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漫談音樂 (29)】Paderewski – 他的心留在 Doylestown, PA ◎ 信雅

2020.08.15

相信喜愛古典音樂的人,對 Paderewski不陌生,他是波蘭有名的鋼琴家,也當過波蘭總理;上禮拜音樂漫談提到他,因爲波蘭北部 Bydgoszcz 市機場取用他的名字。

Ignacy Jan Paderewski (1860-1941) 在1860年生於現在波蘭 Kuryłówka 村,當時屬於俄羅斯帝國,因爲1945年二次大戰後才正式成為獨立國家,以前波蘭被周圍的強國瓜分佔領。他的父親是房地產專家,母親在他出生不久去世,所以他受親戚領養長大。從小對音樂有興趣,12歲進入華莎音樂院專修鋼琴,1878年畢業後教鋼琴,後來搬去柏林跟隨名師 Theodor Leschetizky (1830-1915) 學琴,1887年27歲時在巴黎第一次公開演奏,一年後在倫敦演奏,大為成功,聽眾瘋狂的喜愛他;立刻成為 Liszt 以來最紅的鋼琴家。接着來美國演奏,也受到很多聽眾的讚賞。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由於他的聲望與錢財,1913年搬來美國加州,在 Paso Robles 買地產,建立第二個家,開始種葡萄釀酒,生意成功;進一步購買地產,開始掘地希望得到石油,可惜這一招失敗。

不幸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他的故鄉波蘭夾在德奧與俄羅斯強國之間,人民受苦,組織了 Polish National Committee,希望波蘭奮鬥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Paderewski 心愛祖國,立刻放棄鋼琴演奏生涯回故鄉,參加 Committee ,成為波蘭人民的代言人,同時也極力為波蘭獨立運動到處募款。1918年11月大戰停止,下一年他被選為波蘭總理兼外交官,參加巴黎和平會談,而且在 Versailles 和平公約上簽名承認波蘭是一個獨立國家。Paderewski 肖像被刊在美國時代雜誌封面。

1922年62歲的 Paderewski 決定放棄政治,恢復音樂家生涯。在紐約 Carnegie Hall 與 Madison Square Garden開獨奏會,吸引了二萬多對他瘋狂的聽眾。他接受 USC、Yale、Oxford、Columbia、Cambridge等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

沒有料到1939年9月1日德國侵略波蘭開始第二次世界大戰,Paderewski 被選為波蘭國會的領導人,當時波蘭國會遷往倫敦,Paderewski 決定回美國,為波蘭到處演講、募款。可惜他的年紀大,體力不如往日,於1941年6月29日在紐約去世,享年80歲。

他的心願是要等到波蘭成爲真正獨立民主國家時,遺體葬在祖國,當時二次世界大戰波蘭被德國納粹佔領,美國總統 F. D. Roosevelt答應遺體暫時安葬在美國 Arlington 國家公墓。1989年蘇聯崩潰,波蘭正式成爲獨立民主國家,總理向美國政府要求運送 Paderewski 遺體回波蘭,一切進行順利,終於在1992年6月底(去世51年後)遺體運回故鄉,安葬在華莎 St. John 大教堂, 7月5日在大教堂特別舉行一場紀念會,波蘭前總理 Lech Walesa 與美國前總統 George H.W. Bush 來參加。

最後我們來談這篇漫談題目的來源。記得很多年前有一首 Tony Bennet 唱出名的流行歌「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他是象徵性的說「我的心留在舊金山」;可是對 Paderewski 來說,是真正的「心」留在美國。很多年前歐洲有個傳統,可以留下遺言,特別註明他的心臟要葬在何處。著名波蘭鋼琴家 Chopin 因故鄉很不穩定,不得不離家鄉去巴黎,結果在法國去世,他的遺體葬在巴黎,他的心臟帶回故鄉葬在華莎。Paderewski 也有類似的心願,遺體要葬在波蘭,可是他的「心」要留在美國,因爲是他的第二故鄉。他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屬於 Our Lady of Czestochowa,在美國波美人代表大會 (The Polish-American Congress) 決定 Paderewski 的心臟葬在賓州費城郊外 Doylestown 鎮 Our Lady of Czestochowa 大教堂,完成他的心願。

The Heart of Ignacy Jan Paderewski 心臟紀年碑, Doylestown, PA(圖採自網站)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