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委的監試制度早該廢了 ◎ 陳茂雄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修正並公布歷經七0年歷史的《監試法》,規定國家考試須由監察委員「監試」,此制度被認定早已不合時宜。日前司委會排審考試院所函請審議廢止《監試法》、刪除《典試法》第十條、《公務人員考試法》第二十六條及《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考試法》第二十一條等修正草案。

依據《監試法》及《典試法》規定,舉辦國家考試時,需有監察委員監試。事實上十多年前筆者就主張廢除此制度,只是「狗吠火車」,得不到回應。扁政府年代,朝小野大,國親兩黨掌控立法院,在行使人事同意權時,藉機凍結監察院,因而沒有監委監試,國家考試也跟著停擺,一個月後基於需要,還是恢復了國家考試,然而沒有監委監試而舉辦國家考試乃違反《典試法》及《監試法》,當時監察院被凍結,因而沒有人追究違法事件。

在考試院恢復國家考試之前,筆者曾建議考試院可以提請立法院廢《監試法》及修改《典試法》,只是院會並不重視考試院違法舉辦國家考試的問題。監委的監試制度等同已發炎的盲腸,不只沒有功能,還有很大的缺失。民進黨第二度執政初期,有立委有意提案廢《監試法》及修改《典試法》以廢除監委的監試制度,筆者在媒體極力讚揚,可惜因考試院反對而作罷。當時雖然民進黨完全執政,可是考試院正副院長及考試委員是馬政府時代留下來的。

日前的廢除《監試法》及修正《典試法》的議案反而是考試院所提出的,台灣的常任文官真的難為,換黨執政,常任文官也要跟著換腦袋,蔡政府剛上台時,有立委主張廢除監委的監試制度,當時主導考試政策的是馬政府時代留下來的政務官,常任文官需要找資料以陳述保留監委監試制度的必要性。目前民進黨執政,常任文官又要收集資料以陳述該廢除監委監試制度的必要性。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平心而論,監委的監試制度不只沒有正面的功能,對國家考試還出現負面的效應,國家支付監試費是小事,消耗國家考試的人力才是大事。目前國家考試的工作繁雜,但已制度化,不只監察委員不了解,連新任的考試委員都不容易進入情況,要經過考選部的常任文官詳細講解才逐漸入門,而且要擔任幾次「典試委員長」才能踩到門內。監察委員當然不了解國家考試的詳細工作內容,就算擔任過監試也只有一隻腳踩到門內而已。

一般人誤以為國家考試只是高普考及特考,事實上它只佔國家考試的一小部分而已,國家考試繁多,工作相當吃緊,監委到場監試,試務人員要很費力的對監試委員講解工作程序,只是監委還是很難進入情況。對於國家考試的程序不清楚要如何防弊?有的監委不吭聲,安然度過一場國家考試,有的監委認為沒有挑幾個毛病好像有失監試的職責,但又找不到弊端,因而從雞蛋裡挑骨頭,引起試務人員的困擾。

監委的監試制度只是增加試務人員的負擔,完全沒有防弊的功能,然而以前之所以會有這個制度是有其象徵性的意義。以前的監委是民意代表,設有監試制度是監委代表人民監督國家考試。今日的監委是政務官,不是民意代表,連代表人民監督國家考試的象徵意義都沒了,當然沒有必要留下這個制度。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21/3/25(台灣時報專論)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