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基督為用,儒家和法西斯為體 ◎ 余杰

2020-07-13【六都春秋】

圖為蔣中正(資料照)

文/余杰
 
以孫文的學生和信徒自居的蔣介石,跟孫文一樣是掛名的基督徒。最初,蔣介石為迎娶宋美齡(迎娶宋並非因為蔣跟宋有多麼相愛,而是蔣看重宋家的財富及宋家背後江浙財閥的力量),迫於宋母的要求,受洗成為基督徒。此後,蔣介石常常跟信仰上似乎虔誠的妻子一起讀經、禱告,敗退台灣之在士林官邸設置私人教堂「凱歌堂」,還有「御用牧師」周聯華可供靈性上的諮詢,但從其一生的公共表現和政治作為來看,很難說他是重生得救的真基督徒。蔣介石死後,棺材中裝入聖經和《荒漠甘泉》——《荒漠甘泉》是他常讀的基督教小冊子,但它只是一本帶有靈恩派色彩的「心靈雞湯」,其中找不到宗教改革以來清教徒的系統神學和觀念秩序,讀此書並不能離聖經真理更近。

奉行「一個人的聖經」 以黨建國就是信仰
    
蔣介石沒有讀過喀爾文之後任何一位清教徒神學家和思想家的著述,對英美傳統和清教徒的政治哲學一無所知。他年輕時赴日本學習軍事,日本的軍國主義模式給他留下深刻印象;他不曾親身訪問過美國,對美國的認知主要來自於宋美齡。蔣介石從未思考過聖經與民主、人權、自由觀念之關係,他並不認為當獨裁者違背聖經的教導。實際上,蔣介石違背了聖經中十誡的每一項:比如,十誡要求「不可殺人」,他卻在中國屠殺異己,在台灣製造「二二八」慘案及白色恐怖;又比如,十誡要求「不可製造偶像」,他卻在中國和台灣掀起個人偶像崇拜,小小的台灣島上亦有數萬個蔣氏的塑像。


 
圖為蔣介石銅像。圖片來源:Flickr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蔣介石並不精通任何一種外語,卻強不知以為地「翻譯」聖經。他頂禮膜拜的「聖經」,不是基督教的聖經,而是其他兩本書:一本是孫文的《三民主義》等,統稱「國父遺教」。蔣介石將其奉為「一個人的聖經」,又讓國民黨全黨將其奉為「一個黨的聖經」,命令大中小學當作必修課,對學生實行洗腦教育。國民黨人袁業裕說出了蔣的心裡話:「我們曉得中國國民黨是有唯一領導革命的權,這就是以黨建國,以黨治國的根據……現在不能有鼓勵基督教宣傳的用意,以減低人民對於三民主義的信仰。……如蔡孑民(蔡元培)同志從前主張以美術代宗教,我現在卻主張凡是中國國民黨黨員都應當以三民主義的信仰代替宗教的信仰。」

蔣介石情有獨鐘的另一本書是王陽明文集,蔣從十八歲讀王氏之「知行合一」哲學,之後五十年來,「更曾經讀了再讀,研究再研究,他的《傳習錄》與《大學問》這兩個小冊子,真是我百讀不厭,不知其樂知所至」。到台灣後,蔣介石將台北郊外的風景勝地草山改名為「陽明山」,將王陽明的思想改造成「力行哲學」——對蔣而言,基督教是其招牌,儒家是其骨肉。

崇拜「新德國」軍國主義 孔孟之道上彩的極權統治

蔣介石還有一種特殊的信仰,一度高調張揚後來卻秘而不宣——希特勒及其納粹主義。蔣介石對三〇年代「新德國」的崇拜,包括希特勒的卡里斯馬人格和納粹的極權政黨模式,還包括普魯士軍事倫理學和軍國主義傳統。在他心目中,這種倫理學與他所珍視的中國傳統完全一致。他在致力於統一國家和發揚國民精神的過程中,發現德國之「體」中有許多方面很合他的胃口。德國的極權主義和軍國主義,再加上傳統的中國儒家思想,可用來改造已變質、缺乏紀律和秩序的中國精神。

希特勒和納粹黨只花了不到十年時間就將戰敗的德國打造成歐洲第一軍事強國。蔣介石把德中兩國的經驗做了一番對照,得出結論:衰弱不振的中國應當學習德國模式。蔣介石從德國經驗中發現,引導人民「按照現代公民的義務行事,激發愛國忠種(種族)之情」乃是救國良方,「這便是德國有能力要求平等而別國無力拒絕的經驗總結」。蔣介石對其次子蔣緯國的教育即為德式軍事教育,他安排蔣緯國到納粹德國學習裝甲兵戰術——戰術倒在其次,精神更為重要。他告誡兒子說:「我們應該有一個堅實的而非虛設的國家。」


圖為希特勒。圖片來源:資料照

如果說蔣介石有信仰或「中心思想」,那就是宋明理學加法西斯主義(孫文的三民主義是一個大雜燴,只能裝點門面而無法征服人心)。一九三四年,蔣介石在南昌發起「新生活運動」,他在講話中說,發動這個運動的目的是結合孔孟之道和現代軍事倫理學,這種結合是古代齊楚兩國的治國之道,也是「當今德義兩國力量的主要來源」。這是蔣式的洋為中用、古為今用。

一九三〇年代,蔣介石又推動與「新生活運動」相配合的「文化建設運動」,其御用文人為之起草《中國本位的文化建設宣言》。該宣言稱,運動的目標「乃在於文化過渡期之內,建設一個新的基本觀念,使國人不至於盲從各種矛盾的思想」。因為國共內戰和日本侵華,這些運動大都虎頭蛇尾、草草收場。

國民黨敗亡的真相 政治就是統治層的鬥爭

敗退台灣之後,蔣介石痛定思痛,卻拒絕改旗易幟。為與毛澤東的文革相抗衡,他掀起一場「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台灣各界舉行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推行委員會發起大會,蔣親任會長。蔣在演講中提出,中國文化傳統「代表人文主義最高的光輝……此一源自人性,基於倫理的優美文化,構成了每一個中國人精神深處無可改變的價值信仰」,「國人應明禮守法,踐行仁義,三民主義以孔孟為源。」蔣又認為:「倫理、民主、科學,乃三民主義思想之本質,亦即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之基石」。他企圖以此建構中華文化、三民主義、中華民國的「三位一體論」。運動期間,國民黨人提出將每年十一月十二日孫文誕辰日定位「中華文化復興節」。負責倫理道德發揚工作的國民生活輔導委員會繼而發起「復興中華文化青年實踐運動」,制定「國民生活須知」,對人們的衣食住行諸多方面提出基本要求,以期弘揚「禮儀之邦」的文明。

蔣介石並未從基督信仰中汲取真正的智慧。美國學者易勞逸(Lloyd E. Eastman)在《毀滅的種子》一書中道出國民黨政權在中國敗亡的真相:中國歷代政權的維持取決於其自我改革的能力,如果改革進行不下去,結果不是革命就是週期性的農民造反大破壞。蔣失敗的原因在於「他難以理解問題的實質」,將「政治問題、行為問題甚至經濟方面的問題都視為實質上的道德問題」。蔣介石始終自我感覺良好,絲毫不認為自己是聖經中所說的「罪人」之一員,而永遠是一副天下唯我獨尊、唯我獨醒的派頭,「國人醉生夢死,麻木不仁,徒以名利與欺詐相當。誠令人憤愧急躁,盡夜不安,人心已死,惟在我一人提倡力行,以冀挽救也」。蔣介石曾在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批評黨員和官員説:第一,做官不做事;第二,有私利而無公利,有小我而無大我;第三,重權位而不重責任、享權利而不盡義務;第四,有上層而無基礎,有黨員而無民眾,驕奢淫逸、自高自大而不知民眾疾苦,與民眾相隔離;第五,有組織而無訓練,有黨章而無紀律,有議案而無行動。這些批評準確而深刻,但說完就完了,被批評的對象無動於衷、我行我素,蔣從不跟蹤和監督是否得到改善,也不認為他要負首要責任。人類的愚蠢,乃是不斷重複上演悲劇性的歷史劇幕——在無力拯救國家的潰敗這一點上,國民黨跟滿清統治者驚人相似,共產黨跟國民黨亦驚人地相似。

一九二七年,蔣介石率領黨軍北伐,終結了中華民國的法統。但他的偽中華民國也命不長矣——再怎麼苦苦支撐也只能苟延殘喘到一九四九年。蔣介石本人要對國民黨政權的敗亡承擔最大責任,「委員長遠不能算是一個獨裁者,事實上僅僅是一群烏合之眾的首領而已,他常常難以保證推行自己的命令」。蔣「像清朝的皇帝一樣,對他來說政治就是在統治層中的爭鬥」。而他統治的失敗,也是他基督信仰空洞化的結果。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余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