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口氣狂妄揮金如土搞海外併購,中企如今狼狽破產清算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1/03/23 自由時報

萬達陷債務危機 王健林財富減320億美元

〔編譯王惠慧/綜合報導〕中國萬達集團深陷債務危機,董事長王健林6年內財富損失高達320億美元,最近也放棄AMC控股權。過去萬達、復星、安邦、海航,大舉在海外併購,如今下場都不太好。難道中國企業家一旦太高調,就注定被中共政權盯上?到底這些中企是怎麼從明日之星,逐漸走上毀滅之路?

近來萬達頻頻拋售海外資產還債,甚至傳出萬達已放棄美國最大電影院營運商AMC的控股權,目前對AMC的持股比例已不到10%。曾經一度坐上亞洲首富寶座的王健林,但如今連前30名都排不上。

海航進入破產程序 60家子公司重整

就在1個月前,海航集團也剛宣布進入破產程序,旗下高達60多家子公司申請破產重整,拖累海航控股股價大跌,已在下市邊緣徘徊,甚至有交易員說,海航差不多已是「植物人」。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6年前這些昔日最風光的中企新星,以「買買買」的模式在海外掀起併購熱潮,如今萬達董事長王健林從首富到負債,海航董事長王健在法國墜崖身亡,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也曾被短暫扣留,安邦吳小暉遭判刑、大量財產充公,究竟這些企業犯了什麼錯,才會淪落至此?

中企大規模購併 驚動中共高層

2015年-2017年間,在中國「金融大創新」、中企「走出去」的背景下,中國併購潮襲捲全球海外企業。在最風光的時候,萬達坐擁200多個萬達廣場、10幾個萬達城、80家五星飯店、全球1300家影院和1家英國遊艇公司。王健林不只買下AMC,也買下英國Odeon院線,甚至還想買好萊塢公司,更時常把「預算無上限」掛在嘴邊,狂言要在中國打敗迪士尼。

海航從1家地方航空公司起家,2016年海航也憑藉著中國國內充沛的資金向海外擴張,併購的速度快又猛,買下希爾頓酒店集團25%的股權,對德意志銀行持股增至近10%。2015-2017年,海航海外併購金額高達500億美元,2016年中,海航總資產規模約5428億人民幣,1年半後已成長至1.2兆人民幣,成為海外資產的超級大買家。

安邦也在2014年買下位於紐約的著名地標建築華爾道夫酒店,收購比利時銀行、保險公司,南韓東洋人壽、安聯保險及荷蘭VIVAT保險公司;復星則是斥4500萬英鎊收購了英國球隊狼隊(Wolves),並買下渡假品牌Club Med(地中海俱樂部)、太陽馬戲團持股及多個時裝品牌。

中企大手筆併購海外資產讓歐美各國政府感到十分緊張,因為資金來源不透明,猜不透這些中企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使國外政府積極防堵關鍵技術遭中資竊取。但這種肆意擴張的模式,最終還是先驚動了中國高層。

非理性海外擴張 造成中國外匯存底跌破3兆美元

2016年底,中國外匯存底銳減,甚至跌破3兆美元大關,中國監管單位終於注意到,中企「非理性」海外擴張帶來的風險。最早釋出的訊號,就是中國政府要保持金融穩定,守住外匯存底3兆美元的底限,資金要匯出中國變得困難。

從這時候開始,中國政府便已收緊對民企海外併購的彈藥供給。2016年底,中國發改委、商務部、人行及外匯管理局等發出警告,指出「母小子大」、「快投快出」等類型的對外投資存在風險,但中企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直到2017年6月,中國銀保監會指示各大銀行,開始調查海航、萬達、安邦、復星及浙江羅森內里等數家企業在海外併購的曝險程度;消息傳出後,上述中企旗下多檔股票集體下挫。中國監管機關傳達出明確的訊息,不再支持中企於海外非理性的投資,批評中企藉此趁機轉移資產、耗費國家外匯存底、引發資金外流恐慌,加速人民幣貶值預期等,帶來一系列負面效應。

海航向銀行借貸投資 嚴重資不抵債

最讓中共感到擔心的,莫過於債務控制、資本外流,以及不透明的影子銀行。曾有海航內部人士指出,直到中國政府組成的聯合工作小組進駐海航,才發現海航「嚴重資不抵債」。海航擴張的錢大部分是來自銀行抵押貸款,儘管這些海外資產還算知名企業,但仍無法為海航帶來足夠的獲利。

中國媒體分析,中企在海外併購偏好娛樂、酒店類等事業,主要是因為營運管理要求較低,且這些品牌知名度高、獲利穩定,其實是延續2008年金融海嘯後引發的併購熱潮。例如2012年中海油併購加拿大油氣公司尼克森、2017年中國化工收購瑞士農業科技巨頭先正達。

但對中共高層而言,海外併購的主要目的是要引進其他國家的先進科學技術、擴大資源儲備、提升金融地位等,投資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產業等很明顯不符合目標,不僅對無助於中國國家戰略、價格又高,消耗大量外匯。

高層政策轉向 中企痛苦去槓桿

在被盯上之後,萬達王健林隨即表態「將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決定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復星郭廣昌也表示,這次的金融監管來得非常必要和及時;萬達收購美國金球獎製作商DCP案告吹,同時也急於將資產脫手,把13個文旅項目「打包」以總價631.7億人民幣賣給融創,實現輕資產化營運。

由於風向轉變,中企進入痛苦的去槓桿階段,開始出脫資產、降低財務槓桿。2017年8月海航資金匯出中國遭遇困難,至少2起海外併購受阻,2018年海航前董事長王健在法國普羅旺斯意外墜崖身亡也引發轟動,一時陰謀論四起。

安邦也傳出在監管機關的要求下,必須出售價值100多億美元的海外資產。安邦創辦人吳小暉也在2017年被捕,2018年2月安邦被接管改名「大家保險集團」,2020年9月安邦集團及安邦財險宣布解散並清算,正式走入歷史。

雖然在政治、監管環境改變後,中資併購力道大幅減低,但仍有少數資產仍躲不過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帶來的傷害。太陽馬戲團因疫情所有節目被迫取消後,已聲請破產保護,復星是太陽馬戲團的3大股東之1;維珍澳洲航空在疫情下破產重組,也讓股東之1的海航損失慘重。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