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文創意的省思 ◎ 潘立中

文/潘立中 2021-02-11 民報

作者與妻子站在文學步道中賴和的〈前進〉(八卦山文學步道)。圖/潘立中

參觀彰化台語文創意園區

上個月有幸去彰化參觀「台語文創意園區」,看到前彰化縣長周清玉和一些愛台努力為台灣打拼的工作,十分敬佩,怪不得老友李贊星去彰化「留學」之後深受感動,現在是在溫哥華出名的教導台語之美的李教授。園區內很多精心的展示,表現出台灣語文真正的美,有些話語真的有意思,參觀之後,我有兩個感想:

第一,我們本土人士每個人都關心母親台灣,但是,他們與眾不同的地方,是真正有行動,而且是有意義的行動,有如西遊記中孫悟空説的:行動自有三分財氣,他們的愛心和行動將會有美好的成效。

第二,看到他們對臺灣語文的努力,我一直在想,台灣真的需要趕快「統一」,這話聽來很奇怪,一個深愛本土的人怎會説要統一?我說的「統一」是台語書寫的統一,目前台語有用漢字,也有用羅馬字,也有漢羅,幾十年來努力要發展一個統一的台語書寫辦法,毫無結果,大家無法達到共識,好像大家都覺得自己的想法最好,無法放下身段接受一個統一的辦法。我個人深受其害,妻子理瑲的媽媽是個非常有修養有見識,關心兒女的女性,她寫了幾百封的郵件給國外的我們都是羅馬字,我都得靠理瑲翻譯給我聽。


彰化台語文創意園區入口。圖/擷自google地圖

在園區內看了不少台語詩詞諺語的看板,也將其中有趣的字句照了一些相片,感受到先賢給我們留下來的文化遺產,園區內不只推崇台灣語文和文學,也極力介紹台灣無人能夠抵擋的優美台灣歌謠和音樂曲詞,和台灣國寶詩人詞家、作曲家,如出名的李臨秋、周添旺、鄧雨賢……等等,並展示台灣最道地的文化:歌仔戲、布袋戲等等,這個地方本來是個軍營,在周清玉當縣長任內,將它發展做推廣台灣文化的樂地,不靠擺飾豪華,而以蕃薯仔純樸的設備,表現出對台灣文化有意義展覽。園區內有很多室外的看板,上面充滿了動人的台語字句,他們也特意放上一些台語文寫的東西,是大部分都看不懂的字句,指出台語要普遍的困難,因為沒有一個統一的表達(寫)法。


台語文創意園區台語俗諺看板。圖/潘立中提供

有個自己母語的文字,是多麼的重要,最近有一部新的韓國電影叫做《王的文字》,是今年得到奧斯卡奬最佳電影的男主角宋康昊主演的,看到人家韓國在15世紀就努力發展自己的文字,鼓勵研究出用八思巴契丹及藏文等發展出的諺文文字,是一個很獨特的言語文字系統,實在令人羨慕,不禁是使人想到韓國今天能夠這麼進步是不是跟自己有文字有關係?他們的世宗大王創製韓文字符,去漢從韓, 不要說它在表示的自己母語的能力大大增加,而且對國家意識也有很大的推動力量。

台語文創意園區的事工對台語的推廣很有助力,但如果我們有一個統一的台語文字書寫系統,有如朝鮮的「訓名正音」,那不是更容易能夠讓我們的母語的書寫傳播更普遍嗎?當然,我們也不能因為沒有一個共同的文字系統就在哪裡乾乾的等,這我是很了解的。幾十年來我們大家都親眼看到,要發展一套台語文字系統的困難,大家意見紛紛,就如《王的文字》在韓國上映的時候,也引起了軒然大波,部分暴怒的韓國網友及宗教團體甚至發起了抵制該片的活動。世宗大王當時還能以君王的威力制服百官的抵制來完成韓文字符。在台灣,我們是門外漢,不知從何幫忙起,也不知道現在這一方面有誰在努力?或這一方最近有什麼進展?


台語文創意園區介紹台語歌曲及詞曲作者的台灣音樂館。圖/潘立中提供

八卦山大佛腳下彰化文學步道

不管是在書報,媒體或交談之中,有趣或是有意義的字句總給帶來我一個「於我心有戚戚焉」之感。來到附近的彰化八卦山大佛腳下的彰化文學步道,更令人有這個感覺。這些展示給我們對台灣文學感到很驕傲,覺得我們有個「台詩三百首」之感。

我們一邊順著步道上山,一邊看著台灣文學的歷史,介紹台灣的前賢詩人作家的台灣新文學作品,賴和、陳虛谷、葉榮鐘、洪棄生等最具台灣精神的典型人物。是個是個很好的遊覽方法,八卦山當初是座身經百戰的古戰場,抗清戰爭,抗日運動,都在這座山頭展開,在這對彰化極有重要地位的地點,展示日治時的台灣新文學詩詞散文,蠻有意義的。看到被尊稱為台灣新文學之父的賴和醫師所寫的「但願天下無疾病, 不懼餓死老醫生」, 充分表現出他悲天憫人的胸懷。

賴和是台灣鄉土文學作家將台語寫入小說對話的第一人, 很有趣的,是他和台灣最出名的四首民謠「四月望雨」的作曲家鄧雨賢同樣都是客家人。這位抗日英雄曾擔任《台灣民報》的主編,有關台灣共和國的國旗黃虎旗寫了一首出名的詩,寫作這首詩的心路歷程很感人。

原詩作:

「旗中黃虎尚如生,國建共和竟不成。天限台灣難獨立,古今歷歷證分明。」

而後他改變了他的歷史觀, 由寄望祖國強大轉向台灣本土思考,將該詩改為:

「旗中黃虎尚如生,國建共和怎不成。天與台灣原獨立,我疑記載欠分明。」

我們在後人在彰化的文學步道上欣賞偉大的本土文學家的作品,知道他的作品在戒嚴時代被遺忘,令人唏噓不已。

我希望, 我們台灣語文字能夠趕快統一,在這方面的努力,困難多多,在九十年前的日治時代,賴和似乎已經看到,在他的詩〈前進〉中, 他寫道:

「孤獨地在黑暗中繼續著前進。
前進!向著那不知到著處的道上」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