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大選最後的搖擺選票- 亞裔美國人

2020年10月31日 美國之音 易林

華盛頓— 我看到很多20多歲、30多歲的亞裔年輕人出來投票。要是幾年前跟他們聊天,他們會說,我才不關心那個。顯然,他們不喜歡現在我們的國家和城市上演的一些事情,所以他們積極的出來投票。”

在紐約生活了60多年的陳家齡(Karlin Chan)神情振奮地對美國之音說。已經退休的他一直致力於推動亞裔美國人參與政治。

“我周一去過一次投票站。大概是兩點多到的,我看那裡排了有300多人,在3點關門之前我肯定進不去,”他說。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他描述的情景展現了今年美國選民的政治熱情,也凸顯了今年美國大選中亞裔族群所佔據的特殊地位。

過去幾十年來,亞裔選民一直在美國大選中被歸為“其他族群”。歷史上,這群人在選舉並不佔據很大比重,也沒有受到政客過多的重視。然而,隨著美國亞裔人口的增長,這個趨勢正在發生改變。

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今年五月的報告,亞裔選民是美國選民中增長最快的族群。從2000年到2020年,有資格投票的亞裔美國人增長了139%,翻了一倍多。在西語裔選民中這個數字為121%,而非洲裔和白人選民只增長了33%和7%。

在2020年的大選中,超過1100萬的亞裔選民將投出他們手中神聖的一票,占到美國選民人數的近5%。

值得指出的是,亞裔選民的人數增長雖然很快,但近十年來,亞裔選民的投票意願卻是各族裔中最低的。在2012年大選中,黑人選民的投票率為67%,白人選民投票率為64%,拉美裔為48%,而亞裔選民的投票率只有47% 。

密歇根大學美國文化系副教授梅利莎·博爾哈(Melissa Borja)對美國之音說,她在10月中旬進行電話催票(phone banking)時發現很多亞裔美國人仍然猶豫不決,在是否去投票或是選擇拜登或特朗普上左右搖擺。

“我想一個可能的原因並不是他們偏好於哪些候選人,我認為這與他們不願意分享自己的政治立場有關,”她對美國之音說,“這些人可能有不同的背景歷史—覺得分享政治觀點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統計,亞裔選民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歸化入籍的公民。截至2018年,歸化入籍的選民占到美國亞裔選民總數的2/3。

加州大學圣迭戈分校政治學系助理教授王國旌(Tom Wong)說,正是由於亞裔美國人很大一部分是歸化公民,他們並沒有強烈的兩黨立場。“也就是說,亞裔選票是兩黨爭奪的關鍵。”

博爾哈教授說,這樣的背景不僅影響了他們是否願意透露支持哪個候選人,也影響了他們關心的政治議題。

她指出,研究發現,亞裔美國人的政治傾向與其在美國生活的時間長短密切相關。在美國呆的時間越長,傾向於民主黨政客和自由派觀點的可能性越大。反而言之,如果剛剛來到美國,或是一名歸化入籍的公民,那麼可能更傾向於保守派的立場。

她舉例說,一名在美國出生的台裔美國人關注的焦點可能更多的是黑人的命也是命,健保等議題。但是如果是在台灣生活了很多年之後歸化入籍的人,則可能更關心美國對台灣和中國大陸的政策而投下選票。

兩黨爭奪

儘管亞裔美國人的投票熱情在過去比不上其他族群,但是9月份出爐的《亞裔群體投票傾向》民調顯示,亞裔選民2020年的政治參與熱情達到了史無前例的高點。

“人們的投票熱情很高,我想因為他們知道賭注很大。比如控制新冠疫情和移民政策等問題與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 博爾哈教授說。

這份由亞太裔投票(APIA Vote)、亞太數據中心(AAPI DATA)和亞美公義促進中心(AAJC)在7月到9月間聯合進行的民調顯示,54%的亞裔選民表示他們會將票投給拜登,而30%的人說他們傾向於讓現任總統特朗普繼續領導國家。與此同時,也還有很多人沒有做出最終決定。

在搖擺州,有約46%的選民表示將投票給拜登,而投給特朗普的人佔38%。

其中重要的搖擺州喬治亞州,亞裔選民在2010年到2018年的八年間增長了47%,而這期間該州的選民平均增速為5%。亞利桑那州的亞裔選民人數在過去10年驟增,今年將佔有4.5%的登記選民。在佛羅里達,亞裔選民所佔比例大約是3.5%。

2016年,這些州的選舉人票都由特朗普以微弱優勢拿下。而今年,拜登和特朗普都在這些州投入了大量努力爭取亞裔選票。“亞裔選民已經從邊緣群體轉化成了成功的關鍵,”喬治亞州眾議員樸山錳(Sam Park)說。

特朗普競選團隊在五月底啟動了“亞裔美國人挺特朗普”(Asian Americans for Trump)團隊,希望通過著墨特朗普總統的經濟政策來爭取搖擺州亞裔美國人的支持。

拜登團隊10月8日推出付費競選視頻“在一起”(stand together),拍攝了來自不同背景的亞裔美國人。這個視頻希望進一步鞏固民主黨在亞裔美國人群體中的優勢。

博爾哈教授說,她注意到拜登團隊使用九種語言來推動同一個競選廣告。“我從沒在競選廣告中看到過菲律賓裔美國人,所以我很吃驚,”她說。

根據AAPI的民調,自2016年來,現任總統特朗普在華裔美國人中的支持率走低。

加州圣迭戈大學的王國旌教授對美國之音說,這與今年的新冠疫情中特朗普總統使用的詞彙有一定關係。

“我們最近對北卡羅來納州的亞裔選民進行民調,發現他們對於’功夫病毒’和’中國病毒’ 這類的詞語非常反感,”他告訴美國之音,“亞裔美國人希望政府採取行動停止仇恨犯罪,民調中每五個人中就有一個人因為新冠疫情受到過歧視。”

他說, 北卡的亞裔美國選民會因為在新冠疫情中所受的歧視更加傾向於投票給拜登。

而與此同時,民調顯示特朗普總統在越南裔和印度裔美國人中的支持率走高。

在2016年,大部分越南裔美國人投票給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然而根據最新的民調,有48%的越南裔美國人表示將投票給特朗普,36%將投票給拜登。專家認為,特朗普總統對於中國的強硬態度以及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促成了這個轉變。很多在越戰後逃往美國的越南裔美國人認為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與前總統裡根對於共產主義的強硬態度如出一轍。

在印度裔美國人中,2016年有70%的人投票給克林頓,只有7%投給特朗普。而今年,儘管大多數人仍將投票給拜登,但是有28%的人表示他們更傾向於讓特朗普總統領導國家。專家認為,這同樣與特朗普的強硬中國政策有關,同時也得益於他與印度強硬派總理莫迪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