開審理或公開相關事證,都依法有據。

中共拿不出具體物證逼親屬當人證抹黑施壓

中國官方電視臺的宣傳片可以是呈堂記錄,是一種公開的法律資訊,而要不要公開審理也都聲稱有法可依。在中國官方眼中與嘴裏,中國政府真的從來都是依法行事。但事實上真是這樣嗎?

總部位於紐約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 Watch)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告訴本臺,“所謂的正當法律程序,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治理下的中國,根本就是一種不堪一擊、搖搖欲墜的概念。如果他們有可靠、可信的證據,他們早就拿出來了,或是在(公開的)庭審上秀出來了。”

沒有物證,就製造人證,這是中國近來在新疆人權問題上反擊國際社會的新招術。但所謂的人證,就是抹黑站出來指控新疆存在再教育集中營問題的海外維吾爾和哈薩克人都是犯罪分子,貶低這些勇於揭發真相的人的可信度。

本臺維吾爾語部記者古麗且克拉·克尤木在北京的這場記者會上,也成爲新疆官員口中因“涉嫌參加恐怖組織罪”被公安機關列入網上追逃的嫌犯。

“我是不會停止報道真相的。”古麗且克拉·克尤木告訴記者,她的情緒有些激動,主要是因爲她在記者會播放的視頻中看到了多年沒有見到的弟弟。

外交部在專場記者會上放出古麗且克拉·克尤木母親和她弟弟的錄像,聽着母親說着退休生活多有保障,而自己親愛的弟弟明明是中國官方政策下的受害者,現在卻成爲中國拿來指控她的工具,她對家人有更多擔心。

“那是我最親愛、唯一的弟弟,我還是相信我弟弟是愛我的,親人之間的感情是心與心相連的,想拿我的家人來攻擊我,這起不了作用的……我擔心的是,他們現在是不是在受到監控和脅迫的情況下必須錄這些視頻,他們即使已經離開集中營了,但還是身處危險中。”古麗且克拉·克尤木說。

中國政府有什麼具體證據,指控古麗且克拉·克尤木涉嫌參加恐怖組織罪?截至發稿,中國駐美大使館未回覆本臺記者查詢。

中國政府不准別人說真話自己卻睜眼說瞎話?

自由亞洲電臺臺長方貝(Bay Fang)則通過書面聲明譴責中國政府的作法。“中國當局已經關押這些記者的親人,試圖要污衊他們的報道並且製造對他們的虛假指控,都只是爲了要讓記者噤聲。但這種恐嚇方式沒有奏效。”

同樣也遭受中國政府抹黑攻擊的位於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中國事務資深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告訴本臺維語組,這就是中國的策略,將提出異議的人“罪犯化”。

理查森則說,“中國還製作了關於新疆的歌舞片,在新疆的每個人都好快樂,但是,世界都厭倦了中國這種不實宣傳和霸凌手法了,我們不喫這一套。”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導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