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談戰後台語的變化 ◎ 陳國彬

上帝創造萬物,也把不同膚色,種族的人類擺在不同的地區,操著不同的語言。據說全世界有幾千種語言,有些已經或逐漸消失中。台語應該是先民從閩南地區移居台灣時所帶來的語言,所以官方喜歡將此種語言稱為閩南語。然而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中葉,臺灣由日本人統治50年,在這期間的台灣人接受日語教育,熟諳日語,由於日本官方沒有刻意打壓台灣人日常所講的方言,私下大家仍用台語交談,只是因為受到日語教育的影響,在用語上許多詞彙則直接沿用日語漢字而以台語發音。我的母語是台語,出生於戰後初期,當時家中長輩平時說話常常夾雜台語及日語漢字,在耳濡目染之下所學的台語,已與目前的台語有些不同,茲就記憶所及略為舉例如下,一方面也緬懷年幼時與長輩們互動的情景。

我讀‘國民學校‘(國小)時,每個學期開始媽媽就問我’先生‘(老師)是男的還是女的,有沒有被選做’級長‘(班長),放學回家後要我先做完’宿題‘(功課)才可以出去玩,學期結束時就急著看我的’通信簿‘(成績單),並且常常告誡我要’勉強‘(用功)一點, 將來唸法律去考 ’弁護士‘(律師),或者去唸‘齒科’(牙科。我的成績不錯,算術每次都考’滿點‘(100分),除了會得到’賞狀‘(奬狀)之外,也常拿到’萬年筆‘(鋼筆)及其他’賞品‘(獎品)。而我隔壁的鄰居因為父母’離緣‘(離婚),無人管教荒廢學業,唸到初中二年級就’落第‘(留級),最後好像也沒’卒業‘(畢業)。

舅舅當時在公路局當‘運轉手’(司機),‘月給’(薪水)不高,但有時要去外地‘出張’(出差),回來後可領到‘手當’(津貼)。他開的’自動車‘(汽車)因為老舊常常要換’部品‘(零件),而且要向原廠’注文‘(訂購)。有一次碰到‘交通事故’(車禍),被送到很多‘患者’(病人)的‘病院’(醫院)急救,‘入院’(住院)一個月。

我父親當時在‘岸壁’(碼頭)附近的一家日本‘會社’(公司)任職,每天很早就‘出勤’(上班),偶爾也帶我去他的‘事務所’(辦公室)。有一次一位遠親開了一張‘手形’(支票)還債,父親將它存入銀行‘口座’(戶頭)卻慘遭‘不渡’(退票),回頭去找這位遠親時已‘行方不明’(失蹤)了。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我初中時有位黃姓‘同窗’(同學),家裡在高雄苓雅區經營天華戲院,專門放映二輪的日本‘時代劇’(古裝片),生意不錯經常‘滿員’(客滿),有一次還讓我進去看‘無料’(免費)的。還有一次在戲院附近發生兇殺案,來了很多’巡查‘(警察)及’刑士‘(刑警),並且帶來兩隻’軍用狗‘(狼犬)協助辦案。

有一位朋友從屏東寄了一個’小包‘(包裹)給我,但寫錯我的’住所番地‘(住址),無法’配達‘(遞送),我只好自己去’郵便局‘(郵局)領取。

以上所舉的日式台語,隨著長輩們的逐漸凋零,已幾乎很少或沒有人在使用了,而戰後出生的人因受中文教育,在日常生活中即便使用台語,總是會在下意識中夾雜華語,能夠全程使用台語的人已是鳳毛鱗角,不禁讓人擔憂有一天台語將在世界上消失!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