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美國人加入訴訟,要求中國政府賠償新冠病毒損失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0年4月10日 美國之音 曹恩淨

華盛頓—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5千多名美國人加入了在佛羅里達州提起的集體訴訟,要求中國政府賠償新冠病毒疾病造成的損失。原告聲稱,北京瀆職,未能遏制病毒,讓他們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內華達州和德克薩斯州也有人提起了類似的集體訴訟。

在佛州提起訴訟的伯曼法律集團(Berman Law Group)對美國之音(VOA)說:“我們的訴訟要解決的問題涉及那些因為接觸該病毒而受到身體傷害的人…還涉及中國跟’濕貨市場’交易有關的商業活動。”

該律師所援引的法律依據是《外國主權豁免法》(FSIA)有關“商業活動”和“個人傷害”不享受豁免的例外規定。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但是,舊金山的加州大學哈斯汀法學院教授奇美娜·凱特納(Chimene Keitner)不這樣認為。

凱特納指出:“如果你讀一讀按照這部法律所裁決的案例,就會極其清楚地看到,個人傷害、某中國官員的行為必鬚髮生在美國領土,法律才能適用。而並沒有商業活動發生在美國這裡的指稱。”

她補充說:“你不能因為他們的政策決定而控告外國政府。”

國際仲裁庭

根據英國保守派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the Henry Jackson Society)的說法,美國就新冠病毒針對中國提起的潛在訴訟有可能價值1萬2千億美元。該智庫的新報告說,中國有可能要為疫情造成的損失承擔責任,因為其早期處理疫情不當,尤其是有意扣住信息,不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據稱這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 。

亨利·傑克遜協會敦促各國向中國提起訴訟,並列出了10條不同的法律渠道,包括世衛組織、國際法院、常設仲裁法院以及香港和美國的法院。

亨利·傑克遜協會研究主任和報告的共同作者安德魯·福克薩爾(Andrew Foxall)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不只使用一個而是把這些法律途徑結合使用有可能被證明是最有效的前行路徑。”

不過,聖路易斯的華盛頓大學法學院客座教授、前世衛組織法律顧問戴維·菲德勒(David Fidler)認為,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不大可能就新冠病毒正式在法律上對中國提出挑戰。

他說:“流行病哪裡都有可能發生……所以,有那種不要擲出我所說的’規範式迴旋鏢’的共同利益。有意思的是,在與傳染病暴發有關的問題上,各國有強烈的共同利益不去機械地使用國際法。”

跨境傷害

一國對另一國造成的損失有“國際責任”的習慣法最早是在1920年代的特雷爾冶煉廠仲裁案(the Trail Smelter Arbitration)中得到承認的。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的一家冶煉廠排放有毒氣體,對周邊地區的森林和農作物造成了破壞,而且破壞效果越過美加邊境進入了華盛頓州。加拿大和美國為解決糾紛設立了仲裁庭,加拿大政府同意提供賠償。

法律學者就中國在新冠病毒疫情擴散責任方面在此案中找到了借鑒。

華盛頓與李大學法學教授拉塞爾·米勒(Russel Miller)說:“假如加拿大有良好的環境法落實到位,冶煉廠就不會污染,也不會對美國造成傷害。本案看起來與此有關。哪怕中國僅僅是維持了足夠的食品安全監管制度,這種傷害就不會擴散。”

芝加哥的財務律師威廉·斯塔爾沙克(William Starshak)指出,就像加拿大所作的一樣,承擔責任實際上符合中國的利益。

斯塔爾沙克說:“這實際上將幫助中國顯示自己是負責任的公民,而且把所有這些將是多種多樣並帶有各種地緣政治問題的索賠,結合成一個場合的一個巨大賬單。解決它們。這是中國向前走的唯一方式。”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