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漫談音樂(40)】音樂家乘船渡過大西洋 – 歐洲到美洲 Antonin Dvorak ◎ 信雅

(2020.11.07)

自從噴射機時代開始,很少音樂家乘船渡過大西洋,因爲乘船須要一個禮拜以上的時間,現代人時間比金錢更可貴,坐飛機只要幾個小時就到達,有的音樂家演奏節目排得很緊湊,常常在幾天之內橫過大西洋演奏很多場音樂會,其中最著名是俄國指揮家 Valery Gergiev,一日之內在亞洲、歐洲與美洲指揮演奏。可是我們常常想,時間這麽緊湊,時差那麽大,是否能夠演奏得好?他是否對音樂忠實?以前乘船渡洋的音樂家,雖然花費很多時間,他們可在船上好好休息,有充分時間練習、考慮如何表現他們演奏/演唱的音樂。我們曾經聽過世界第一流的絃樂四重奏團 Emerson String Quartet 很多次,在費城聽到他們演奏 Beethoven、Bartok、Shostakovich 等的音樂,水準非常高;可是有一次在奧國 Schwarzenberg 聽了他們演奏 Beethoven、Schubert ,不如以前聽的那麽好。後來才知道他們的飛機當天早上才到達,晚上就演奏,顯出他們身體、精神上的疲倦。

從歐洲乘船來美洲最著名的音樂家可能是捷克的 Antonin Dvorak (1841-1904)。他是浪漫時期國民音樂的先鋒,繼承 Bedřich Smetana (1824-1884) 推廣 Moravia 與 Bohemia 的民俗音樂。他學小提琴,很早就表現非凡的音樂天才。1874年參加奧國政府主辦的作曲比賽得第一獎,接着在1876年、1877年又得獎。比賽主審是德國的 Johannes Brahms,對 Dvorak 的音樂很讚賞,推薦音樂出版商給他。他在歐洲建立聲譽,1891 年當 Prague 音樂院教授。

1891年他出乎意料收到聘書,美國提倡古典音樂的慈善家 Jeannette Thurber 夫人設立「National Conservatory of Music of America, 1885-1929」,聘請 Dvorak 來美國教學。當時他已經50歲了,在捷克的地位已經穩定,不考慮全家搬來美國。可是 Thurber 夫人給他的條件太好了,年薪 $15,000 (幾乎是當時他年薪的25倍),而且每年夏天有四個月假期,在音樂院每天只教三個小時,他可選擇成績好的學生教學,同時訓練管絃樂,演奏會當指揮。本來他不敢接受這麽好的條件,經過夫人 Anna 游說後,才同意簽約來美國。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1892年全家乘 SS Saale 遊輪從德國的 Bremen 港來到美國新澤西州 Hoboken 港,9月27日到達美國,當時他後悔不應該接受這職位,因爲橫渡大西洋遇到很大的暴風雨,全家都暈船生病,只有他沒有暈船。

到達美國後,全家住在紐約 Manhattan (327 East 17th Street),Dvorak 立刻開始在音樂院教課。

原來 Thurber 夫人有遠見,聘請 Dvorak 來美國不只是為了教學,她知道 Dvorak 過去在捷克提倡當地民俗音樂相當成功,期待他來美國訓練一些年輕的音樂家提倡美國民俗音樂、原住民音樂與黑人靈歌。Dvorak 瞭解她的意思,培養了一位黑人學生 Harry Burleigh ,在音樂中用了很多大家熟悉的黑人靈歌;同時 Dvorak 開始用新大陸的音樂作曲,如1893年紐約愛樂管絃樂團委託他寫的第九交響樂(Thurber 夫人建議取名「From the New World」),成為他在美國的代表作品。此外 1893 年的F 大調絃樂四重奏曲(American),1894/95年的B 小調大提琴協奏曲,充份表現了新大陸的音樂特色。

在美國二年後,他開始懷念家鄉,1895年決定悄悄的回去捷克,住在 Vysoká鄉下,日記上寫「感謝上帝讓我能與故鄉的朋友再度一起享受 Vysoká 鄉下的景色」。1895年底立刻回去 Prague 音樂院教課。

他們全家在紐約 Manhattan 的住宅後來因都市建設被拆除了,當地居民決定在他住宅附近 Stuyvesant 公園豎立塑像紀念他(見圖)。

Manhattan居民在Dvorak住宅附近的Stuyvesant 公園為了紀念他所豎立的塑像 (圖採自網站)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