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人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臉書”?,華春瑩大哉問話惹得網民笑翻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月18日回答記者提問時反問了一句,為什麼“中國人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臉書”?出乎許多人意料,聽聞者哭笑不得。

事情的起因是,美聯社與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合作調查的結果顯示,中國政府通過推特,臉書、YouTube等社交網絡,散步大量虛假消息,把有關美國製造病毒的謠言從社交網絡散布到世界各地。

問題出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相關問題的回答上。2月18日,當有記者就美聯社報道提及“中方製作並傳播關於美國製造新冠病毒作為生物武器的故事”。並指2019年以來,“中國在推特和臉書上的外交賬號數量分別增加了三倍和兩倍“,請問中方對此有何評論時?華春瑩的回答網民形容是“爆笑如雷了”,為何惹得爆笑如雷,原來華春瑩有一段這樣的回答:

 “說到推特賬號數量,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調查過有多少外國媒體和外交官使用微信、微博?為什麼外國人可以使用中國的社交媒體平台,而中國人就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臉書呢?這只是增加一種同外國民眾分享信息、溝通交流的渠道而已”。

華春瑩問得似乎很天真,許多網民對華髮言人的反應很吃驚:

品蔥網站有網民寫道:“爆笑如雷了,華春瑩質問美國,為什麼中國人就不可以用推特,臉書呢?”

 “我也想問啊,為什麼中國人就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臉書啊?”

 “黨和國家是為了人民好,不讓他們受西方文化的侵襲。你怎麼就不懂呢?修牆也是為了普通人好。”

 “上推特被關八個月的那幾個尋釁滋事罪不知道放出來沒有?”

眾所周知,在中國,推特,臉書,谷歌等都是被禁止使用的,少數試圖了解外界信息的人必須冒着風險“翻牆“,一不慎還會發生如上面網民所說,被以尋釁滋事抓去關押判刑。但是,與一般中國人無法註冊推特臉書使用谷歌不同,中國官方人員,外交官,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尤其是外交部發言人可以正大光明地在西方社交網絡註冊,發言,任意轉發。

美聯社的前述報道提到,疫情假消息對中國外交部有好處,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等官員累積愈來愈多粉絲,推特帳號的跟隨者也暴增。趙立堅推特帳號現在約有88萬個跟隨者。據該報道說,這群跟隨者有多少是真用戶、多少是假帳號,引發疑慮,中國外交部則稱這是毫無根據的揣測性說法。

三問美國

華春瑩發言人近幾日特別活躍,除了明知故問,質問中國人為什麼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臉書引發”爆笑如雷“,外,2月18日還就病毒溯源問題“三問美國“,三問的要旨就是質問為什麼美國不開放對其原始數據進行調查?

世衛專家不久前結束對中國的調查,其中有專家返回來後對媒體表示,他們在調查時無法獲得中國的原始數據。

美國因此要求中方必須提供原始數據,美國國務卿布林肯18日還表示,任何國家都得提供原始數據,這意味着美國自不例外。

但是華春瑩“三問美國”,以“國際媒體”或“美國媒體”報道的名義引出,一,重申中國王毅部長之前所說的新冠病毒2019年下半年就已經在世界多地多點出現;二,稱美國2019年秋季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實際上可能是新冠肺炎;三,暗示是美國一處生物基地實驗室製造的……華春瑩最後質疑:“美方可不可以提供所有的相關原始數據?”

分析人士認為,中方的反應與世衛專家武漢溯源調查後反而引起外界對中國更多質疑有關,乾脆甩鍋美國,說是美國自己說的,但對人家的澄清隻字不提,仍然沿着趙立堅發言人曾影射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的陰謀論路線往前走,轉移視線。但效果恐怕不好,給人以欲蓋彌彰的感覺。北京如想平息外界質疑,只有如實提供原始數據,允許真正意義上的國際獨立調查,而不是安全人員前後簇擁,要求去雲南蝙蝠洞調查也不得滿足。

“種族滅絕強迫勞動在中國是世紀謊言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16日說,正在與國際社會多個盟國商榷是否把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的鎮壓列為“種族滅絕”。他說,使用“種族滅絕”這個詞是非常重大的事,這個詞在國際社會有明確的指證。特魯多還補充,“但是毫無疑問,中國新疆發生了大規模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我們非常焦慮。”

歐美國家,以及眾多的國際非政府組織指責新疆存在大規模集中關押穆斯林問題,在特朗普政府與拜登交接前,美國國務院以“種族滅絕”表述對新疆維吾爾人的鎮壓。加拿大保守黨目前要求政府將中國當局在新疆的做法列入“種族滅絕“,而美國議員提交了修訂版“維吾爾人強迫勞動預防法案”等等。

現在的問題是,北京如果否認新疆不存在大規模關押鎮壓打壓穆斯林的問題,就應該向外界開放現場獨立調查,聯合國高級人權署,包括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內的歐美國家領袖已多次表達類似願望,但是中國一直拒絕國際獨立調查團去新疆現場調查。

不僅無法前往調查,還遭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倒打一耙,華春瑩在2月19日記者會上稱,“種族滅絕”“強迫勞動”在中國是世紀謊言,在加美澳是曾經的現實存在。

觀察人士評論,華春瑩混淆了歷史和現在,國際社會要求調查的是新疆現在是否存在種族滅絕和強迫勞動的問題,而她卻以他國歷史上存在過類似罪行來搪塞。

揭發他國的“醜惡歷史”無法掩蓋中國新疆正在發生的問題。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