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德塞與世界衛生組織是殺人兇手 ◎ 余杰

2020-09-12【六都春秋】

文/余杰
 
美國「獨立女性論壇」外交政策研究員、當年親眼目睹天安門屠殺的《華爾街日報》記者克勞蒂婭·羅塞特,經過長期調查發現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的大量黑幕,撰寫了一篇題為《該是調查世界衛生組織災難性的公共失敗和內部腐敗的時候了》的長篇評論文章。該文中文版本在美國駐華使館網站全文發佈(這是中共唯一不敢封鎖的在中國境內說真話的網站),很多中國讀者在文章後面留言表達支持。
    
克勞蒂婭·羅塞特指出,川普總統要求世衛組織整頓其惡劣又具誤導性的行為,停止向中國叩頭,這不僅是為美國,也是為全世界做了一件重要的事。她並非川普的支持者,但她支持川普的這一決定——「對事不對人」是有理性的評論人、公共知識分子的基本品質。這件事情是大是大非:希波克拉底誓言叮囑醫生們毋傷害,世衛組織章程裡對其總幹事與其工作人員有類似的要求。但是今天世衛組織的傷害已達到造成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規模,以其糟糕透頂的保證(「沒有明顯證據顯示人傳人」)、其乖張的指示(「世衛組織建議不要實施任何國際運輸的限制」)以及其對中國毀滅性謊言和集權行徑的歌頌(「中國應被感謝和尊重」)誤導了全世界。

該文指出,在疾病傳播開來時,世衛組織發出一系列錯誤資訊,包括現在惡名昭彰的一月十四日的推文,稱中國有關部門未發現「明顯證據顯示人傳人」。即便在中國於一月二十日承認該疾病在人類之間有高度傳染性之後,即便中國在一月二十三日對武漢全市進行強制封城之後,譚德塞和他的團隊依然遲遲不肯敲響嚴正的警鐘。直到一月三十日,武漢封城一週後,譚德塞閃電訪問北京,向中國的暴君習近平主席獻殷勤之後,世衛組織才終於做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的宣佈。
    
克勞蒂婭·羅塞特直指世衛組織助「中國掩藏證據」,是病毒失控的關鍵原因。二○二○年一月三十一日,川普總統下令限制與中國之間的旅行,世衛組織和中國反對任何該類限制。二月初,世衛組織執行委員會會議召開時,譚德塞在會上重申對旅行禁令的反對。他告訴委員會中國做得非常好,保護世界免受病毒影響,還稱:「在中國以外的任何地方染病的機率非常低。」一直拖延到三月十一日,世衛組織才宣佈全球疫情大流行。那時疾病已經散佈至超過一百個國家。
   
 此後,隨著感染和死亡人數急劇增加,全球陷入恐慌、隔離和接踵而至的經濟崩潰。譚德塞和他的副手們耗費大量時間呼籲全世界要「團結」。但他在用惡毒的言語來攻擊台灣民主政府時,似乎再也不重視「團結」的價值了——或許,在他看來,台灣不是世衛組織成員,也不是人類的組成部分,可以任其自生自滅,沒有「團結」的必要。他說台灣方面攻擊他的膚色,其實他才是惡毒的種族主義者,是中國的同案犯。他跟台灣本無恩怨,因為中共讓他恨台灣,他就對台灣窮凶極惡,惡犬咬人總是比主子還要賣力。
    
這不是譚德塞第一次犯錯,此前他早有劣跡斑斑。克勞蒂婭·羅塞特指出,譚德塞過去對非洲多種傳染疾病的氾濫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卻因為得到中國的信任而「當選」世衛組織總幹事。現在是到了必須追查責任人的時候了:
 
在這個不如昔日的聯合國衛生機構將世界帶往更深的災難之前,現在就急需一個針對其公共失敗和內部腐敗的調查。
   
調查尚未啟動,譚德賽居然大言不慚地要求一千億美金的資助,以便由世衛組織研究疫苗,除了比爾·蓋茨等別有用心者,還會有多少人和國家願意捐錢給譚德塞和他代表的腐敗機構呢?
    
世衛組織早已淪為中共的隨附組織。譚德塞雖然不是中國人,卻很有可能是中共地下黨員或榮譽黨員,中共不會安插一個它不信任的人在世衛組織總幹事這個重要位置上。在中共眼中,譚德塞與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是同等重量級的兩顆旗子。

頗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日前公佈了一份對孟宏偉的調查報告。兩年前,孟並未告知同事,從國際刑警組織位於巴黎的總部回國,之後人間蒸發、渺無音訊,致使其留在巴黎的妻子向法國警方報警。此後多日,中共宣佈孟因貪腐被捕,直至二○二○年一月開庭審判,獲刑十三年六個月。中紀委的這份公開報告稱,孟宏偉公權私用,濫權妄為,肆意揮霍國家資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家風敗壞,利用職務影響為其妻謀取職務,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謀私利;權力觀扭曲,為他人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企業經營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等。報告曝光其案情細節,包括他在位時抽調十多名公安、海警到家當「傭人」,料理家務,打掃衛生,妻兒赴港遊玩時,還安排人員出境「保護」。孟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後,違規安排妻兒到法國居住,並安排多名幹部、軍人赴法照顧。孟的這些罪行,與此前的很多落馬貪官如出一轍,人們已見怪不怪。
    
中紀委的報告引起我注意的一個段落是:孟宏偉「反感、拒絕組織的監督」,擔任公安部副部長期間,經常以身體不適為由,不到崗坐班履職,而是安排秘書或司機將公文送到家裡批閱;在境外工作期間不按規定接受使領館黨委領導——後一個細節值得特別重視:孟名義上是地位顯赫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但按照中共的組織原則,他在巴黎任職,就必須接受中共駐巴黎使領館黨委的領導。換言之,中國在全球的每一個使領館都是中共的秘密黨部,即便你貴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也必須接受在地黨部之指揮。與之相似,譚德塞在世衛組織內部宛如酋長,不受任何制約,卻必須接受中國駐日內瓦使領館的中共黨委之直接領導——他名為世衛組織總幹事,實際上只是中國衛生部的一名司局級幹部而已。這才是譚德塞的真實身份,難怪他見到習近平的時候點頭哈腰、奴顏媚骨。奴才當然要忠心耿耿地為主子服務,黨員當然要將黨的利益看得高於一切——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理解譚德塞,就不會對他若干荒腔走板的言行感到不可思議了。譚德塞和世衛組織就是中共如臂使指的殺人機器。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余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