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大海軍、維持對中國優勢:美國新政府的艱鉅挑戰

2021年1月26日 美國之音 孫承

華盛頓— 中國海軍近年來迅速崛起,正在打破西太平洋地區的軍力平衡,在個別領域已經趕上、甚至超過美國。美國拜登政府在力爭控制疫情、重振經濟的同時,將面臨如何維持對中國的海上優勢、繼續擴充海軍的艱鉅挑戰。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在太平洋的行動從未受到過任何挑戰,但隨著中國海軍的迅速崛起,中國被認為已有能力在西太平洋,包括台灣周邊及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海域挑戰美國的海上優勢。

美國國防部在《2020中國軍力報告》中指出,中國在三個領域已經趕上、或甚至超過美軍,其中第一項就是戰艦建造。報告說,中國已有世界上最大的海軍,有350艘水面艦艇和潛艇,包括超過130艘主要水面戰鬥艦。而美國截至2020年初,海軍水面戰鬥艦艇約為293艘。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智庫《保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研究員克雷格·辛格爾頓(Craig Singleton)說,總體來說,毫無疑問,美國海軍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但是在某些個別領域中國或開始稍現優勢。

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現在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海軍,規模超過美國。艦隊中有很多高新科技的先進潛艇、驅逐艦和兩棲艦。美國海軍規模縮小了,艦艇也越來越陳舊。建造新的艦艇耗資龐大。”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去年底的一份報告說,美國海軍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第一次在西太平洋藍水水域面臨維持戰時控制的挑戰。這篇題為《中國海軍現代化:對美國海軍能力的影響》的報告說,預計2030年中國海軍規模將達到425艘戰艦。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一份報告稱,在2014-2018年間,中國新下水潛艇、戰艦、兩棲艦艇和輔助艦船的數量超過了德國、印度、西班牙和英國海軍的現役軍艦總量。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資深海軍研究員布萊恩·克拉克(Bryan Clark)說,一支龐大的中國艦隊對美國來說意味著更大的挑戰。他對美國之音說:“這意味著美國海軍在保護地區夥伴和盟國、比如台灣時將會有更大的挑戰。因為解放軍會有很多艦艇奪取在台灣、或者尖閣列島附近海域的控制權,也包括斯普拉特利群島在內,因為中國不但已經把這些島嶼軍事化了,而且海軍規模也更大了。這些地方處在危險之中。”

美國智庫戰略和預算評估中心上星期發布一篇研究報告指出,中國海軍的遠洋艦隊不但活躍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而且還出現在地中海和波羅的海。報告表示,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 Davidson)在2019年底曾強調說,中國海軍過去30個月的編隊遠航比過去30年還多。報告的作者之一、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戰略與政策研究系教授吉原恆淑(ToshiYoshihara)在去年另一篇題為《龍走哪條路?》的報告中指出,中國在短短的20年間建造和部署了世界上最大的海上艦隊,超出了美國每一位的戰略安全規劃人員的預期。

30年造船計劃

為了維持美國海軍的優勢,前特朗普政府在去年12發布了一項為期長達30年的造船計劃,提出在進入本世紀2030年代時,美國艦艇數量將達355艘,到2051財年將美國海軍打造成為一支擁有405艘戰艦的超級艦隊。美國防部在一份聲明中稱,為了確保對中國和俄羅斯的優勢,美國需要一支現代化的作戰部隊在太平洋執行任務。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新政府是否或如何推進落實這一計劃。

為了實現這一計劃,美國國防部提議大幅增加造艦撥款。海軍在去年初提出的2022至2026財年的5年間的造艦預算為1020億美元,而在新計劃擬在這一基礎上大幅增加450億美元,達到1470億美元,增幅高達40%多。

面對如此龐大的預算,有觀察人士指出,目前新政府面臨恢復經濟、應對氣候變暖等一系列重大議題,美國海軍的擴艦計劃很可能面臨經費缺口的挑戰。美國《福布斯》網站上星期的一篇評論說,這一計劃與政治現實脫節。

美國智庫萊剋星頓研究所(Lexington Institute)防務分析人士羅倫·湯普森(Loren Thompson)在這篇評論中說,目前聯邦政府每年都在舉債數万億美元,以避免全球疫情對經濟造成的永久性損害,未來在軍費方面充其量也就是與目前持平。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在去年12月底一份報告中指出,這一打造355艘戰艦的計劃意味著,海軍預算在今後10年里平均每年要增加120億到130億美元。
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上星期的提名確認聽證會上,美國防部長提名人、退役陸軍上將勞埃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被問道他是否支持30年造船計劃時說,他還沒有看過這個計劃,但熟悉其中有關到2051年打造一支多達405艘戰艦的規劃。在被追問他是否會要求為此提供撥款時,奧斯汀沒有直接回答。他表示,美國有當今全球最強大的海軍,繼續維持海軍的戰鬥力至關重要。他說,如提名獲得通過,他將與海軍領導層一起努力,加深對相關問題的了解。

這一計劃儘管耗資龐大,但美國傳統基金會的海軍事務資深研究員布倫特·薩德勒(Brent Sadler)說,該計劃僅對在2026年前的造艦目標作出規劃,並沒有包括長期擴充美國的造艦基礎設施能力具體預算方案。曾在海軍任職長達26年的薩德勒說,毫無疑問,新政府在爭取國會撥款的議題上會面臨巨大的挑戰,但是鑑於在中國挑戰問題上的廣泛共識,他對新政府會繼續推動壯大海軍抱有希望。他舉例說,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國防戰略中的很多想法和概念實際上來自於奧巴馬總統執政後期,只是當時的阿什頓·卡特主持下的國防部並沒有將這些想法和概念形成文字。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現在聽到的語言是你四五年前在奧巴馬政府時絕不會在公開場合看到和聽到的,同樣是這些人,我現在看到很多人都公開說出來了。”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邁克·吉爾迪(Mike Gilday)在最近(1/12/2021)公佈一項海軍十年計劃時表示,他並不是想把這個問題戲劇化,但是美國必須頭腦清醒,否則“基於中國現在所處的發展軌跡,我認為我們可能在本世紀內都無法恢復。”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