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醜聞在中共:加害者居高臨下,受害者求助無門 ◎余杰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0-12-16 【六都春秋】

文/余杰

編按:性騷擾醜聞在社會上屢見不鮮,在極力推廣性平教育的台灣,若官員或企業家爆發性騷擾醜聞,必定引起眾人憤怒,揚言抵制商品、輿論官員下台。換個情境,假使性騷擾醜聞的加害者,為擁有黨國支持的中共要角,事情將如何演變?筆者以近期中共發生的三起性騷擾醜聞,向各位道來,在父權文化與專制文化之下的中共將如何予以處置。

央視前主持人朱軍性騷擾實習生醜聞

央視前主持人朱軍兩年前被指控涉嫌性騷擾實習生弦子,該案在北京海淀區法院開庭審理。開庭當日在法院外聚集了百餘名自發前來為弦子助陣的民眾,有人舉出“性騷擾可恥”、“打破黑箱”及“#MeToo”等標語。弦子到場後打開一張寫着“必勝”的海報,向眾人道謝,一度掩面而泣。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此前,弦子在微信朋友圈發文,透露自己於2014年到央視「藝術人生」節目實習,卻在化妝室遭朱軍試圖猥褻。事發後,她向警方報案,但警方以朱軍是知名人物為由,建議她放棄指控,考慮朱軍對社會的“積極影響”,三思而後行。當她和友人徐超披露此事後,朱軍否認所有指控,並以「名譽權遭到嚴重侵害」和「受到嚴重精神傷害」為由起訴弦子和徐超。

朱軍,圖擷取自BBC


環球時報副總編段靜濤  舉報總編輯胡錫進私生活墮落

與此同時,總部設在北京的偽香港媒體多維新聞網報道,《環球時報》副總編輯段靜濤實名向中紀委網站舉報總編輯胡錫進,揭發胡錫進作為黨報領導及知名媒體人,高喊愛國,私生活卻腐化墮落,與報社職員高穎及英文版前副主編張楠伊長期有不正當關係,還各育有一子。此前,有人揭露胡錫進的兒子在加拿大留學,胡錫進反駁說,他只有一個女兒在北京上班。這次的揭露,驗證了胡送到國外留學的或許是其私生子。

對此,胡錫進於微博發文駁斥,認為引火線為三四年前,段靜濤去黨校學習一段時間後便產生「狂想」,宣佈將接任《環球時報》總編輯,與胡進行談判,要求胡辭職讓位。胡錫進秀出事發隔日與段靜濤的微信對話,段靜濤表示其行為像中邪了並向胡道歉,胡則表示原諒對方並說“你不僅是同事,而且是妹妹”——這一極為曖昧的表達,被網友評論為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彰。有人猜測說,扒糞者段靜濤或許是胡錫進的小三,得知胡有了小四、小五之後,出於嫉恨,不惜公開黑幕,與之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胡錫進,圖擷取自胡錫進微博

習近平的經濟國師鄭永年  性騷台籍研究人員

    醜聞接踵而來:被外界封為習近平「經濟國師」的前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遭指控涉及兩起對女性研究員伸出「鹹豬手」的性騷擾醜聞,近日繼續發酵。台灣媒體《上報》循線聯繫上這兩名受害女子,其中一位是曾在東亞所任職長達十年的台籍研究人員Katherine。

    該名受害者披露,當時她在搭乘電梯途中,站在她左後方的鄭永年,突然以非常老練、迅速的動作,用手隔著衣服撫摸她的背部及胸罩肩帶。之後她向所方、校方投訴並向警方報警,均毫無結果。後來,不斷有所上其他同事聯合起來汙衊她,稱她有精神病,說她是「蕩婦」到處勾引男人。
 


鄭永年,圖擷取自網路

暴政幫兇必然生活糜爛,加害者妖魔化受害者

趙國權貴圈醜態百出。這三件性騷擾、性侵或包養情婦事件,有兩個明顯的共同點。第一,政治立場墮落的暴政幫兇,在個人品格和私生活方面也必然糜爛不堪。三個加害者都是黨國打手,有的是央視的臉面,有的是宣傳戰線的戰狼,有的是被習近平親自接見的國師級御用學者。他們都是“學得屠龍技,貨與帝王家”,或巧舌如簧,或指鹿為馬,或口蜜腹劍,是值得今上“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的倡優、佞臣或祭師。他們用筆和口為黨國添磚加瓦,飛黃騰達之後自然荒淫無恥、紙醉金迷。
 

第二,在這三起事件中,因為加害者得到權力方的加持,遂有恃無恐,居高臨下,根本不怕受害者的反抗或吹哨人的揭發,反倒將受害者和揭秘者妖魔化為“中了邪”、“精神病”、“蕩婦”,甚至向對方發起反訴——在沒有司法獨立和司法公正的國家,他們的反訴很有可能獲勝。

哪些案件可以上法庭,哪些人受權力之庇護?

劉曉波曾分析,中共的維穩機制已臻於精緻化和精確化,對待不同異議人士有不同處理方法。比如,在每年兩會、六四、七一、十一等所謂「敏感日子」,國保對其評估體系中“危害性”不同的異議人士實行不同的監控措施:最危險的,直接軟禁在家,不得出門半步;危險性稍小的,強行帶到北京郊區的秘密地點或旅店軟禁;危險性更小的,由國保陪同到外地「被旅遊」。同樣道理,中共對於各類幫兇、幫忙和幫閒人物,也有精緻化和精確化的禮遇和保護方式,端視其利用價值之大小來制定對等規則。

中共當局將如何處理這三起事件?

在中共眼中,這三起事件的三個主人公各有不同的品級和重要性。朱軍是央視前主持人,雖然曾主持過春晚,其面孔家喻戶曉,但並未主持過新聞聯播這樣的政治節目,並未處於核心圈。所以,朱軍一案可以開庭,雖不公開審理,卻允許中外媒體報道,也容忍少數支持女權的年輕人到現場露臉。獨立評論人鄧愷指出:「為什麼會挑選弦子?恐怕也是最可控的,用一個愛黨愛國的女權意見領袖取代有進步平權和公民權等制度性訴求的不受控者,對黨國有利無害。」弦子在立場上不能算自由派,可以說是小粉紅,從她在金馬獎和反送中事件中的評論即可看出。所以,黨國很有可能利用這個案件,收割MeToo運動的成果,必要時朱軍則是可以被犧牲掉的
 


示意圖,圖:pixabay

胡錫進是胡錦濤時代後期躥紅的戰狼,他的出格、粗暴、迷狂的言論風格,並不符合中共宣傳領域官員引經據典、滴水不漏的傳統。胡錫進精明能幹,揣摩到打愛國牌可在市場上瓜分到一張大餅,他和《環球時報》用希特勒和納粹的方式煽動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深受極左派和小粉紅的追捧,也在輿論市場上獲得巨大成功——作為子報的《環球時報》,一時間風頭甚至超過作為母報的《人民日報》。但另一方面,胡錫進既不受僵化的官僚體系的歡迎,在稍具理性及有一定民主意識的民眾中更是聲名狼藉。前幾年,胡錫進因違規公費旅遊遭到中紀委查處的消息,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當局並未予以刪除,胡錫進是不受上峰信賴的“偏將”的地位即可見一斑。這一次,多維網敢於抖出醜聞,當然是有上峰的授意或默許,官方不一定藉其生活糜爛之醜聞將他拿下,卻也刻意以此殺一殺他的銳氣,讓他清醒地知道,他的生死存亡掌握在黨的手上,即便忠心耿耿,也不能自信滿滿、妄自走在黨的前頭

而鄭永年的醜聞,僅有被台灣媒體報道,中國的傳統媒體和網絡皆鴉雀無聲。鄭永年的醜聞發生在新加坡,新加坡是儒家專制主義版本的“小中華”,新加坡當局處理此事的方式可想而知:受害者在檢舉揭發鄭永年性騷擾案後,竟遭到校方「秋後算帳」以不明理由將她解雇,被逼離開新加坡,至今求助無門。受害者告訴台灣媒體:「這是整個系統的失敗,怎麼反映案子就是會被搓掉、被四兩撥千斤蓋下來,整個東亞所的管理層就是在和鄭永年合謀、包庇鄭!」不過,新加坡畢竟不是中國這樣的全能式極權主義社會,在一定程度上受英國憲制的影響,所以鄭永年在事發之後亦不安其位,返回中國開闢其人生第二春。上海交通大學成立「政治經濟研究院」,鄭獲聘為名譽院長,似乎完全不受性騷擾風波影響,仍受中共當局重用。因為,鄭早已通過恐嚇香港人的抗爭運動來繳納了讓中共滿意的投名狀——他殺氣騰騰地說:「香港人成不了氣候,只需要威脅斷水就可以終結亂局。」更因為,鄭被習召見和垂詢,如同古代被皇帝寵幸過的宮女,立即身價百倍,打臉鄭,即是打臉習,哪個中國媒體有這樣的豹子膽敢報道鄭的醜聞呢?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

作者

余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